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星期三

流亡作家马建与《中国梦》:一部奥威尔式寓言(纽约时报 MIKE IVES)


"只有在文学中我们才能充分表达社会的不公、人性的极端和对美好未来的希望,"马建在香港参加年度文学节时说。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马建,一位居住在伦敦的中国流亡小说家,上月在香港一座挤满了人的剧场问了观众一个问题:他们中间谁读过《1984》?
65岁的马建当时是在一年一度的香港国际文学节上推介《中国梦》,他的一部讽刺小说,涉及的是习近平主席在中国进行的一场同名的宣传活动。他告诉观众,该书于上月以英语出版(Counterpoint出版社将于2019年5月在美国出版该书),展示了乔治·奥威尔的小说中曾经警告过的反乌托邦未来,已在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大陆成为现实。
"我要把这本书刻在石头上,带到奥威尔墓前,"在朗读他已复制到他的iPhone上的小说选段之前,他说。
《中国梦》是一部比马建早前的小说更尖锐的政治寓言。它充满了对中国官场的激烈讽刺,其尖刻的妙语让人依稀联想到加里·施特恩加特(Gary Shteyngart)在《荒诞斯坦》(Absurdistan)中对俄罗斯寡头执政者的揶揄,甚至尼古拉·果戈理在《死魂灵》中对俄罗斯乡下贵族的描绘。

而即便是对于马建自己——他的作品在中国大陆被禁——这部小说也特别具有挑衅性,因为他对如今普通中国人很少能大声说出来的一个现象进行了批判:习近平控制下的中国共产党所进行的审查和镇压与文化大革命有着诡异的相似之处。
"虽然已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流亡生活,马建在作品中对中国的描绘并没有凝固在某个时间,"生活在密西根州安阿伯的中国近代史学家莫拉·康宁恩(Maura Cunningham)在香港的文学节舞台上采访马建时说。
"在《中国梦》中,马建以虚实结合的手法讲述了习近平及其政党如何以暴力对待、甚至试图根除中国近代史的集体记忆,"她说。
马建的《中国梦》英译本已在英国出版,明年将在美国出版。
马建的《中国梦》英译本已在英国出版,明年将在美国出版。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仿佛是为强调小说的讯息,马建在文学节的露面曾一度遭主办场地临时取消,主办方称其不愿"成为任何个别人士促进其政治利益的平台。"此举被很多香港人视为这个半自治城市的自由又一次遭受侵蚀。
主办场地大馆古迹及艺术馆最终在公众抗议之后扭转了做法。但到马建来到这里之时,他的此行多少已成为中国言论自由抗争的一个活生生的示例,也是对他的安全在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是否有保障的检验。(2015年,一些出售政治禁书的香港书商失踪,后来发现已被拘押在中国大陆。)
马建的伴侣和长期合作译者天衣(Flora Drew)在邮件中写道,在送他去搭乘前往香港的班机时,她担心会再也见不到他。"我能感觉到他的想法是一样的,尽管我们什么都没说,"她说。
很多人劝他这次不要去,说这个文学节并不是特别重要。"但他却说正是因为它没那么重要,所以他觉得他去很重要,"天衣说。"他下决心按原计划前往,不能让审查者得逞。"
在香港,马建告诉记者,文学虽然无法与政治势力抗争,但他将恢复对他的邀请一事视为"对自我审查的胜利",以及小说治愈力量的颂扬。"只有在文学中,我们才能充分表达社会的不公、人性的极端和对美好未来的希望,"他说。
在次日的一次采访中,马建指出了一件很讽刺的事情。当他在香港1997年回归大陆之前居住在此的时候,当地作家会跟他说,香港本土的写作应该温婉柔和一些,与大陆政治无关。但那是在这一地区的自由被侵蚀之前很多年,"一国两制"的安排本来承诺香港可以保持高度自治到至少2047年。
而现在,就像西藏文化一样,"香港文学和语言的自治权正在消失,"他坐在暗色调镶板装饰的酒店大堂,就着意式咖啡和爵士乐说。"可能要10到20年,但这个过程已经开始。"
马建1953年出生于东部沿海城市青岛,也就是1949年中国共产革命四年后。他起初干过体力劳动,并在文工团当过演员,70年代末去了北京,成了画家和摄影记者。
他在中国旅行了三年,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文学生涯,后来将自己的经历用于写作中篇小说《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作品纪录了一个中国流浪者在西藏的旅程。马建说,那本书出版不久后,政府就全面禁止他的作品,后来又禁止他访问大陆。
马建探索中国最黑暗角落、揭露他眼中的共产党的道德缺陷,《中国梦》或许是这种才华最纯粹的结晶。这本薄薄的小说记录了马道德的精神崩溃,他是一个腐败到可笑地步的省级官员,在忙着安排与情妇们幽会之余,还致力于设计一种"中国梦装置",可以帮助习近平日益独裁的政府抹去民众对这个国家对革命后的历史的记忆。
但这个计划失败了,主要是因为,作为一个笨拙的公职人员,马道德实行的镇压和审查不断令他回忆起自己在文革期间经历并参与的暴力事件。
"那么多年前,为什么我没有和同志们埋在一起呢?"马道德在经过毛泽东时代暴力事件受害者的坟墓附近时这样问自己。即便是去了一家名为"红卫兵夜总会"的妓院,也无助于他理清思路。那里的妓女穿着军装,他的思绪从情欲转向痛苦的画面:父亲痛苦的面容——他父亲在遭受毛泽东时代官员的毒打后自杀了。
但是,虽然《中国梦》为中国官僚阶级描绘了一幅颓败的画像,马道德的良心之痛也表明,即使是那些参与极度腐败和压制性制度的人,也能够得到救赎。马建说,他以温斯顿·史密斯(Winston Smith)为原型塑造了这个人物,他是奥威尔的《1984》的主人公,虽然威权政府试图塑造新的现实,史密斯还在努力探求一点历史真相。
"每个独裁者身上都有一点道德,"他从桌子另一头探过身子,拇指和食指握在一起,强调自己的意思。"就算是斯大林、希特勒或毛泽东:他们一生中也不总是怪物。"
然而,由于马建的作品在他整个文学生涯中都被禁止在中国大陆出版,他的讯息并没有传达给那里的读者——至少在习近平在位时会是这样,凭借今年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他可以成为终身国家主席。天衣说,他的新小说甚至在香港都买不到。

