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

海森崴:北京對港悼六四人數減的憂慮

分裂勢力令中共更感到擔憂,原因之一是分裂勢力會製造恐怖暴力事件,動搖社會穩定。
香港是在中共管治下唯一可以自由悼念六四的城市。自九七回歸後,每年在維園舉行的六四悼念晚會都令北京感到頭痛,北京一直在想方設法要令維園的燭光一年比一年暗淡,盡早熄滅。今年維園六四悼念晚會主辦方聲稱有11萬人參加,是2008年以來最少的。可是,北京並未為此竊喜,反而心中暗自憂慮。因為維園六四晚會人數減少,不是因為愈來愈多香港人認同北京,而是港獨思潮在發揮作用,令香港人愈來愈不認同國家,尤其是年輕一代。

在北京眼中,到維園參與六四悼念的香港人,雖然痛恨中共,恨不得把其拉下台,但起碼認同中國人身份,認同中國是其國家,有基本的共通點。然而,港獨者卻是要將香港割離中國,成為獨立的國。

在當前中國國力如此強大,中共自信滿滿,對於那些恨不得將其拉下台者,只是視為一班不自量力的幻想家,他們會添麻煩,但不會致命。相反,分裂勢力令中共更感到擔憂,原因之一是分裂勢力會製造恐怖暴力事件,動搖社會穩定,當中疆獨組織就是一例,叫中共頭痛不已;其次,分裂勢力會勾結境外勢力,動搖中共管治權威和根基,說得難聽一點是隨時「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所以,當前中共最憂慮的是分裂勢力,多過那些高喊中共下台的愛國不愛黨份子。

在近年的香港維園六四悼念晚會,年輕人已成為最重要的力量。然而,自佔中後,港獨思潮在香港年輕人中迅速蔓延,愈來愈多年輕人認為六四是中國人的事,與香港人無關,拒絕再參與六四悼念晚會。在今年六四前夕,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更發表題為《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的聲明,指「時代交替,愛國情懷消散殆盡,本土身份認同抬頭,對新一代而言,六四之意義所剩無幾,而本土社運才是他們的政治啟蒙,雨傘運動的公民覺醒,魚蛋革命的勇武抗爭,深深感染年青一代。我們應先以港人本位,聚焦於近年本土社運,以至本土歷史如香港保衛戰、六七暴動及九七主權移交;我們應立於本土之先,而非自困於六四之死胡同,方可於討論中找尋出路。與其將一個承載著愛國民族情懷的六四,作為港人年度政治活動、民氣聚集之時,霸佔港人之共同記憶,倒不如撇除愛國情懷,建立真正屬於港人的政治活動,將本土思潮注入港人之議程和願景之中。」

回歸20年,香港不但沒有培養出認同國家的年輕一代,反而孳生了港獨思潮,竟喊出香港要脫離中國,這是北京始料不及的。因此,縱使今年維園人數少了,北京也沒有為此高興。這種心情是尷尬的,矛盾的,也是真實的。

正如香港特首周二(6日)在回答記者關於學生不參與六四悼念之提問時,答曰:「有年輕同學由於對中國人身份認同,表示不悼念六四,我相信只要他們能夠深思一下,知道香港是中國一部分,香港絕大多數市民,包括大學同學都是中國人民一份子,無論他們怎樣想,國際社會都會看待他是中國人。」自己打從心裏就不想學生參與六四悼念活動,但還要批評學生不參與的理由,這是何等的尷尬。

除了眼前港獨思潮蔓延的憂慮,北京心中還憂慮香港當前這班年輕人,在30年後就會進入壯年,成為香港社會主要力量,屆時香港亦正好面對回歸50年,一國兩制是否再延續下去的問題,這班人到底將如何抵抗北京?

所以,自此之後,維園六四悼念晚會人數之多寡,在北京眼中都會有兩種解讀。但是,結果只有一個——嚴厲打擊港獨。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