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扬天衡:新殖民大計 東印度公司翻版?

一帶一路對於接受中國資助的國家來說,其實是一把雙刃劍,GDP增長是一張沒有兌現日的期票,但債務卻有到期要還的一日。
這個世界真是風水輪流轉。你知道清末民初時最令中國人咬牙切齒的國仇是甚麼嗎?在日軍侵華以先,中國人最恨的是國家長期積弱,繼《南京條約》接連簽下喪權辱國的協議,被列強劃上租界瓜分土地,令慈禧太后縱容義和拳胡作非為,令當時的知識分子頓首捶胸,立志要還我河山。別以為舊事已過,類似事件不會再在人類史上重演,全球正悄悄地拉開了新殖民主義的戰幔。

重演的舞台不在中國,而在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計劃大綱是中國借出巨額貸款,幫助較落後的經濟體發展基建,以達至提振經濟的目的。內地輿論其中一個關心的課題是中國如何擴展國際的影響力,卻沒有着墨太多因為擴張而造成的反彈。一帶一路對於接受中國資助的國家來說,其實是一把雙刃劍,GDP增長是一張沒有兌現日的期票,但債務卻有到期要還的一日,它們大部分都無法承擔中國開出的高息貸款,屆時只有三條路,要麼賴帳翻面不認人,要麼向中國申請新一筆貸款,要麼以其他資產抵債。

第一條路,除非找到新大佬罩住,否則是自取滅亡,小國敢與華為敵等同自絕於國際舞台。第二條路有點像歐豬模式,但你也知道,年前希臘債務遺約鬧得多大,全球化帶挈經濟共同體壯大,卻有牽一髮動全身的危機,誰知道幾年後一帶一路會養出多少個希臘式爆煲的計時炸彈?然而,中國未至於不借鑑歐盟的困局,中國由開出支票那刻早就料到對方難以償清,更具價值的是更多國家對中國構成依賴,而組織如此大規模的經濟體亦有利與歐美打經濟戰。不過,最着數的還是第三條路。

一帶一路啟動三年多,已有國家要以地抵債,例如斯里蘭卡和塔吉克斯坦。今年初,斯里蘭卡政府把南部大港漢班托塔港租借給中國港灣工程公司長達99年,引發民眾抗議,警察要射水炮和催淚彈鎮壓暴亂。僧侶組織「保衛國有資產」敕令政府禁止租賃國土,有成員怒吼:「當中國人在我國生根兩代,你如何能強迫他們返國?我國文化、人口結構都將遭到腐蝕。」是否有點似曾相識?99年,不就是滿清政府把香港新界租借給英國的年期?中國正是把英國那套殖民計劃搬來廿一世紀來玩,以前中國人最痛恨殖民,現在輪到中國殖人家的民了,你該拍手叫好吐氣揚眉,還是拒絕雙重標準支持斯里蘭卡民眾維護主權呢?

往後十年,小國國民捍衞尊嚴掀起的反華浪潮,將成為最熱門的全球議題之一,這是可以預見的事。然而,新殖民時代只是剛剛開始,中國不會像英國撤出印度般輕言放棄,一帶一路像一間全新的「東印度公司」,放眼的將是中國一個世紀的命脈。中國尋求擴張,但如何迎接這股正在形成的反作用力?心繫中國者,自然樂見其成,但心繫天下者,卻會得出不一樣的答案。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