"对于中国读者,"马建说,"我已经是个死人。"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Mike Ives @mikeives。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读者推荐

2018年12月18日星期二

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


美国政府问责局(GAO)于2018年12月13日发布报告《NATIONAL SECURITY:Long-Range Emerging Threats Facing the United States As Identified by Federal Agencies》提出美国未来战略的四大威胁,分别为:对手的政治和军事进步;双刃技术;武器;重大事件和人口变化。本文将简要介绍报告中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四大战略威胁,仅供大家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作者:plus评论员 张涛

来源:https://www.gao.gov

美国面临着包括对政治、经济、军事和社会系统的多方面对国家安全的威胁。随着武器和科技的进步,环境和人口的变化,这些威胁也会不断发生变化。本报告主要关注未来5年左右可能会出现的长期新兴威胁,由国防部(DOD)、国务院(state)、国土安全部(DHS)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协作完成的。

美国国防部、国务院、国土安全部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独立识别了美国或美国国家安全所面临的总数超过210个不同威胁,GAO将其中26个长期新兴威胁分为以下4大类:

对手的政治和军事进步 Adversaries' Political and Military Advancements;

双刃技术 Dual-Use Technologies;

武器 Weapons;

事件和人口变化 Events and Demographic Changes。

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

对手的政治和军事进步Adversaries' Political and Military Advancements

美国的竞争对手正不断提出新的政治和军事政策、战略理论以促进其发展。具体包含以下7个主要方面的威胁:

1. 中国在全球领域的发展。中国正在不断调整其外交、经济和军事资源以促使其作为区域和全球大国的崛起。这可能会挑战美国在空中、太空、网络空间和海洋领域的利益。 中国对网络空间的利用和电子战都可能会影响美国各方面的行动。

2. 俄罗斯全球扩张。俄罗斯正在不断增强其在多个战争领域的能力以抗衡美国,包括试图对美国军事资产发起基于计算机的定向能源攻击。同时,俄罗斯也在世界各地的关键地区增强军事和政治影响。

3. 伊朗政治和军事的发展。伊朗正通过不断增强其军事网络、情报网络和部队的规模和能力以扩大其影响力,同时在世界各地广泛开展经济活动。伊朗也可能进一步发展其军事能力,包括开发可用于洲际弹道导弹(ICBM)的技术和改善其网络空间进攻性行动的能力。

4. 朝鲜的军事发展朝鲜正在开发能够打击北美及其盟国的远程导弹,并可能生产大量洲际弹道导弹。

5. 外国政府的能力和稳定性。暴力极端主义组织可能在冲突较多的国家激增,这可能引发更多的恐怖袭击风险,并需要美国投入更多的资源以对抗这种恐怖袭击的风险。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国家可能会因地区冲突而导致国家和政权不稳定,并导致人道主义灾难和政府瓦解。

6. 恐怖主义。暴力意识形态可能使得更多的人转向恐怖主义,以实现其在非洲、亚洲和中东的目标。恐怖分子可以进一步增强其战术,包括建造核武器、生物武器或化学武器,或更多地使用互联网来接触新兵和传播宣传。

7. 新的联盟和对手。美国可能面临来自新的国家和非国家竞争对手的挑战,比如,私营公司获得的资源使其拥有比国家更大的影响力。

8. 信息战。俄罗斯、伊朗和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可能会参与使用社交媒体、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技术来破坏美国及其盟友的高级信息运营活动。

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

双刃技术 Dual-Use Technologies

政府或私营企业开发的这些技术可能并不是出于恶意目的的,但这些技术可能是一把双刃剑。比如,竞争对手可能会用这些技术来对美国产生威胁和风险。

9. 人工智能。竞争对手可以通过商业获得更多的AI技术,然后将AI技术应用到武器和其他领域。

10. 量子信息科学。竞争对手可以利用量子通信技术开发出美国无法拦截和解密的安全通信技术。同时,量子计算技术可以被攻击者用于加密攻击美国个人和军事行动的信息。

11. 物联网(IoT)。随着物联网的扩张,传统安全方法可能不足以有效保护信息,因此美国可能会面临保护大量网络和数据的难题。对手可以破坏基于IoT的关键基础设施和设备。

12. 自动驾驶和无人系统。对手可以开发出识别脸、理解手势、匹配声音的自动结束,用于攻击美国的一些行动。无人陆上、水下、空中和太空交通工具可能会用于对抗和监控美国。

13. 生物科技。国家背景和非国家背景的实体,比如暴力极端组织和跨国犯罪组织都可以修改基因、创造DNA来修改植物、动物和人类的基因。这样的改变可以被用于增加军事人员的作战能力。但用于创建自然界不存在的基因代码的合成生物学技术可能也会被用于创造生物和化学武器。

14. 其他新兴技术。之前新技术一般都局限于军事领域,这会限制美国监控恐怖主义和犯罪活动的能力,比如加密技术。3D打印这样的新技术可能会被对手攻击,也可能被用于制造武器部件这种受限制的产品。

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

武器 Weapons

15.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获得这些武器的门槛越来越低。对手还可以从现有设施中窃取核材料,或使用基因工程和合成生物学技术来开发新型的生物武器。

