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6日星期二

林忌:如天主教向人民币低头

上周末路透社传出消息,指梵蒂冈与中国就主教任命权达成框架协议,教庭初步同意任命北京当局自封自圣的七名非法主教,再强迫目前被中共打压所拒绝承认的主教让位,即抛弃一直忠诚地坚守信仰的地下教会,而改为支持中共的人选;这七位被教会绝罚(excommunicated)逐出教会的「主教」,甚至包括两个已知有亲密女友,甚至生儿育女者,严重违反天主教会要求主教终生独身事奉的信仰,一如娶妻生子的假和尚,引起舆论晔然,以至香港的枢机主教陈日君求见教宗,想制止这种不义的情况发生,结果受到教廷当权派的强烈批评。

天主教会和其他基督教新教教会有所不同的,即维持一个全球的普世教会,由教宗所总管全球的教会,以及任命其主教;在历史上教会曾相当守旧,在社会如性的议题等,曾为各地改革者所坚定反对的力量;然而教会自二次大战后有很大的改变;在著名的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担任教宗时期,波兰裔的教宗对天主教信仰为主的波兰,有强大的号召力;教宗支持东欧共产暴政下的人民,坚守信仰去和极权政府抗争,坚定反对共产主义,对投身波兰团结工会的抗议者说︰「不要害怕」,令百万计的波兰人投身争取民主的运动,终结独裁的共产政权。前苏联共产党的党总书记戈巴卓夫,多年后更指出教宗在鼓舞东欧民主运动的作用;因此天主教会以道德力量令教会得以重生,洗脱教会在二战时向纳粹德国屈服,以及历史上种种错误的污名。

如今教廷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去为抛弃台湾二千三百万人民民主选出的国度,去和十三亿人居于独裁政权下的国家「建交」,以至抛弃追随自己多年的地下主教与教会,去「承认」那些违反天主教教义的中共傀儡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当教会不守历史的原则,不理公义与道德,把问题简化为以国家之名的建交之时,大家就会质疑究竟应当天主教是一个国家,还是宗教本身?如果以国家来看,那么教会凭甚么去干预其他国家内的事务?如果以宗教来看,那么教廷又怎可以在原则上对中共这样的独裁政权去退让?难道因为撒旦有武器,上帝的信众就要改信撒旦了吗?为何前一分钟还是被「绝罚」的叛教者,下一分钟可以成为信众的主教?这种做法的道德基础是甚么?

历史早已说明,与独裁者的合作只会令教会遗臭万年──有如当年天主教会姑息纳粹德国的恶名;何况以中共的纪录来说,所谓「大一些的笼」,从来都只是幻想;中共从不守信诺,一切宗教活动以至一切的问题都必定是政治,当教会以为退一步可以换来更多的自由,最终只会失去更多的自由,以至失去最坚定的信众,更对自由世界下台湾、香港等的信众绝对失望,质疑究竟教会是为了甚么,去作出如此错误的决定;是为了人民币吗?这种质问只会不绝于耳。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