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2日星期日

管见:习近平故意歪曲“一国两制”之初衷




香港主权移交二十周年,习近平到香港宣讲"一国两制",讲这一制度安排如何成功,讲"一国两制"的"一国"如何重要。特别是,他讲所谓"底线"不得触碰,在那里发狠,强硬地讲了狠话,举世关注。

在习近平看来,"一国"是根,"一国"是本,"一国"为原则,同时,也要"尊重'两制'差异"。时至今日,他这样讲,显出强势,带着霸气。这也难怪,共产党人有这样的习惯。

但是,习近平似乎要让人相信,他是讲道理的。这就很有难度了。

习近平声称,"'一国两制'的提出首先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国家统一。"倘若真是这样,他那套"根"啊"本"啊,还有"原则"之类,也算有其道理。但实际并非如此。

习近平指出,"在中英谈判时期,我们旗帜鲜明提出主权问题不容讨论。""一国"之事不容讨论,不容商量,那么,中英谈判,以及中国自己为香港之未来谋划,是"两制"之事。

如果邓小平没有"一国两制"的构想,只是就"租约"到期,同英国人谈判收回对香港的主权,而中国在香港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属于其主权范围内的事务,即中国内政,那么,英国的谈判空间就很小。它会怎么办?或许,英国谈无可谈,它会提出,中国收回主权无可置疑,但昔日的这个小渔村,成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香港人也应该有权参与谈判。这样,也可能迫使中国同意谈判"一国两制"。

殊途或许同归,然而,显然并非"首先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国家统一"

如果英国人无可奈何,那世人就只能看到"一国"下的香港。也就是说,"为了实现和维护国家统一",本无须做"两制"安排。

实际上,提出"一国两制",首先是面对或正视,以及适应香港发展的现实,因为在那里不适合实行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政治家的智慧表现在,考虑在那里做"两制"安排,而如此安排,也会对大陆改革开放,产生积极影响。其次,这样也可以对台湾产生吸引力,以香港的"一国两制"实践,争取台湾和平统一。

"一国两制","两制"为其灵魂,"一国"乃因为"两制"而显示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中国智慧"。不幸的是,在实践中,中共保守派妄自尊大,一班奸佞文人摇唇鼓舌,致使"一国"难纳百川。如今,不要说"存大异",就是对"小异",中共也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多地动员唱红歌跳红舞之徒对付那些他们看不顺眼的人们,甚至纵容"爱国暴徒"大打出手,把个好端端的的文明都市"东方之珠",弄得乌烟瘴气。

习近平貌似反对"泛政治化",然而他故意歪曲"一国两制"之初衷,恰恰是在表演一种强词夺理的"泛政治化"。他断言"'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功",完全避开这一实践已经失去对台湾朝野的吸引力这一现实。他不敢面对这一失败,不敢承认,他作为"核心"的中共愧对邓小平。

香港有个名人,名曰成龙。此人有句名言,说台湾的民主是个大笑话。香港的"一国两制"正在严重地变形,严重地走样,甚至可以说,"一国两制"正在走向终结,而习近平偏偏为它大唱赞歌,大讲歪理,那分明意味着,"一国两制"在中共手里弄成如此模样,真成了一个大笑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