16. 电子战。对手正在开发电子攻击武器以攻击利用敏感电子元件的美国系统,如军事传感器、通信、导航和信息系统。这些武器都是为了降低美国的作战能力,能限制美军态势感知的能力,最终影响军事行动。

17. 高超音速武器。中国和俄罗斯正在研究高超音速武器,因为高超音速武器的速度、高度和机动性可以击败大多数导弹防御系统,所以可能会被用于增强远程常规和核打击能力。目前还没有现成的应对方法。

18. 反空间武器。中国和俄罗斯正在研制反卫星武器以威胁美国的太空作战。中国正利用新型物理、网络和电子战方法来开发进行大规模反卫星打击的能力。

19. 导弹。对手还在研发导弹技术,以新的方式来攻击美国,并挑战美国的导弹防御能力,包括常规和核洲洲际弹道导弹、海上发射的陆地攻击导弹以及可以绕地球轨道运行的太空导弹。

20. 智能监视侦察(ISR)平台、人工智能、传感器、数据分析和基于空间的平台的进步可以创造一个"无处不在的ISR"环境,可以在在全世界范围内近乎实时地跟踪人员和设备。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就在开发这样的ISR平台。

21. 飞机。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开发包括隐形飞机在内的新型飞机,这些新型飞机飞行速度更快,可以携带先进的武器,打击范围更大。这种飞机可能迫使美国飞机在更远的距离上飞行,并使更多的美国目标处于危险之中。

22. 海底武器。俄罗斯在潜艇技术和战术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可以逃避美国军队的侦察。中国也在开发能够在交通工具中协调群体攻击和提供水下感知的水下声学系统,即使用大量简单和可消耗的资产来压倒对手。对手也在反潜战中取得突破 ,比如利用人工智能定位美国潜艇或攻击美国海底基础设施,这可能会削弱美国的通信能力。

23. 网络武器。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这些对手可能会对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如电力、石油和天然气、核电系统)和军事基础设施(如通信和ISR平台)发起网络攻击。对手还可能会对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发起网络攻击,通过中断医疗设施和服务以威胁患者安全。对手还在开发可以直接攻击航空系统中硬件和嵌入式组件的工具,这些组件可以操作或破坏数据。

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

重大事件与人口变化 Events and Demographic Changes

发生重大事件和人口的变化并没有故意针对和伤害美国。但如果美国没有应对之策,这些重大事件和人口变化可能会伤害美国和国家安全利益。

24. 传染病。由于气候的变化、城市化规模扩大、以及全球贸易和旅行,会使来自自然环境的新的疾病变成一种流行病。先前被认为可治疗的疾病也因耐药性可能再次大规模传播。

25. 气候变化。飓风和大面积干旱这样的极端天气事件可能会加剧并影响粮食安全、能源资源和医疗保健部门。减少永久冻土会扩大导致疾病的病原体的栖息地。北极海冰的丧失可能打开以前封闭的海上航线,可能会增加俄罗斯和中国人进入该地区的机会,并挑战美国目前拥有的航行自由。

26. 国内和国际移民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超大城市的政府(超过1000万人)可能无法提供足够的资源和基础设施,并且可能容易遭受自然或人为的灾害。 因为可能发生大规模移民事件,并威胁地区稳定、破坏政府,并对美国的军事和民间反应施加压力。

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美国国会发布《美国未来四大战略威胁》

https://www.gao.gov/assets/700/695981.pdf



纳瓦罗最新文章: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理解美国转向的核心逻辑(博士陈)


翻译:陈达飞   12.10 发于白宫,原文见文后链接



译者注: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一个论断是: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直接提到中国的就有33次。译者在阅读纳瓦罗著作的过程中,深切地体会到,这句话很有可能就是来自纳瓦罗,因为他在书中做政策建议的时候,终极目标都是国家安全。而在这篇文章中,纳瓦罗简明扼要地阐述了为什么"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本文还能帮助大家从国家安全的视角来理解特朗普政府的各项政策,还有助于看清中国将来面临的一些挑战。


Peter Navarro是总统助理、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

 

 

Ronald Reagan understood it is only from strength that we may find atrue peace. To Reagan, such strength was focused on military strength – an overwhelming and technologically innovative military dominance on land, at sea, in the skies, and surely in the "StarWars" heavens above.

 

罗纳德•里根明白,只有凭借实力,我们才能赢得真正的和平。对里根来说,这集中体现为军事力量——在陆地、海上、天空,当然还有在"星球大战"中的太空,一种压倒性的、技术创新的军事优势。

 

Under the banner of peacethrough strength, President Reagan undermined the very foundations of the Soviet Union without firing a shot, even as he presided over one of the most peaceful decades since World War II.

 

在"通过实力实现和平"的观念指引下,里根总统没有开一枪就破坏了苏联的根基。尽管他所领导的只是二战以来最和平的几十年之一。

 

Today, we live in more complex times. Nation-states do not only challenge us as strategic competitors. Rogue nations develop weapons ofmass destruction even as stateless actors engage in jihad and terrorism. We arealso in an intense economic competition with nations with whom we trade freely– yet our own free and fair trade often goes unreciprocated.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加复杂的时代。民族国家不仅仅作为战略竞争对手在挑战我们。流氓国家(译者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伊朗和朝鲜列为"流氓政权"。很明显,在最新的演讲中,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将中国纳入其中)在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同时,无国籍者也在开展圣战和恐怖主义活动,我们还在与我们进行自由贸易的国家进行激烈的经济竞争——然而,我们的自由和公平贸易往往得不偿失。

 

Into this breach comes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with a new organizing principle for strategic policy: Economic security is national security.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政策组织原则: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

 

To be economically secure, American families must have good jobs at good wages and the freedom topursue the abundant economic and entrepreneurial opportunities that wereavailable to our forebears. Yet such economic security readily translates into national security because it is onlythrough an enduring American prosperity where we will find the growth, resources,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s necessary to field the most advancedmilitary in the world.

