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7日星期五

曾伯炎:以历史真实为作家方方写地主《软埋》的文学真实作证


最近,作家方方的小说《软埋》写了历史里真实的地主,触犯了有人头脑中左的神经,又引出非文学批评的政治审判,好像姚文元、戚本禹那种叩帽子、打棍子文字复活,却更拙劣。堪称文革大字报幽灵再现了,对作家方方进行围勦。却遭作家反击,引读者为作家凭良心写作叫好。
有人说:值得去与算数算三八二十三的人争辨么,不降低自已为弱智了吗?倒是这地主沉冤超60年,还有人用党性窒息其人性说亊,压地主沉冤于海底?看来,只有复原历史中真实的地主,对作家的汚蔑,便不辨自白了

地主被污名化的四个标签早已破产

地主,人们是从共党编造的黄世仁、周扒皮、南霸天、刘文彩4个标簽,去认识与慨括的。地主中的士绅、乡绅、商绅和官绅们,很难因插了这4个标签,尽变成劣绅。那些尊从儒家温良恭俭让礼义的,是南霸天么?信守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传统的,是周扒皮吗?维持农村社会伦理与经济秩序的,使两千年皇权不下县的自治社会,以零的行政成本就获得自治,不是地主中的良士贤绅吗?
这里有个清嘉庆时代官绅真实故亊,可证明官绅地主的人格:家乡修河道,要折一堵墙,便休书在京做官的徐培琛告急,进士出身的徐培琛回信家乡贵州石纤的亲属:"千里休书为堵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如此官绅,能编造电影南霸天、舞台黄世仁,就抹煞史籍中真实的乡间绅士的德性吗?
正是这类良士贤绅,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与农耕文明的中坚,文化达高峰期的宋代,中国的GDP就领先世界,中国文化,曾倾倒过欧洲的马可波罗,诸子百家吸引过法国伏尔泰,哪能虚构几张劣绅脸谱,就污名与邪恶化了地主,两千年领先世界的农耕文明,被抹得一团漆黑呢?
中国自秦实行郡县取代封建,汉唐以来,有长达两千年皇权不下县的自治社会,民国也在延续,不仅无区一级政府,乡一级也称乡公所。乡长也挂名不领工资,由乡绅义务服务。不少地方,还集公田与无业主田产,设学田作教育基金,宗族不仅规范子弟言端行正,也支助本族上进子弟耕读投考秀才举人,乡绅还办民团清除盗匪,邻里纠纷,有德高望重知书识理的人,坐茶馆如现代安理会评议,输理的,只罚付全堂茶钱。这种自治,派出所也不养了,能说这种大社会、小政府的自治型,全劣于今日党治的专制社会吗?
现在,尘埃落定,周扒皮、黄世仁等那些地主标签与脸谱,尽现虚假与荒诞,编周扒皮半夜鸡叫的高玉宝,他的大连瓦房店乡亲说,高玊宝写小说取型的地主,虽较吝啬,为人不失厚道。挖苦地主半夜鸡叫,骗雇工下地,在漆黑夜里劳作,禾苗不锄断,地主岂非得不偿失呀!笔者在1952年就采访过自称坐过刘文彩水牢的泠月英。我去看过那所谓地主水牢,四周是漏空通风的花墙,乃地下儲藏室。土改后,冷月英提出亩产千斤向全省农民挑战,李井泉派农科院水稻专家陈宇平住在冷家指导,亩产也只到600。这是后来夸亩产万斤的滥觴。现在刘文彩在民间重现的真实面貌,当地农民对他的评价是:刘并不恶霸,还有很多善行与口碑,如捐地数百亩建文彩中学。办了川西一座名校。哪是虚构收租院泥塑能抹煞的呢?
只要去翻一下近代史,即有不少抛头颅洒热血的士绅、官绅与商绅的史亊,不惊天地,也泣鬼神:
如蒋介石与毛泽东皆敬佩的湖南湘乡曾国藩,是地主官绅吧?不是他自办团練平息洪杨之乱,那死1亿多人,并毁江南文化的惨禍,还会扩大全国。曾国藩这种地主,能编个周扒皮就可抹掉吗?曾与李鸿章、张之洞搞同光中兴改革开放的洋务运动,早邓小平百多年。最早奠立了中国工业初步基础。却无邓小平那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劣迹,弄出暴富土豪与特权阶级。有史家以老邓对比老曾,著文还称老邓是失败的曾国藩哩!
再看:晚清维新运动,无论抛头颅的谭嗣同与秋瑾,皆是湖湘与淅江的地主。学者陈寅恪祖父陈宝徵任湖南巡抚,他是谭嗣同等维新运动的后台,仍是江西义宁世代簪缨的名门士绅。辛亥前黄花岗死难七十二烈士中四川籍的喻培伦与彭家珍,仍出自内江与金堂士绅。1927年湖南痞子运动杀的翰林出身大官绅叶德辉,乃大学者,他的训诂学弟子,从全国还扩大到日本,他还是大收藏家。因他被杀,为中国传统文化被毁而痛心的王国维,据说受刺激的清华国学导师跳昆明湖自杀,就与湖南痞子运动相关哩。
综上所述:地主士绅在中国历史的真靣目,决非造几张舞台脸谱,便可篡改,就是在毛泽东那篇《为人民服务》文字里,也泄漏出一个纾财抗日的地主,被推为开明的李鼎铭先生哩!

