2018年5月10日星期四

国会听证:中国掠夺性的经济手段侵蚀美军军事技术优势(附报告:美只有10年可发展应对中国高端武器之能力+ 前美防长看修昔底德战争)



一些美国参议员星期三在听证会上指出,中国以及其他国家掠夺性的经济手段已经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通过系统的盗窃行为,中国的做法还将继续侵蚀美军的技术优势。
中国掠夺性经济手段侵犯美军技术优势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下属的多边国际发展、多边机构暨国际经济、能源和环境政策小组委员会星期三(5月9日)就国际掠夺性经济手段以及美国应该如何回应举行听证。在开场白时,该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参议员托德·扬(Todd Young / 图左一)说:"我相信,美国的国家安全主要依赖于经济基础。多年来,中国和其他国家掠夺性的经济手段已经损害了这个基础。 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 这些掠夺性手段不仅将进一步置美国的繁荣于危险之中,也会将我们的国家安全置于危险之中。"
托德·扬还指出,中国通过一系列的做法,包括直接的、系统的盗窃,中国的掠夺性经济手段已经侵蚀,而且还将继续侵蚀美国军方的技术优势。在某些关键的国防领域,中国的设备和武器已经与美国一样先进,甚至超越了美国军人拥有的设备和武器。
他说,这是美国所担心和不能接受的。因为"这种对美国军事技术优势的侵犯使得美中之间的冲突更可能发生,也降低了美军在冲突中获胜的能力。"
小组委员会的民主党资深参议员杰夫·默克里(Jeff Merkley)说,中国不是唯一采取掠夺性经济手段的国家,但是很明显中国在破坏国际标准和准则,忽视协议以及在以自己的方式获取国际市场方面是领头的。"
中国掠夺性经济手段无与伦比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 (Robert Atkinson)在递交小组委员会的书面证词中写道:
"在制定掠夺性经济和贸易政策以及付诸实施方面,中国自成一格,无人能比。中国全面展示了'创新重商主义政策'。这些政策寻求给予中国先进技术行业的制造商不公平的优势。"
他继续写道,中国的手段包括强制技术转让,将本地制造作为市场准入的条件;盗窃外国知识产权,在某些领域限制或是直接拒绝进入;操控技术标准;给国企特别优惠政策;或强制外国公司以低价出售专利许可;大规模补贴;政府对收购或投资外国公司进行补贴等等。
阿特金森说,从太空到生物技术到信息和通讯技术产品到互联网、清洁能源和电子媒体,几乎每一个先进技术领域,美国和其他的外国企业都受到了中国"创新重商主义政策"的伤害。
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是独特的
来自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马修·古德曼(Mathew Goodman)在听证会上说,中国不是唯一使用掠夺性经济手段的国家,但是中国对美国形成的挑战是独特和根本性的。
他说:"一方面,我们的经济紧密结合在一起。我们需要中国的合作,以应对一些跨国的挑战,我们不能遏制或是孤立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又是我们战略上和经济上竞争者,中国想坐在桌子的主席位置上,特别是在广袤的亚太地区。"
除了上述两个原因外,古德曼还列出了其他的问题:例如,中国在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治下,放缓甚至逆转了早先的一些改革开放的措施,同时制定了一些包括中国制造2025在内的会扭曲全球贸易和投资关系的很不公平的产业政策。另外,中国还利用新获得的经济力量胁迫弱小国家,并且改变或是破坏WTO等国际组织的制度,并推出包括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一带一路"在内的新的组织和架构,以期取代美国的领导权。
专家们呼吁国会通过新的国家经济安全战略法案
古德曼和阿特金森在作证时都呼吁国会尽快通过《2018国家经济安全法案》以应对外国的,特别是中国的,掠夺性经济手段。
4月25日,托德·杨、默克里、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克·鲁比奥(Marco Rubio)和民主党的克里斯·昆斯(Chris Coons)一起提出了《2018国家经济战略法案》。该法案要求总统和未来的政府定期制定并向国会递交《国家经济安全战略》。
议员们说,他们提出这项法案是基于他们相信美国的国家安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蓬勃发展的,安全的经济。他们还说,这项立法的目的就是要确保美国以最有效的方式应对国际的掠夺性经济手段。
托德·杨在听证会上说,着眼于更详细的美国经济利益,《国家经济安全战略》将是对《国家安全战略》的有效补充。
另一个在听证会上被讨论的法案是《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这是由参议员科里·贾德纳(Cory Gardner)和他的同事4月24日提出的。贾德纳本人也参加了星期三的听证会。这项法案的目的是确保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权,并展示美国致力于捍卫自由开放的亚太和以制度为基础的国际准则。
除了上述两个法案外,专家们还呼吁国会尽快推进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改革。美国防部长马蒂斯最近也敦促议员们将扩大外国投资委员会权限的措施纳入国防授权法(NDAA)。希望以此阻止中国试图从美国获取敏感技术的努力。