 

为了经济上的安全,美国家庭必须有高薪工作,有自由追求我们祖先所拥有的丰富的经济和创业机会。经济安全很容易转化为国家安全,因为只有通过美国的持久繁荣,我们才能获得增长、资源和技术创新,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军队提供必要的装备。

 

Under the banner of "economic security is national security,"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corporate tax cuts now spur investment and catalyze innovation. A wave ofderegulation is making American businesses more globally competitive. Steeland aluminum tariffs and strengthened "Buy American" rules help bolster two key pillars of our defense industrialbase. Renegotiated trade deals with South Korea and the long-needed NAFTA update – the United States, Mexico,Canada agreement -- will soon help level the playing field for America'sfactory workers.

 

在"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的观念指引下,特朗普政府通过削减企业税刺激了投资和创新;一波放松管制的浪潮正在使美国企业更具全球竞争力;钢铁和铝关税以及强化的"购买美国货"规则,有助于支撑我们国防工业基地的两大支柱。与韩国重新谈判的贸易协定,以及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更新——USMCA协议,将很快帮助美国制造业工人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One of the purestexpressions of "economic security is national security" is the president's  new conventional arms transfer policy. When the U.S. government serves as an advocate forprivate industry to increase defense sales, these sales strengthen ourstrategic partners and help stabilize regional alliances. That's pure nationalsecurity.

 

"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最直接的体现是总统的新的常规武器转换政策。当美国政府支持私营企业增加军售时,这就加强了我们的战略伙伴关系,有助于稳定地区联盟,这是与国家安全联系最直接的。

 

But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new defense sales policies also create great jobs at great wages. That's pure economicsecurity.

 

但特朗普政府的新国防销售政策也以高薪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这又是体现为经济安全。

 

Consider the sale of F-16 fight jets to Bahrain. It not only created more jobs at a new facility in Greenville, S.C., its benefits are rippling across more than 450 manufacturers and suppliers dispersed across 42 states.

 

比如向巴林出售F-16战斗机。它不仅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的一家新工厂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岗位,它的好处还波及到分布在42个州的450多家制造商和供应商。

 

No one understands betterthan the president that it is within these sub-tiers of our supply chain where some of our best manufacturing jobs are -- and where some of America's greatest vulnerabilities may exist. On July 21, 2017, he directed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to lead ahistoric whole-of-government assessment of America's defense industrial base.

 

没有人比总统更清楚,正是在我们这些底层的供应链,我们拥有一些最好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同时,也可能存在一些最大的弱点。2017年7月21日,总统指示国防部长对美国国防工业基础进行历史性和整体性的评估。

 

 "A healthy defense industrial base is acritical element of U.S. power," the president proclaimed in the 2017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The "ability of the military to surge in response to an emergency depends on our Nation's ability to produce needed parts and systems."

 

"一个健康的国防工业基础是美国实力的关键因素,"总统在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中宣称。"军队应对紧急情况的能力取决于我们国家生产所需零部件和系统的能力。"

 

On October 5, Deputy Secretary of Defense Pat Shanahan presented to the White House the results ofDoD's defense industrial base assessment. This report identified almost 300gaps and vulnerabilities that this administration is already taking swiftactions to address.

 

10月5日,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帕特·沙纳汉向白宫提交了国防部国防工业基础评估结果。这份报告指出,本届政府已经迅速采取行动解决近300个漏洞。

 

For example, we face numerous so-called "single points offailure" where we have only one source of production -- shafts for ourships, gun turrets for our tanks, space-based infrared detectors for missile defense, fabric for the lowly but increasingly high-tech tent. Our defense industrial base is also far too dependent on foreign suppliers for printed circuit boards, machine tools, andmany other items critical to national security.

 

例如,我们面临许多所谓的"单点故障",在这些故障中,我们只有一个生产来源——我们船只中使用的轴、坦克中的炮塔、用于导弹防御的天基红外探测器、用于低等但越来越高科技帐篷的织物。我们的国防工业基础在印刷电路板、机床和许多其他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产品上也过于依赖外国供应商。

 

One key lesson from the Defense Department assessment is "never again." Neveragain should we allow budget sequestration to suck the oxygen – and capacity toinnovate -- out of America's defense industrial base.

 

从国防部的评估中得到的一个关键教训是:"我们绝不能再让财政预算成为从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吸走创新的氧气和能力的约束。"

 

One key warning is that America's "manufacturing global competitiveness" has been "diminished" not just by the "collateral damage of globalization butalso due to specific targeting" by strategic competitors like China.

 

一个关键的警告是,美国的"制造业全球竞争力"已经"减弱",这不仅是因为全球化的附带影响,它还是中国等战略竞争对手的具体目标。

 

In his Section 301investigation and supplementary report,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has meticulously documented thefull range of acts, policies, and practices China has employed in its attempts to acquire America's technological crown jewels -- from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and "systematic investment" aimedat "cutting edge technologies" to "cyber-enabled theft."

 

在301条款调查和补充报告中,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已小心翼翼地、全方位地记录了中国的"不合理"行为,中国已经在政策和实践中尝试获取美国技术皇冠(译者注:班农称技术创新是美国自由资本主义的花朵)——从旨在获取前沿技术的"强制性技术转让"和"系统性对外投资",到"网络盗窃"。

 

As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has warned regarding these national security implication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using "stolen technology," is "turning plowshares into swords on a massive scale."

 

正如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就这些行为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所发出警告的那样,CCP正在利用"窃取的技术","大规模地把犁铧变成剑"。

 

Viewed from this bridge,the Section 301 tariffs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s imposed to defend our technological crown jewels cancontribute to our arsenal of democracy alongside the Abrams tank, the Arleigh Burke class destroyer, and the Tomahawk missile.