陈毅说出丑恶化地主的原因与秘密

当年,共军在江西打土豪分财产,建苏维埃政权时,陈毅说出了灭地主原由的真实:
陈毅说他筹军费的方法说:"不给钱就烧房;对豪绅的勒款。若捉住了豪绅家里的人固然可以定价赎取,这个办法比较难,因为红军声势浩大,土劣每每闻风而逃。此时只有贴条子一个办法,就是估量豪绅的房屋的价额,贴一张罚款的条子,如可值一万元则贴一百元,余类推,限两日内交款,不交则立予焚毁,每到期不交,则焚一栋屋以示威。这个方法很有效力,红军的经济大批靠这个方法来解决。"
此段文字摘自解放军出版社出版,陈毅所著《陈毅军事文选》一书
因为共军这非法武装,.只有靠抢劫与勒索的盗匪式方法酬其军饷,靠毛泽东说的苐三国际史大林老板供给,很有限,于是,为制造他劫夺有理,就必需丑恶化地主来便于勒索,以酬军饷,不仅分散居住乡村地主,成勒索的目标。江南乡间基督教堂的洋人牧师,也成共党头目方志敏绑架的对象,方志敏因撕绑票杀传教士夫妇,被民国政府以恶匪行为被处决。共党称为烈士,还用爱国主义粉饰盗匪人物方志敏,已真像大白,能永远是非颠倒黑白混淆吗?

灭地主非反封建是破坏社会与生产力

中国的封建,存在于夏商周古代。如周朝分封亲属与功臣为藩国,子孙世袭爵祿。到东周后期,在兼并与废井田中,即削弱了封建。到秦统一六国,已废了封建制,改为郡县制,实行了两千年的土地自由买卖的资本主义式交易,反地主,称反封建,就很荒唐了。那家地主的土地,是分封的领地与采邑呢?他们土地的来源,不外以下三种:1,祖业的继承。2做官或经商积累资金购置的不动产。3,善于耕种与经营的农民,从佃农到自耕农的上升。在通货澎胀时期,不仅有城巿工商业用积累现金买土地变成赶水地主,我的老同亊饶毓琇是抗日南京保卫战献身的饶国华将军遗孤。从国防部领到8万元抚恤金,她母亲怕贬值,使子女无学费,买成老家资阳土地,不到两年被土改没收,爱国抗日变成受辱受圧的地主,更证明土改反封建的虚假了。
走笔至此,必须请董时进这上书毛泽东,反对土改的有识之士出场了。
董时进1900年出生重庆垫江,获美国康乃尔大学农学博士,并执教北大等大学,他认为中国土地非封建性,而是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土地也非8090%集中于地主,根据民国时期土地委员会在16省,163个县,175万多户农户中举行的调查结果,35.6%的农户拥有五亩以下耕地,24农户拥有五至十亩,13%农户拥有1015亩,一千亩以上的大地主只占0.02%。"(熊景明,《先知者的悲哀——农业经济学家董时进》)因此,土地再平均分配,从善耕作农民转到不善耕作者手里,必然降低土地产量。将集中经营变粹片经营,也降低生产力。土攺苐一次剝夺于地主,平均分配,已降低农业产量,经公社化再苐二次剝夺于农民,再次降低产量。据农业数据库统计,还是将耕种土地权用联产承包还给农民后,中国1984年的粮食产量,才恢复到抗日前的1937年。这历史事实证明:所谓消灭封建地主阶级,不仅一大冤案,还是对生产力一大破坏。

应指控的是凭党权崛起的新地主

地主两千万,其中有几百万,被土改杀的,被公社化饿死的,被历次运动包括文革打死的,在广西乡村与湖南永州挖心割肝煮来吃掉的,堪称灭种灭族了。中国的传统型地主,确实灭净了。
但是,请举目看看今目中国:老地主被暴力灭绝几十年后,阿Q们争姓了赵与党后,纷纷从大权独揽中,变成比南霸天还霸气的土豪,比他们编造黄世仁还劣的劣绅。而他们的乡书记,堪称拥有一乡土地的地主,县书记更是拥有千万亩大地主。从前地主靠经营土地粮食收益,现在的权力地主是凭土地买卖暴富。就凭这权力垄断土地买卖,村长在短时间就可暴富〔贪汚〕上亿。乡长被讽刺是:夜夜都在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什么黄世仁、南霸天,在今天新生的乡匪村霸面前,岂非难望其项背吗?
当我们将地主沉冤从海底打捞出来,再读作家方方为地主写的《软埋》,笔者可作证,几乎死的那些地主,无人不是软埋。笔者参加四川广汉三星乡土改工作队,被杀的地主张荣五家原有一口黑漆棺材,还未分地主土地外的浮财时,中农刘忠秀大娘就表示她想分那棺材。张荣五被杀于分浮财之后的圧地主赔罚阶段,地主张荣五就是软埋的,土改杀的200万地主,非软埋的几乎没有,笔者对方方说出60多年前的这一真实,不仅作证,并且叫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