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10日星期一

王超华:病危的刘晓波与中共政权

刘晓波病重"保外就医"以来,他的每日状态已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之一。可以想见,中共党国那些惯于从威权角度衡量并操纵事态的官员,心中对国际舆论的傲慢、不屑、不满正在积累增长,随时可能导致使刘晓波病情加剧的险恶转折。但这些官员又是怯懦的,他们针对刘晓波的举措将迫使国际社会认识中共政权的真实形象。刘晓波的命运将会成为党国命运的一个标杆。

这样说的根本原因在于:人道关怀是治疗重病患者的一个必要条件。这和是否信任中方治疗团队的医学水准和专业程度,既不冲突,也没有必然的对立关系。中国官方以狭义医学判断为理由,拒绝病人在神志清醒状态下明确提出的人道要求,其实质是,将体制的决定卑劣地转嫁为具体医疗人士的个人责任,把个体医生推到公众视野和冲突前线,去承担不应由他们承受的外界压力。

从人道关怀来说,中国官方以假名在境外发放的(唯有官方才可能获取的)刘晓波狱中生活片断和病重后接受治疗的若干视频,以及锦州监狱和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迄今发布的与"保外就医"和治疗相关的一系列公开声明,实际上都在不肯公开明言的同时努力呈现出刘晓波受到"人道"待遇的图景。六月底以来刘晓波刘霞夫妻得以频繁相处,还有上周德国和美国专家受邀参加会诊,似乎也在传达出"人道"妥协的信息。但所有这些,表述上都相当隐晦。最清晰无误的官方表达,仍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强硬言辞和《环球时报》的泼皮腔调。其中几乎没有为"人道关怀"留出任何言说上的回旋余地。不得不说,这是官方的严重失策。

刘霞能够在医院里陪伴刘晓波之前,以上种种不肯明言的措施也许可以被看作是"人道"待遇。但自从他们两人能够比较自由地交谈,自从得知刘霞和家人这几年的境遇,刘晓波对家人的忧虑已经成为他病情发展的重要介入因素。而最近一个月里,刘霞本人的行动和言论自由,在会见刘晓波这件事之外,并没有真正改善。她只是从软禁在家,变成了陪伴刘晓波软禁在医院。作为晚期重症病人,刘晓波必须享有不再为家人日常处境担忧的人道待遇,才有可能改善他自己的生存质量(quality of life )。这应该是德国专家参加会诊后提出让刘晓波出国的基本理由。这与是否肯定中方治疗团队的工作,既不冲突,也不必然对立。这是对治疗效果有正面助力的人道要求。拒绝这样的要求,对刘晓波本人造成重大精神打击,或者哪怕仅仅是增加他的焦虑或抑郁,在目前情势下,都有可能直接间接令他的状态恶化。这是起码的常识,也是国际社会一般接受的认知。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则舆论上刚刚开始联想到的,以往对刘晓波的"慢性政治谋杀",将很快转变为中共正在"刻意谋杀"、"加速谋杀"刘晓波。

就算"国际社会"有这种认识,外国政府和政治家们又能拿中国怎么样呢?很显然,他们不能拿中国怎么样。邓小平"六四"开枪,中国不是照样挺过来了吗?那时死的人不是更多吗?不过,如果你这样想,你恐怕已经忽略了一些重要的历史事实。

首先,就像他们在1989年以后不愿与邓小平再有公开接触一样,大多数西方政府和政治家们会对习近平及其政府非常厌恶。刘晓波的案例与同属政治冤案的李旺阳("被上吊")或曹顺利(拘留期间"病发不治")不同。不管外交部发言人如何捍卫中国法治主权,目前关于刘晓波治疗和去留的决定已经不可能推诿给地方执法机关或具体执法人员来承担责任。对于刘晓波弥留之际遭受精神折磨的非人道待遇,习近平本人将被视为"不作为"的直接责任者。

其次,这样的观感将再次加深中国只认金钱买卖不认道义情理的印象,而且这种印象不会局限在西方发达国家,也会散布到发展中国家和主要新兴市场。悲观地看,这可能会进一步鼓励现有独裁专制和"半民主"政权,在全球范围内强化商业利益压倒政治民主和人权的趋势。另一方面,这种印象也将为北京的全球野心增加不信任的阻力,影响北京急于将国内经济压力转移到国际市场的计划。

再次,北京对于全球经济的依赖,不但是政权所需,也是政经精英的利益所在。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的比重增加,这些精英的野心也在膨胀,远远超出在美国加州买豪宅,也开始超出直接插手国际金融市场,正在将目标设在主导国际政治。恶意迫害刘晓波及其家人,至少会延缓这种政治野心的充分实现,而这些精英却已经没有了邓小平当年"韬光隐晦"的耐心。他们今日对国际舆论关注刘晓波的不耐即将转变为对他们不得不耐的考验。

中共领导人短视而贪婪。无论做出什么决定,他们都无法改变自己的这个基本品格。唯一能改变的,也许只是其表面形象的色彩。他们没有资格裁判刘晓波。就像"六四"那天拦截坦克的"王维林","刘晓波"将成为跨世纪阶段中国人民的重要象征并为整个世界所铭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