 

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朗普政府为捍卫我们的技术王冠而征收的301条款关税,可以与艾布拉姆斯坦克、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和战斧导弹一起,为我们的武器库做出贡献。

 

As President Trump haseloquently stated: "Economic vitality, growth, and prosperity at home are absolutely necessary for American power and influence abroad. Any nation that trades away its prosperity for security willend up losing both."

 

正如特朗普总统雄辩地指出的那样:"经济活力、增长和国内繁荣对于美国在海外的实力和影响力是绝对必要的。"任何一个以牺牲繁荣换取安全的国家最终都将失去这两者

 

That's why under thebanner of "economic security is national security," the nation's tax, regulatory, energy, and trade policies now fitseamlessly with this administration's increased defense spending, liberalized arms sales, and broader defensepolicies. Because of such strong strategic leadership from President Trump,America is a far safer and more prosperous nation.

 

这就是为什么在"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的观念指引下,我们国家的税收、监管、能源和贸易政策与本届政府增加的国防开支、放开武器销售以及更广泛的国防政策实现了无缝衔接。由于特朗普总统强有力的战略领导能力,美国变成了一个更加安全、更加繁荣的国家。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articles/2018/12/09/why_economic_security_is_national_security_138875.html原文链接


——修昔底德的回声

Thucydides2500

黑夜中寻路:长期支持中国异见作家的诗人孟浪 (纽约时报 MIKE IVES)



2003年,孟浪(中)在哈佛大学举办的天安门事件14周年纪念活动上。 JOSH REYNOLDS/ASSOCIATED PRESS 

 孟浪,一位曾提携过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及其他中国异见作家的诗人,于12月12日在香港去世。终年57岁。
孟浪周一在香港威尔斯亲王医院去世的消息得到了香港笔会副主席何丽明(Tammy Ho)和美国康涅狄格学院(Connecticut College)中文副教授麦芒(Yibing Huang)的确认。麦芒和孟浪相识于1985年,他说他认为死因是肺癌,当地媒体曾报道他在接受相关治疗。
孟浪有多部作品出版,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他是独立中文笔会的共同创始人,该非营利组织成立于2011年,旨在促进言论和出版自由。
他还是刘晓波的长期支持者。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过程中,这位反叛的中国知识分子曾保护学生免受士兵的侵犯,多年后,在被囚禁期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孟浪最后的项目就包括《刘晓波纪念诗集》,该诗集于今年早些时候在台湾和香港出版。

去年,在中国当局断然回绝了外国医生呼吁允许刘晓波赴海外接受治疗的请求后,孟浪发表了一首《无题》——后被何安妮(Anne Henochowicz)译成英文发表在"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上,开头几行如下:
直播一个民族的死亡
直播一个国家的死亡
哈利路亚,只有他一个人在复活中。
谁直接掐断了他的复活
这个民族没有凶手
这个国家没有血迹。
之后不久,刘晓波成为了自1938年以来,第一位死在国家监禁之下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根据何丽明担任创始编辑的《茶:亚洲文学季刊》(Cha: An Asian Literary Journal)发表的生平简介:孟浪于1961年出生于上海,在80年代曾参与多个非官方的地下诗歌运动。
根据这个简介,他后来曾参与编辑《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1986~1988》,1995~1998年曾任美国布朗大学驻校作家。康涅狄格学院的麦芒教授说,孟浪于2006年自美国搬到香港,2015年又搬到台湾。
孟浪"在80年代拥护非正统的、具有实验性和自由精神的中国诗歌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无畏的作用",同为诗人的麦芒教授在邮件中写道。
"尽管孟浪自1995年来一直生活在海外,但他在中国大陆和海外的诗人、艺术家和朋友当中广受尊重和喜爱,"他补充道。"他还为新的流散汉语诗歌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孟浪还是姚文田(Yiu Mantin)的声援者——一位于2014年被中国大陆当局以走私工业化学品的罪名判处入狱10年的香港出版人。孟浪和他人一起表示,这些指控属于政治报复,因为姚文田计划出版批评习近平的书。
"我仍然相信,他被判这么重是出于政治考量,"孟浪谈到姚文田时说。"如果不考虑政治因素,判决会轻得多,而且姚文田可能就不会成为首个打击目标。"
自孟浪上周去世之后,各国作家、翻译和自由言论倡导者纷纷表达哀悼。
"当代流亡诗人孟浪去世了,他留下了大量的诗歌,也是他人生的脚步,"流亡伦敦的中国异见小说家马建周日在推特上写道。"当我们顺着那些诗行走进去,就会再次见到他,这个'天上的孩子',"他补充道,显然指代孟浪一首无题诗当中的叠句。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Amnesty International in Hong Kong)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在邮件中说,孟浪的去世"不仅是异议作家群体的一大损失,也是当代汉语文学的一大损失"。
周二晚香港将为孟浪举办一场纪念诗会。Facebook上的活动帖子向他的诗歌《黑夜的遭遇》致敬。在这首诗中,"迷途"的一代被比作一对恋人,通过"摸索着路边的灯柱",寻找黑夜的出路。

Tiffany May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安德烈:习近平这一年 权力登天光环黯淡

今年是中共改开四十周年,党内党外,国内国外,都对这一打开中国与世界隔离之门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加以论述。在中南海12月18日也要大庆这个日子的时候,官媒歌颂有加:"壮阔山河,一路改革",却把四十年落脚在习近平当权这几年。但是,谁也没料到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会陷入一个前景难测危机四伏的时期,习近平19大以来权力达致顶点的强人光环也开始黯淡。2018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终身制 一夜回到40年前

