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

卢峰:刘晓波坚持的才是历史潮流

官话特别是官媒的说话有的时候真是比"粗口"、脏话更难听,更令人反感。

刘晓波先生逝世后,一级官媒如《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紧遵北京当权者封锁一切相关消息当没事发生的指示,向来爱斗争斗嘴的《环球时报》则仍禁不住要来个冷嘲热讽,不但把坑死刘晓波的罪行推得一干二净,不但振振有词的坚持拘捕、监禁刘晓波做法有理,还无耻的一再批评刘晓波自己做了"被西方带入歧途的牺牲品",是在西方势力支持下对抗国家主流,从而决定了他人生的悲剧。官媒又说,刘晓波先生从一开始就看错了时代潮流,误识了中国方向,从而一生做了西方力量试图撬动中国的杠杆。

官媒对刘污蔑迹近无知

大底对官媒写手来说,今次批评刘晓波先生的力度已不算厉害,可这样的批评依然是对刘晓波的侮辱及污蔑,并反映官媒对中国近现代史以至中共党史的无知已迹近无知的地步。

刘晓波先生是文革十年浩劫后首批进大学的国家精英,作为年轻学者他很快就崭露头角,有能力挑战前辈学者李泽厚的理论。到八十年代末他到美国交流访问,在当时来说不是尖子精英根本没有这机会。可八九民运学生、市民要求民主、人权、自由的呼声一响起,刘晓波就迅速赶回北京,贡献他的一分力。他回国后不是乱搞乱撞火上加油把运动带向更乱更失控的境地,而是努力当政权跟人民、学生的沟通对话桥梁,尽力把双方距离拉近,希望局势从混乱走向稳定,让运动可以产生积极作用而不会悲剧收场。

此后的二十年,他虽然一再被当权者打压拘捕,捱尽当权者的铁拳。但刘晓波坚持的仍是透过"渐进、和平、有序、可控"的方式推动中国政治改革,没有走向暴力,没有煽动什么非法或暴力行动。就如他在《我的自辩》所言:"我反对独裁化或垄断化的执政方式,并不是煽动颠覆现政权,换言之,反对并不等于颠覆。"刘先生的要求及行动根本不是要撬动中国或令中国变得不稳失控,而是想中国的改革走得平衡安稳,可以令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并行,两条腿走路。这有什么错呢?怎么能把他说成西方势力的工具呢?

知识分子议政乃历史潮流

至于说刘先生看错时代潮流,误识中国的方向更是荒谬。太远的不说,从百多年前的革命、维新运动开始,中国知识分子、政治精英想的就是建立民国,让国家的事由天下公议,腐朽专权如晚清王朝虽不情愿也不得不回应这样的诉求,要答应筹办议会。而自辛亥革命以来,多少中国的年轻人、政治人物、知识分子、工人领袖舍弃优遇的生活,抛下学业事业甚至舍弃生命,争取的也是民主、自由、人权、尊严等价值。刘晓波先生坚持的正是这些百年来国人一直奋斗的价值,承继的正是这股历史潮流。若果刘晓波是看错时代与历史潮流,那从谭嗣同、孙中山到鲁迅等一代代中国精英都错了。

官媒又说,他是西方力量撬动中国的杠杆,这顶帽子真要扣的话最该扣在中共自己的头上。中国共产党师承苏共,成立的时候活脱脱是苏共及共产国际的傀儡,它的目标就是要撬动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制度,就是要作为苏联的工具颠覆中国。若按官媒的原则,中共老祖宗从毛泽东到邓小平才真正是西方势力的工具,才真正在颠覆中国,他实际骂的是自己的老祖宗啊!

官媒对刘晓波先生的无耻无知批评只会丢人现眼,人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昨天晚上,世界不同地方包括香港都有人在海边河边的公众空间摆放一张空凳,以此悼念上周四过世的刘晓波先生。不同国籍、种族、语言的人悼念刘先生,因为他坚持的是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他秉持的是良心。直到去世的一刻,他的心仍只有慈悲,没有怨恨。当然,这些高崇的情操,北京当权者及他们的爪牙是不会明白的。

——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