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胡少江:刘晓波先生的最后贡献

刘晓波先生昨天在中国警察的严密监视下驾鹤西去。刘先生是一位智者和勇士,是引领中国人民争取现代政治权利的先驱。在中国历史上,他是一位人格高尚的巍峨丰碑。那些迫害他、诋毁他的政客和帮凶,只不过是他脚下一撮撮肮脏的粪土。刘先生生前有许多成就,这些成就的绝大部分在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已经体现在颁奖词中了,不用我在这里重复。今天我想说的是,刘先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在用他的牺牲为这个世界做出最后的贡献。

首先,刘先生用他生前最后的遭遇让世人知道当今的中国政府的本质。虽然中国官方的消息说,他没有死在监狱中,而是死在"保外就医"的医院中,但是我们都知道,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刘先生都没有得到自由;就连他提出的出国治病的要求也被残忍拒绝。刘先生是第二个死在不自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国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被希特勒的纳粹党关押致死;而刘先生则在八十年之后被统治中国的共产党的关押致死。 

同时,刘先生的逝去也告诉我们,中国政府、中国的执政党及其领袖是如何的怯弱。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名列世界第二,但是在经济变强的同时却有著一个色厉内荏的政府和执政党。他们的怯弱不仅表现在对已经病入膏肓的刘先生的严密防范,同时也表现在在刘先生逝世之后,进一步加大了对中国人权活动者们的监视和干扰。这种怯弱来自统治者在道德和正义力量面前的猥琐,对强大的人心和人性力量的恐惧。

刘先生被关押至死的遭遇也再一次提醒世人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仍然被剥夺的基本事实。刘晓波为了争取这些权利多次被统治者投入监狱,而最后一次的牢狱之灾是因为他和国内其他的人权活动者们一道起草和签署了《零八宪章》。这个宪章所要求的权利仅仅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公民应该享有的基本人权,而且中国现在的执政者也曾经在取得政权之前做过同样的承诺。执政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刘先生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刘先生生命的最后岁月也再次展现了中国执政者的虚伪。任何了解中国政治规则的人都知道,关押刘先生直至死亡,这绝对是、也只能是中国最高层的决定。但是中国领导人却在国际社会的谴责面前佯装无辜,托词需要了解情况;明明是至死不让刘晓波获得自由,却强迫失去自由的家人向世界宣传中国政府的"善行"。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虚伪的吗?他们的虚伪源于邪恶,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恶行是见不得人的,却顽固地"向恶而行"。 

刘先生也用自己的生命告诫世人,要丢掉对丧失灵魂的精英和权贵们的幻想。在刘晓波深陷囹圄的这些年里,中国知识精英的主流一直保持著"聪明的沉默",他们与统治者结成联盟,诋毁刘先生和他的人权事业;西方的政治经济势力也采取著"精明的策略",继续与中国权贵眉来眼去,争相在中国的发展中分走一杯带血的汤羹;而关押刘晓波的凶手照样四处招摇,在世界各地被奉为上宾。刘晓波在病榻上苍白的病容与他们颟顸的粉面形成了令人痛心的对比。

刘先生用自己的生命故事告诉中国的知识分子和中国人民,人民的事情需要靠人民解决,无法寄希望于将灵魂出卖给权力断了脊梁的那些精致利己的社会精英;中国的事情需要靠中国人来解决,不要指望西方的政客包打天下。对待蛮横的中国执政者,唯一的出路是集体的、持续的、多种形式的抗争。他们可以把一个刘先生抓进监狱,关押至死,但是中国的监狱最终将无法关住所有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和强烈渴望自由的人民大众。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