不少观察人士指出,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是习近平开始在国内在西方引发重大警惕或者说引发美国绝望的重大步骤。中共十九大至两会,习近平在亲信王岐山协助下,完成党天下向"习天下"演变,邓时期建立起来的中共内部纠错机制都在这一年被逐一抛弃。所谓党内纠错机制概括起来包括:废除领导人终身制,隔代指定接班人制,七上八下制等等。之所以割除旧习,中共最高领导人十年一换,是邓以"三上三下"之亲身遭遇,总结毛把中国差点推入万劫不复境地的血腥历史教训之后得出的一套不至于使一党毁于一人之手的中共内部纠错机制。历史的吊诡在于,父亲深受毛迫害,四十年前垂垂老矣之际终得以与邓站在一起,开辟深圳,大胆改革的习仲勋,大约没想到靠其生前声望直升而上的儿子习近平,在中国四十年后今日成为互联网大国,网络高速公路遍及,华为5G引领全球之后,成了堪称与毛泽东不相上下的"帝王"。无论从实际地位到不顾历史真实的歌功颂德,瞒天过海的个人迷信都与毛时期不相上下,以至于连中共改革开放的鼻祖邓小平也被轻视。

中共今天在纪念四十年前那场改革,那场改革的确有着丰富的历史指向,对中共而言,它使得中共得以在"保江山"情形下推行经济现代化,带领中国走向富强;对希望与世界潮流接轨的民主人士而言,这场改革显然透视出一种未来中国实现转型的可能性,以魏京生提出的第五个现代化最为典型。政治保守,经济开放无法调和,这种多元的可能性最终在八九六四期间遭遇极大的破坏。但其后中国民间对中国可能实现宪政的希望一直没有幻灭,零八宪章的诞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出现就是例证。

但是,习在2018年毁掉了那种看起来即便很保守的希望,这不仅是中共党内的某种希望共产党"延年益寿"的希望,那些希望共产党长久统治的人,不希望毁坏邓建立起来的有效替换制度。至少,当一个"独裁者"如毛泽东一般腐朽的时候,还存在着替换的希望。至于中共党内改革派,胡赵后虽无旗帜,但改革的思潮一直在暗涌。习粉碎九龙治水,妄议中央成大罪;中国民间的遭遇更惨,刘晓波成为死在囚禁中的诺贝尔奖得主,律师大批被抓,新疆维族被当成异己被送进"再教育中心"改造。
 
这一年,强人统治把有可能良性的,理性的,柔性的改良的桥梁也给拆掉了。

中美关系败坏

前面所说的主要是对内部的影响,其实,这一年,一如诸多分析人士指出的是,对中国影响巨大的一个因素还来自中国以外,最典型的就是中美关系的败坏,这一破坏直接催发经济寒冬效应。

不久前,在毛晚期作为美中破冰的信使,当年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11月初在北京一个老朋友聚会的场合说的一句话令人不寒而栗:"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稍有历史感的人都知道,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从封闭到走向世界,从加入世贸到成为第二大国,与中美之间存在的那种明智的你中有我斗而不破的微妙关系无法分开。但是这一年年终的时候,中国人普遍知道习近平接受了美方指定的九十天大限,九十天大限就是在三月一日到期的时候,如果中方不能按照特习会达成的承诺,进行一系列结构性改革,惩罚性税率将从三月二日起提升之百分之二十五。其实,九十天大限已不仅仅是税率提升的问题,它意味着习近平领导的中国的前景危险四伏。

从以牙还牙到接受九十天大限,而且是习近平亲自接受当场接受,仅仅几周前,观察人士都很难想象强人习近平会走到这一地步。造成这一切提前发生或者有可能避免而没有避免的直接因素便是中美关系的严重对立。对立的直接体现便是中美贸易战越战越凶,导致中国经济局面凶险。最后,中方被迫休战,接受"屈辱"的九十天和谈。

如果说,中美贸易战注定要有一战,在2018年全面爆发,而且没有指望的爆发,在不少党内的反对派看来,仍然与习近平的个人领导作风有极大关系。

首先,习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在中美关系,南海争端,人权领域咄咄逼人。中美贸易争端,起初谈判时习采取寸土不让,以牙还牙的策略,迫使特朗普税率节节提高,从最初的500亿提升到两千五百亿,而且还使得特朗普有一把两千六百五十七亿的利剑在手。

习近平的强硬或者误判,使得美国开始绝望,美国彭斯副总统10月初的演说一清二楚,美国并不指望中共江山变色,但是美国希望中国沿着邓小平开辟的改革之路、市场经济走下去,这虽然是一种威权之路,至少给西方世界留下中国有一日可能会变革的希望。

中国学者荣剑认为:中国今年初"两会"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处理新疆问题的方式、打压民间基督教、压制公共言论空间和屡屡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件,逐步强化了美国朝野两党、左中右人士和亲华反华学者们的一个共识:中国正在偏离邓小平所开创的改革之路,正在重新回到毛的老路上去。

在邓江时期,中美通过谈判,人权领域中方往往会有一些实际的让步,到了习时期,人权不仅不让步,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也至死不放,终于迫使一个本来期望中国只要沿着邓小平改革路线走,并不期望中国早日走上自由民主的美国与中国全面对抗。纽约时报17日在"中国为何对国际批评越来越无动于衷"指出,曾经有一段时间,党内对国际反冲效应的顾虑约束了中共的行为,或至少影响了中共为自己的行为公开辩护时的说法,但现在,北京对普遍存在的国际谴责不屑一顾。"这种强硬态度可能正在让中国在海外失去支持,甚至使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温和派没有了友好的声音…"

这一切,导致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几乎走上不可调和之路,这一点与四十年前邓小平的设想完全不同,邓小平之子邓朴方十月初内部讲话暗示习近平不要狂妄自大,大有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味道。

经济恶果

尽管人民日报还在避讳,力图反击"唱衰","经济寒冬"这一词汇已成为中国舆论广泛使用的一个描述经济局面的词汇,广告量大幅减少,工厂大批裁员,企业准备外迁等等,金融危机暗伏,十月以来,即便从官方渠道释放的经济信息也越来越坏。已经再也无法用形势大好来掩盖,自力更生从习近平之口说出,从另一个侧面便暗示了一个勒紧裤腰带的毛时代现象复生的可能。一些中国经济人士分析,中美贸易战的恶果其实才刚刚显现。

