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9日星期三

黄一龙:加批全本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重发10年前纪念“五一二地震”文



原文: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
——《搜狐博客·余秋雨》,2008年6月5日,以下"原文"为连续引文
黄批:余秋雨先生此文,意在跟踪、搜查、举报"反华势力"。只是这次的对象有些特别,竟是在地震大灾中丧失了孩子的数千个万分不幸的家庭。它开篇就报告说,这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面对警察们"温和的方式劝解",他们却"情绪激烈"。余氏就此举报说,他们使"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由此"找到了借口,"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
这些丧失了孩子甚至因此"断子绝孙"的家庭,乃是当今中国最不幸的群体,也是全中国从政府到人民最予同情力予扶持的对象;他们"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更是于法有权,于理有据。余氏居然选择他们做恐吓的对象举报的对象,在他们无比疼痛的伤口上洒盐,倒是自己站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对立面,自己成了"反华势力"。可耻啊!

原文: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
1、 是天灾,更是人祸;
2、 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
3、 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
4、 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黄批:请注意,余氏举报的"反华宣传",就是以上四点。按照逻辑,他在下面应该证明,第一,为何以上"说法"反的一定是"华"而不是其它什么,例如不是实施反华的奸商和贪官;第二,为了拥华,是否必须说:1、是天灾,没有人祸;2、官方宣布,这事法院要受理(这点又与(1)矛盾:法院受理什么?受理控告天灾吗?);3、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未曾被公安"短时间拘留",未曾询问他们的身份;4、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如果余氏真能如此立论,那么即使其论荒谬透顶,也总算遵守了说人话的规则。可是请看他以下说的什么!

原文:为此,我要含泪向这些请愿灾民作如下劝告——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黄批:这一段话和驳斥"反华宣传"毫无关系,其本身倒是属于"反唯物主义宣传"。假使余先生本来就是佛教徒,我自然尊重他的传教自由。如果他自己并不信佛,倒向悲伤的家长们夸他们的孩子"全都成了菩萨",这种自称"含泪"实则嬉皮笑脸的表演,就极伤厚道,沦于无耻了。如果他还是共产党员并且在"清查三种人"时未被除名,那么我兹严肃地指出,他这是在散布妖言,进行"反党宣传"。
此外还教他一点历史:此次全国人民"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绝非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曾记否,当年毛泽东逝世就做过一次,——其时余氏还叫"石一歌"!真是健忘啊!

原文: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黄批:以上两段,是本文中唯一对"反华宣传"的正面回应,是批判"1、是天灾,更是人祸"的(其它2、3、4条没有下文了)。其实如果余氏能举报出谁说"是天灾,更是华祸",那么他真逮住了"反华宣传";而别人说的是"人祸",和"华"其实挂不上钩!"人祸"者何?奸商勾结贪官修建的豆腐渣学校就是,反他们也只能叫"反腐宣传""反贪宣传",何"反华"之有呢!
余氏向我们推荐"几位国际地震专家"的意见,说这次地震"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下来",也就是说它居然没有压死灾区全部学童以及大人包括各级长官,是无天理——不过这倒太像"反华宣传"了,不是吗?余氏祭出洋专家来,是为证明"只有天灾,没有人祸"的。既然没有人祸,追究人祸就是造谣,造谣就是犯法,犯法就是反华。即使抱极为同情的理解如此来解读余氏的奇怪逻辑,它又还会回过身来自打嘴巴:既然没有人祸,所谓"必须追究"的"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对于孩子们的死难怎么会有"责任"呢?余某"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理论上"哪里还存在"这些人"呢!要是有人指责余某不过是在某些势力指使下用"反华"的大帽子来压制对于所有"责任者"的追究,余氏将何以自解呢?
这里还有一句话:"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余氏和"各级政府"究竟是何关系,何以知道它们的"心",这里且不论。可是他既然在前面已经把"要求惩办一些造成发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行动举报为向"反华媒体"提供"反华借口",那么所谓"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却早有承办这些人的决心,不是把"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统统打进"反华势力"那边去了吗?
还要教他一点常识(此人常犯常识性错误,教不胜教):地震对地面建筑的破坏,直接地取决于地震的"烈度"而不是"震级"。一次地震只有一个震级,同一震级的地震却因震源深浅地域远近等因素而有不同烈度。所以不能说某一震级就必然造成某种特定的破坏结果。我很怀疑他所引证的"几位国际专家",所专的究竟是什么业。

原文: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

黄批:既然房子怎么修都该倒下来,那么这一段话就是废话。其实这段话讲给黑心房地产商和勾结他们的贪官听,就有用了:你们只要坚持地震理应震倒一切房屋"这个主因",他们要追究你们的责任,"就麻烦得多了"!懂了吧?

原文: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我想,你们一定是识大体、明大理的人,先让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怎么样?

黄批:余氏在这里,又替"各级政府"发言了。我以为他并未得到这种授权。因为所谓"灾区上上下下"都一窝蜂似的"气喘吁吁"地围着堰塞湖急救箱转,只存在于余氏的想象之中。事实上在党的统一领导下,灾区各项工作依然有序地在进行,各级职能部门都在正常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交通部门在管理交通,治安部门在防治盗匪,各项"法律"依然有效,并未成为"问题";以为"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要想捞一手的人们,可不要看错了形势!
这一段里,拥华和反华的界限忽然变成先办后办的问题了。先办就是反华,后半就是拥华,这是余氏的逻辑吗?

原文: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黄批:本段是结语,也是地图展开以后的那把匕首,应当小心阅读。第一句话本来是好话,可是出于作者却是反话。因为家长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首先就是他们勇敢地拯救自己和别人的孩子的生命,维护自己和自己子弟的公民权益,不懈地追究造成大量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突然凋谢的人为原因,虽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却被余秋雨举报为完成"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的"干扰",也就成为"反华势力",那就应当拿办了。所以最后一句说"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威胁的口气,活灵活现了。
不过抽象地看来,其中除了与"华"对应的"中国"不知为何忽然多了个"人"字以外(和所有"中国人"都不坏好意的人,世界上大概没有),这句话说得也不差。只是应该补充说,别人"天天等待"的"我们做错一些什么"中间,首先包括我们对于已经做错的什么毫无反省。这里就得顺便教他一点经典著作了:
我们已经熟知,《人民日报》(它绝非"反华媒体")在其有名社论《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里也曾引用,恩格斯说过:"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其实就恩氏的原意,而这种补偿是有前提的,他说:"一个聪明的民族,从灾难和错误中学到的东西会比平时多得多。""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中学习来得快。"这前提就是要"从灾难和错误中学习","从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中学习",而不是歌颂灾难和隐瞒错误,更不是把追究灾难和错误打成"反X宣传"。余秋雨所为,就是抽掉这个前提,使我们的民族从聪明变愚蠢,由伟大变渺小。说他多少属于"反华势力",信不诬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