附:

报告:美国只有10年可发展应对中国高端武器之能力


中国海军在渤海和黄海海域进行实弹军演。(2017年8月8日)

一个新发布的研究报告说,由于部分中国先进武器系统的成熟度,估计美国最多只有10年的机会之窗来发展新的能力和概念,以应对中国的先进武器项目。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星期四发布了这个委托英国调研机构简氏防务(HIS Market)对中国先进武器系统发展的研究报告。
这份250页的报告详细介绍了中国正在发展的五种高端武器系统,包括太空能力、无人系统、可操作重返大气层载具、定向能武器、磁轨炮(electromagnetic railguns)与超高速武器(Hyper-velocity weapons)。
报告认为,在这五种武器系统中,被列为第一优先的是太空制空项目,中国太空制空能力的发展深度与广度,可能在未来10年降低美国太空作战能力,或减低、阻绝美国运用军事能力所需的重要管道。
报告指出,短期内中国的主要目标是要经由这5种高端武器系统的发展,强化其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并建立武力投送的能力,长期而言,自主无人系统(autonomous unmanned systems)及人工智能将会是中国主要的武器发展目标。
报告提到,尽管美国仍然维持整体优势,不过中国工业界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弱点所建立的发展及改良能力,如果没有得到足够反应,将对美国军事优势产生可信的威胁。
报告说,中国发展高端武器系统的背景源自复杂的地缘政治、军事、技术获取及发展的极度竞争,在地缘政治上,中国认为美国正在与其印太盟友和伙伴联手围堵它。这些盟友和伙伴包括日本、韩国、台湾、菲律宾、澳大利亚、印度,以及未来可能含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国家。
报告指出,虽然美国仍然是世界唯一超级强权,但在美国国力和影响力逐渐式微的情况下,世界力量重心正在变化,中国在这个新形势中已成为关键一员,未来10年内中国先进武器系统的发展,将对美国自二战以来在西太平洋未曾被挑战的战略环境,以及美国印太地区盟友伙伴的安全带来挑战,因此美国必须与这些盟友伙伴合作,共同研拟应对这个挑战的计划。

前美防长:美中正展开经济上的修昔底德战争


科恩:竞技场没有以前那么公平
国际咨询公司"科恩集团"的创办人、前美国国防部长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星期三在大西洋理事会参加一个有关美中贸易问题的讨论会上表示,他从1978年就开始去中国,目睹了中国过去40年所发生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变化,但是很显然的是,美中之间的竞技场现在不像以前那样公平。
不过,他并不认同川普政府目前采取的对付美中贸易问题的做法。
他说:"我可以挑战美国政府的其他政策,我认为,美国政府对中国现在寻求的政策进行挑战,而且是以深思熟虑和战略性的方式提出挑战是非常重要的。我的问题不是这届政府对竞技场的倾斜提出质疑是否正确,而是如何以负责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使之重回正轨,用中国的话说,实现双赢。"
川普总统的贸易代表团最近在访问北京时向中方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包括在2020年之前将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减少2000亿美元,同时大幅降低关税和政府对先进技术产业的补贴等。由于双方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这次谈判不欢而散。不过,双方下个星期将在华盛顿展开第二轮谈判。
科恩:美中展开经济上的'修昔底德'战争
1997年被民主党总统克林顿任命为国防部长的共和党人科恩说,他了解川普政府对中国所提出的要求,但是他不认为政府有对付这个问题的策略。在他看来,美国提出的在今后几年要实现的目标是短期的,也是很难实现的。
他说:"在我看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场经济上的'修昔底德'战争正在展开,在贸易上展开战争。"
曾经担任过联邦参议员和众议员的科恩说,尽管中国不想和美国打贸易战,但是中国经济实力的日益强大以及美国存在的很多问题使得中国人越来越自信,甚至是有点过于自信,觉得现在可以在经济上跟美国人进行较量。
科恩:美中之间的对峙不是暂时的
科恩说,很多商界的人认为,美中之间目前的贸易对峙只是暂时的,但是他不这样看。
他说:"中国改变了宇宙的引力。有一种看法是,'我们会挺过去,这只是一场斗嘴,不会持续很长,我们会理智起来'。但是我不认为会是这种情况。我认为,在今后很多年,我们会看到一些非常困难的时期。"
他对他的客户的建议是,抱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准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