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刘晓波的乐观精神从未动摇 ( XIAORONG LI )

刘晓波和刘霞的作品合影
我最后一次在马里兰家中与刘晓波通话,是他于2008年12月在北京被警方拘留的前一天。他想要讨论宪政改革宣言《零八宪章》终稿中的几处措辞。他骄傲于自己如何在清晨5点现身北京某公园——一名被踢出政府的改革派人士练太极的地方——从那位老人那里收集到了又一个签名。
我忧心他和他的朋友们面临的风险,建议推迟发布这份文件。"有什么好担心的?对我来说最糟糕的结局不过是回去坐牢。但这是值得的:天安门事件过去将近20年,正义却依然缺席。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他平静地回答。
  • 查看大图刘晓波。
    Liu Xia 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刘晓波。


    《零八宪章》呼吁尊重"普世价值",包括自由、人权、平等、民主和宪政。当时已有超过300名中国活动人士、律师和知识分子参与签署,其中一些签名是晓波通过邮件和Skype,或趁聚餐的机会坚持不懈收集来的。主要组织者们计划,在几个重要纪念日临近之时发布《零八宪章》,它们包括天安门事件20周年,和《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发表60周年。
    2004年,经由一位共同的朋友引荐,我在网上结识了晓波。2005年,我们和其他几个人一道,创办了一个很小的人权团体。我们在几年间密切合作,尤其是2008年的时候,《零八宪章》在一个约100人的圈子里多次易稿。
    北京时间2008年12月9日凌晨2点左右,我意识到不太对劲。以往,晓波几乎不会让任何在凌晨时分找他进行即时聊天的人扑空,他常常带着浓重的东北口音还有轻微而又独特的口吃讲自嘲的笑话,让朋友们欲罢不能。但这一天,显示他的在线状态的不同颜色一直在我的屏幕上不断切换。"你还好吗?你的Skype有些奇怪,"我写道。他突然下线了。我后来才得知,警方当时正在搜查他的电脑。
    北京警方拘留了刘晓波,一同被拘的还有他的朋友张祖桦。从前官员变成了异见者的张祖桦,是《零八宪章》的组织者之一。两天内,这份文件被发布。很快,警方拘留和审讯了数以百计的签署者,搜查他们的住所,没收他们的私人物品。
    2009年12月,晓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从1989年,也就是他因为支持天安门抗议者而身陷囹圄那年开始,他进过好几次监狱。今年5月,他得知自己身患晚期肝癌,被收治入院。事后看来,对他的判决跟死刑没什么两样。
    中国的专制者或许认为,正在服刑的晓波于周四去世,突显了他们的力量和胜利。但他们旨在把晓波的理念从中国民众心里清除的努力并非完全有效。由于政府对媒体的控制,很多中国人或许没有听说过刘晓波的名字,但据报道,最近共有3.4万余人——多为生活在中国的人士——在一封公开信上签名,要求当局释放他,并保障他自行选择就医方式和地点的权利。
    此外,尽管在习近平主席治下,中国的氛围近年来变得越来越压抑,但晓波以爱"超越恐惧"、"以乐观"和平地争取自由的愿景,仍在鼓舞着新世代民主和人权活动人士。
    比起1989年或2008年,现如今有更多中国人正开展规模虽小但却意义重大的和平抗争活动,以进一步推进人权保护事业。我遇到过很多为主张保护残疾人、LGBTQ人士、性暴力受害者权益的非营利性团体工作的大学毕业生。跟我有过合作的一个团体,曾对法律门外汉进行培训,让他们得以使用法律的武器把官员告上法庭,保护自己的土地,或者就职业病和工伤寻求赔偿。
    一名女性在一位受过联合国妇女权利公约相关培训的律师帮助下,起诉她所在村子的村干部,打赢了一场涉及性别歧视的官司。另一位律师向联合国提起上诉,指控当局任意拘禁他的客户——后者未经审判便被关进了一座劳改营。官员们告知这位律师,在联合国对该案进行质询后,其客户被释放。
    像他们这样的中国人,正帮助构建民主的基石。首批签署《零八宪章》的人士当中的一名教师,组织开展了村级选举监督,并成为了基层选举法规方面的专家。他的团体已经在网上对数百人进行了关于自由公正的基层选举的培训。
    刘晓波从未心怀非暴力行动不会被报之以暴力的幻想。一些律师在法庭上向受控于政府的司法体系发起挑战,试图让严刑逼供或者把被拘留者关在秘密地点的警方承担责任,但他们自己也遭到了拘留和折磨。
    不过,刘晓波并未让这种压迫给他那宠辱不惊的乐观心态投下阴影。他关于自由是"人性之本,真理之母"的坚定信念,将会继续引导我们所有人。

    Xiaorong Li是许多关注中国的人权非政府组织的创始人,也是《零八宪章》的共同编辑。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