北京还可以为自己辩护,2018年中国准备经济转型,扩大内需市场,不在单纯追求出口和GDP。但是,中国经济在下半年局面如此严峻,经济数字"难看",经济寒冬提前来临,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的消费和工业增速大幅下跌,甚至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增长速度。这不能不说与习近平误判形势,贸易大战有直接而全面的关系。

中国经济学家向松祚近日演讲中表示,中国国家统计局的GDP数据仍然说是6.5%,但据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一个研究小组内部报告,一种测算今年的GDP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另外一种测算是负值。他认为,今年中国在三件事情发生严重的误判,最突出的是中美贸易战。

纽约时报周五的一篇文章说,中国经济连续几个月持续下滑可能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带来上台后的最大挑战。习近平现在是内外交困。

对外,从欢迎中国加入世界发展潮流,到西方一个个对中国睁大了警惕的眼睛,中国今后面临的国际生存条件将更加严苛;对内,今年中国"两会"以后的党内斗争已化作阴险的暗流,在经济环境不佳直接影响基层民众生存的现实情况下,独揽大权且废除任期制从而把中共全党也置于险境的习近平,他的强人统治正遭遇着来自各种力量的挑战。

——法广

梁京:历史与幸运



中国纪念改革开放第四个十年的意义,不同于第二、第三个十年,而与第一个十年有一比,因为未来十年,中国将如同1988一样面临巨大转折。而这样的时刻,意味著对中国的历史感,也就是对中国人理解历史的能力会是一种考验。

在网络时代,「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正在成为历史。虽然官方历史仍是统治者或当权者政治意志的表达,但其权威性的魅力已不再。因为历史真相越来越难以被掩盖和封锁。由此带来对知识精英的一大挑战,就是如何解读历史,如何通过这种解读去提升整个文明的政治成熟,提升权力精英的智慧。

那么,一个文明的政治成熟和智慧水平有甚么具体的指标吗?最明显的一个指标,就是国家和社会如何对待自己的历史,这不仅包括官方如何解读历史,更包括社会在多大程度上鼓励或容忍不同的历史解读。

在这方面,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官方的历史解读自说自话的倾向越来越浓,这虽然令「官史」更加缺乏吸引力,但由于国家对基础教育的全面控制,中国官方的历史书写,不仅仍有毒害青年的作用,更有让太多年轻人对历史不感兴趣,从而窒息中国人心智的自残效应。好在过去三十年中国文化人和学者做了不少补救工作,中国读者的历史热持久不衰,与历史相关的文字,是当今中国严肃读者最重要的精神和文化营养的来源。

不过,对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叙事,还没有看到中国严肃的史家拿出有份量的著作。按理说,他们既不缺这段新鲜历史的文献和亲历者的证词,也不缺对国际大背景的了解乃至对整个世界史大脉络的把握,为甚么会这样?对官方叙事之无聊乃至荒唐不应感到意外和失望,但为甚么民间或严肃学者也没有写出好东西?

这段历史距离太近,是重要原因,因为距离太近,就很难客观,也很难深刻。但我以为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这是一段对中国十分幸运的历史。如何理解自己的运气,是检验一个成功者成熟与否的重要指标,对每个文明来说,亦是如此。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很成功,与幸运有很大关系,但中国学者很少从这个视角来理解这段历史,这不仅无助理解历史的深层逻辑,而且助长了当权者「贪天功为己功」的倾向。

中国的经济「奇迹」有不少来自外部的幸运因素,这一点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更重要的幸运其实发生在改革初期。一个具体的事实就是,如果当年反对「包产到户」的「政治多数」获得成功,数亿农民就不可能短短几年从低效农业陷阱中解放出来,成为推动中国走向全面对外开放的巨大动力,后来的所谓「战略机遇期」也就没有意义。但「包产到户」占上风的偶然性,却是后来人不大容易理解的一段历史。

不易理解的一个原因,就是生活在今天的人不易理解毛去世后的中国那种鼓励讲真话,更鼓励讲道理的政治氛围,尤其难理解的是这种氛围何以能在几十年前出现,而在「富起来」的今天反而做不到。

那么,不理解自己的幸运又如何?对个人来说,把幸运理解为「本事」意味著失去机会,而对中国这样一个深度卷入世界体系的超级大国来说,后果将不止于此。正如近年中国表现出来的,一个不理解自己幸运的大国,是一个很难合作的大国,它在失去国运的时候,还会给世界带来厄运。


——RFA

林忌:生不逢时袁木很诚实



华为集团创办人的女儿,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先被加拿大当局羁押再可保释,然而中共仍然非常「不满意」,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美国与加拿大两国,居然还「自诩为遵守法治和规则」,令人吃惊。在她看来,事件是现代版「国王的新衣」,无论披上甚么合法的外衣,都是对「法治的蔑视,让世人耻笑」云云。

事实发展至今,「中国」这两个字,在世界上除了以往的「假货」之外,还要加上了蛮不讲理,以及大话连篇;近日死亡的中共国务院前发言人袁木,曾经因为接受美国NBC广播公司访问,声称中共军队在北京天安门执行清场任务时,「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而引发全球震惊,即邓小平时代中国花了十多年建立的「实事求事」的表面背后,一如所有「共产党人」,仍然是「满嘴谎言」;对海外华人而言,袁木的言行,亦令人「重新发现」,中国共产党其本质从来没有变,就是为求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满嘴谎言的骗子。

