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刘霞: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会离开我 独自走上黑暗之路

《承担 —— 给苦难中的妻子》
你对我说:
"一切都能承担"
你顽固地让眼睛对着太阳
直到失明化为一团火焰
火焰把海水全部化为盐
亲爱的
让我隔着黑暗对你说
进入坟墓前
别忘了用骨灰给我写信
别忘了留下阴间的地址
骨碴会划破信纸
写不出一个完整的字
碎裂的笔触刺痛了你
烧灼中的不眠之夜
让你为自己而惊奇
一块石头承担了天地
以其坚硬猛击我的后脑
白色的药片由脑浆制成
毒死我们的爱
再用这中毒的爱
毒死我们自己
1996年12月28日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 —— 给我的妻子》
刘晓波
比我幸运的女人
一定百倍于我的疯狂
把我刻刀扭曲的人体
撕成碎片,添满爱的坟墓
空守的痴情吸尽腐烂
比我悲惨的女人
一定百倍于我的清醒
原谅阳光对白天的背叛
相信地狱之门的额头
掩盖不了思想者的渺小
是谁搅乱了我坟墓中的死寂
是为我哭泣的女人吗
我陌生的知己,是你吗
肯定是你
残忍的安慰让我幸福
第一次在死去后
回忆起往日的激情
是谁甘愿背负起我的罪恶
是被我感动的女人吗
是你呀!我凭泥土认出是你
就是你呀!我凭青铜再次指认你
我这双摔打搓捏泥土和青铜的手
也摔打搓捏过太多的苦难和背叛
粗糙得能揉裂你的骨头
陌生的知己,请求你
不要为我的伤口写诗
如果你有足够的残忍
就撒上一把棱角锋利的盐
让我在清醒的灼痛中
把未完成的牺牲完成
再一次请求你
坚定就是坚定一直走向坚定
永恒只是永恒一直进入永恒
以我的刻刀和疯狂
把爱铭刻在十字架上
只有死的耻辱
没有复活的荣耀
你是被我塑造
也塑造我的女人
1997年2月1日
《风 —— 给晓波》
你命中注定和风一样
飘飘扬扬
在云中游戏
我曾幻想与你为伴
可应该有怎样的家园
才能容纳你
墙壁会令你窒息
你只能是风,而风
从不告诉我
何时来又何时去
风来我睁不开眼睛
风去尘埃遍地
1992年12月
《独自守夜 —— 给晓波》
刘霞
日子重复着阴郁和惆怅
单调的风景
总是缺少一点晴朗
一只瓷碗掉在地上
支离破碎的声音
尖锐地刺痛
分离的时光
一只猫轻手轻脚地
掠过夜晚的草地
两只发光的绿眼
浸满孤独的汁液
不要去捕捉
那些闪烁的萤火虫
它们是夜晚的幽灵
我们生活之外的舞蹈
我是黑暗中一颗
苦涩的果实
睡眠这本厚书里
无梦的一页
不是
不是你旅途上
永远的伴侣
要记住,我们
被剥夺的阳光
1995年8月
《无题》
刘霞
这是一棵树吗?
这是我 一个人
这是冬天的树吗?
它一年四季都是这个样
叶子呢?
叶子在视线以外
为什么画树呢?
喜欢它站立的姿势
做树活一辈子很累吧?
累也要站着
没有人来陪伴你吗?
有鸟儿啊
看不到鸟呀
听那翅膀飞舞的声音
在树上画鸟会很好看吧?
我又老又瞎看不到了
你根本不会画鸟吧?
是的 我不会
你是棵又老又笨的树
我是
2013年12月12日
——转自中国数字时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