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梁京:郭文贵事件与中国内部危机的国际化


郭文贵事件是上世纪林彪事件以来最重要的政治事件,虽然我们尚不能对这一事件的政治后果做出判断,但这一事件将产生多方面的长远影响则是无容置疑的。
能看得到的一个重大影响,就是加速中国内部危机的国际化。中国虽然是这一轮全球化的最大赢家,但代价也极其巨大。二十八年前的六四事件之所以未能迫使中共进行根本性的政治变革,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邓小平借全球化带来的机会,把整个国家引入了谁"先富起来"的竞争,不仅暂时避开了政治和社会改革的难题,而且进一步耗竭了中国变革的道德资源。中国虽然富起来了,但其内部的危机更加深重,以致不尽仅是多数富人,而且几乎整个权贵和文化精英,都在海外,尤其是在西方发达国家,安排自己的"后路"。这样的现像发生在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前所未有。
这一发展的逻辑结果是,一方面加剧了中国内部变革道德和社会资源不足的危机,另一方面,则导致了中国内部危机国际化的长期趋势。郭文贵事件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发生的。可以想像,没有这样的大背景,郭文贵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国家机器来"讨公道",竟能够迫使当局派人到美国来与之进行谈判,是完全不可想像的。
郭文贵究竟能够讨回多少公道,现在还很难说。因为当今世界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而且,西方国家本身也深陷危机。西方不仅受到自身力量的限制,而且非常不愿意看到中国陷入大规模内乱,进一步加剧全球的失序危机。
问题是,不论郭文贵能讨回多少公道,他曝光的种种真相,已经并将继续对中国精英阶层乃至中产阶级的选择产生深远影响。既然中国的权贵和财富精英把如此多的不义之财和子女,包括非婚子女放在了西方,那就说明,他们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并无信心,也不可能担负起对未来的责任。为了自己的财富安全和子女前途,会有更多人试图离开中国,至少也要留一条后路。
事实上,这个趋势在近年的发展已经非常强劲。仅在美国,中国留学生的规模已达每年三十余万之众。这对美国的大学教育都产生了系统性的影响。美国公共电视网络最近刚播放的一个记录片"中国新一代的西方梦"(Reaching West: Dreams of China's New Generation)则清楚地表明,势不可挡的留学大潮在中国已催生了一个可观的产业。当局若断然终止这一发展,会引发严重危机,若任其快速发展,也会带来严重挑战。
要害的问题,是中国的当权者的"改革",并没有能够提供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向感和预期。习近平近来强调"文化自信"虽然有积极意义,但他对大学的思想控制,不能推动中国急需的思想解放和价值辩论。最近发生的马里兰大学毕业致辞风波,更不用说郭文贵事件和由此引发的胡舒立、潘石屹在纽约起诉郭文贵的最新发展都表明,中国内部的价值危机、政治危机乃至司法危机,都表现出了国际化的明显趋势。
中国内部危机的国际化因郭文贵事件而加速,无论对中国还是国际社会,都是巨大的挑战。中国精英如何应对这个挑战,将不仅对自己的命运,也将对世界命运带来深远影响。
——RF
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