以往「袁木」成为了「骗子」的代名词;然而今日的中国,或者这十年八载中共的原形毕露,袁木的言行在今日的中共来看,实在「小儿科」——看看「华大妈」在华为事件的言论,即可说明死了一个袁木,中国还有千千万万个袁木,不但党中央有很多袁木,连移民海外的华人,都已经一大堆袁木,例如那些在加拿大享受著人权、民主与自由的移民华人,竟走去声援中共的权贵孟晚舟,这正说明了「中国人」不但没有进步,甚至比起以往倒退得多,袁木可谓「生不逢时」、「含恨而终」!如果袁木活跃于今日的华人社会,很可能会有如早几日的「我们都是孟晚舟」横额般,得到华人拉起「我们都是袁木」的声援,又岂会好似29年前般,沦为过街老鼠?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声称「绝不坐视不管中国公民的海外安全」——在「抢救孟晚舟」的行动同期,在菲律宾却有四名中国籍的香港人,尽管有影片证明其袋原本空空如也,过后却突然出现毒品,因此被判藏毒判终生监禁,而「制毒罪」虽然脱罪,菲律宾当局仍要坚持上诉;对此香港的议员要求特区政府以至中国外交部跟进,一如以往般,石沉大海无人理会,既没有「制裁菲律宾」,更没有「报复」去拘捕加拿大公民般拘捕菲律宾人,更没有「海外党媒」如「多维新闻网」般,创作出「封杀华为严重后果显现 这十多个国家网络已经瘫痪」的假新闻——党的人,怎能用其他中国人比呢?

这些假新闻,完全颠倒是非黑白的言论,不但在中国大陆涌现,更在海外的华文传媒涌现,以至以往所谓有「言论自由」的香港,在这些「特定时刻」,党报党言论全部「归队」;例如在香港以往常自称「公信第一」,以「客观公正,不偏不倚」自居,几乎为所有香港校园订阅的《明报》,竟接连在社论攻击美、加「绑架人质」一如「流氓国家」,然后苦口婆心劝中国不要报复,否则就是「非君子」,不要学美国加拿大般作「真小人」;从这些在香港已经算「开明」,港闻版仍会报导真相的报纸,其社评也沦丧失格到如此田地,正说明「华媒」的今非皆比,道德沦亡已经成为常态;说起「流氓国家」,中国已经成为了地球的「老大哥」,中国的经济成长换来,就是举国袁木,成为「袁木之国」,今年如果仍有「孔子和平奖」,理应颁一个给袁木,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永远的代言人,让世界紧记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RFA 

魏京生:民主墙运动四十年纪念


图片:北京民众在长安街和西单交界的民主墙前阅读挑战中央政府文件的大字报。
法新社档案照

今年是西单民主墙运动四十周年。民主墙被各国学界公认为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始,也是中国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重要转折点。同时,它也影响了苏联东欧和台湾的民主运动,延续到整个八十年代,直到八九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

从一九七八年春天开始,许多有冤屈的人们在北京上访。一些人感觉上访没有什么希望,就开始在北京的一些人群比较集中的地方张贴大字报,倾诉冤屈,试图得到上层人物的关注,解决自身的问题。 
 
从夏天开始,一些比较有思想的青年,开始脱离上访申冤,贴出一些议论政治和文化艺术的大字报。后来集中在西单电报大楼旁边的一堵大约一百米长的墙上,民间称之为西单民主墙。 
 
起源于民间思想家们的这场自发的运动,受到了共产党内部人士的关注。不久之后,就有每天整理印刷的内部刊物送交到党内人士的手中。在以邓小平、胡耀邦等人为首的改革派击败华国锋的凡是派的斗争中,起到了关键的民意支持的作用。

我本人就是在这样强烈的民间气氛的促使下,写下了《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它》这篇文章,并张贴在民主墙上。这篇文章和之后的一些系列文章,引起了之后批判毛泽东的高潮,开创了直接批评共产党体制的先例。这为之后的非毛化运动和平反冤假错案运动,打下了民意基础。

进入到七九年之后,民主墙运动不仅在全国各地引起了共鸣,而且在很多国家引起了一波新的民主墙运动,例如台湾、巴黎、布拉格、华沙、莫斯科,等等。

邓小平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坚定维护者,他清醒地看到了民间民主运动对共产党体制的威胁。甚至在对越战争进行期间,他就已经让公安部整理了几份长短不同的黑名单,准备消灭民主墙。为此我和《探索》的核心成员开会通过了一个决议:我写最后一篇文章引得邓小平提前动手,造成国际和国内的影响,阻止他进一步的镇压。这就是那篇《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出台的原因。

如意料之中,我们的被捕引起了轩然大波,邓小平不得不暂时停止了对民主墙的大搜捕。使得民主墙多存活了一年。以我们被捕为转折点,民主墙发生了重要的变化。民间刊物编辑刘青,和著名诗人北岛为首的一批人,开展了营救活动。党内一些当时持改革观点的各级干部,也开展了反对邓小平绞杀民主墙的行动。这对党内形成制约邓小平独裁的反对派,起到了形成和凝聚的作用。

七九年十月份开始了对我的审判。我进行了态度强硬的自我辩护。这份辩护,被唯一获准携带录音录像设备的中央电视台职员曲磊磊做了录音。刘青、北岛、李楠、徐晓等人连夜转写成大字报,并印刷成为刊物在民主墙散发,引起了民主墙运动的第二次高潮。

这第二次高潮对以邓小平为首的左派形成了长时间的压制,为整个八十年代的民主运动在党内和社会上的发展,保留了良好的气氛和民意支持。

台湾民主运动的先驱,民主进步党前主席施明德就曾评价说:台湾民主运动的重要转折点美丽岛运动,就是在北京民主墙运动的榜样作用下开始的。十年后民主墙运动的延续,伟大的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是苏联和东欧共产党体制解体的开始。这是北京民主墙运动对全球民主化高潮的伟大贡献。 

——RFA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