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9日星期五

程世光:我希望,我自信——《反右运动 55周年留言集》


现已78岁的我回望当年,在被遣送回原籍管制期间,因不堪残酷压迫和两个月没有口粮,借贷无门,为逃生,曾两次流浪到北京,向中央申诉,然而没有一个部门接待右派的,冒死向毛、周投诉,也是石沉大海,又冷又饿,又遇丙辰"五四运动",虽死里逃生,反而回家后加罪批判。
后来"右派"问题虽已改正,但错扣了22年的工资和精神补偿却连句话也没有。我曾多次向中央和单位申诉,也无回应,还咬定"反右是必要的"谎言不放,千方百计抵赖。一个国家政府不为自己的百姓伸冤,老百姓还有什么希望。可我还是希望当政领导明智的抉择,做出依法赔偿的善举。
今天我感到非常自信,虽然吃了不少苦头,但我们胜利了!当年的右派言论,在23年后的改革开放中全部实现。如果不搞阳谋,中国与发达国家的距离至少缩短60年以上。
在鸣放和反右期间,苏联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伏洛希罗夫两次到中国,转达苏共和各国共产党的意见,希望中共停止反右派,遭到毛的拒绝,并将右派的数量随意升高,先是限制1百,4百,1千,1万,10万,最后55万不止。
毛读的书很多,历史上的有道明君没有学到,反学了历史上的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本事。其暴虐超过斯大林,在世界历史上也是少有的。"绝对的权力会产生绝对的腐败",大权集中在毛一人手里,所以反右派、大跃进、人民公社、大饥荒、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都是全国性的,就连边远山区,深山老林也无一幸免,照样饿死很多人。
历史越久远越真实,时间是最公正的审判。千秋功罪自有评说。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批毛势在必行,不批毛国无宁日。

小传

生于1935年9月,重庆市九龙坡区陶家镇人,高中文化,因遭日军大轰炸,致使幼年辍学,但善于自学。14岁参加修建成渝、宝成铁路,从一个隧道工人做到工会、教育干事。因爱好广泛,在工人中显得诗书画突出。1958年4月被错划右派,遭撤职降薪、管制、遣送、强迫离婚等。在逆境中通读了《中国通史》、《中国文学史》、《文章选讲》、《诗词格律》、《声律启蒙》、《芥子园》等名家名著。1978年摘帽任高中政治教员,1979年改正恢复工作,1986年因工伤退休。退休后在老年大学、社会大学学习,现为四川徐悲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顾问、书画师、重庆市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重庆市高教老协《晚睛》诗社社员,重庆市南岸区川剧爱好者协会会员。著有《程世光诗书画选》一书,《往事微痕》重庆义工之一。
主编:谢小玲
转帖:黄一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