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

曾伯炎:64罪孽,能消陨于强制忘却吗(附:北京64血案对比成都“49血案”)



64罪孽,能消陨于强制忘却吗

89,64血债的罪孽,这共产极权的重大负资产,岂能重刑关押天安门四君子之一的见证人刘晓波,就咽住喉?通缉学生首领王丹、周锋锁等,便封住口?江泽民将抗拒镇圧学生的总书记赵紫阳囚禁到死,就可消声灭迹了吗?
28年前,那20万军队血洗北京,这屠杀,可比史上扬州十日与嘉定三屠的屠城,而这次屠杀的,尽是当年公车上书的大学生文化精英,与民主觉醒者呵!凶狠地屠戮,既震惊全国,也震惊刽子手自己,还震惊全世界!
尽管,天安门与长安街上的血迹与弹痕,除净灭净了,世界各囯记者镜头留下的现场记录,天上卫星摄下的恐怖血腥,仍在档案与世界传播,还陈列于展览馆,并宣讲于课堂。诗人廖亦武以"大屠杀"为题滴血写的诗,仍在光盘与书籍传播,只身挡坦克群那汉子的照片,已成震憾世界的64图腾,永垂千古,还活着失去双腿的北京体院方政,仍在海外控诉那场镇压的野蛮与凶残!
亊后,邓小平与陈云看中江泽民接班,是看中江在上海镇压钦本立《世界经济导报》的坚决,选中胡锦涛掌印,也看中他镇圧拉萨藏人毫不手软。且策划他们红二代的梯队来接班掌权,认为:就可保住他们祖坟,不会遭挖了。
但邓小平还是恐怖自己罪大恶极,叫撒自已骨灰下海。到今年这2017年,邓陈两人的策划,岂不仍落空了吗?因为有决定:全世界共产党在莫斯科的宗祖坟与宗主祠,已决定挖除。要恢复历史真象:十月革命,非革命,而是十月政变。革命导师列宁非导师,真实身份,是领德皇威亷5千万金马克的俄奸,用他颠覆俄国沙皇与克宁斯基与孟塞维克的民主联合政府。并且,对共产极权镇压的无辜者平反,为冤死的政治殉难者竖紀念碑,如耶路萨冷的哭墙,在莫斯科建一座悲伤墙。
这不是彻底地挖了共产极权主义与制度的祖坆,邓小平与陈云的策划全部落空了吗。祖师列宁、史大林的坆已挖,其中国的徒子徒孙的坆还能永保不挖吗?
这还是前共产党员现总统普金与总理梅德韦杰夫共同签署的决定。并已进行着将在今年107日前落成。
这破天荒的亊说明:罪孽,不可能按罪犯的意愿,任意篡攺与毁灭其罪证,便逃过历史公正的审判,即便正义迟来,中国古训说的:天道好还,顽抗到底,也是徒劳。
64镇圧留下的罪孽,就是在当今中国,也掩不住,隐不了。28来,眼前我们仍看到:
丁子霖教授等天安门母亲,丧子之痛,永凝于心。今年母亲节,他们又发表声明:对他们监视、骚扰、恐赫及不准去坆前祭拜的白色恐怖,发出怒吼的抗议!
在成都,当年绝食天安门的北农大学生陈云飞,头上受伤缝了8针,伤口愈合,心上的伤口,仍未愈合。他的64情节,使他成了窦娥喊冤,又如祥林嫂说儿子被狼吃掉,那么去诉说自已同学被杀掉,他对天安门杀戮的反抗,写成两句话:"仆人,别对主人动粗"做成标牌,背在身上,走过衙门。他将"向64遇难者的母亲们致敬"花钱登在《成都晚报》广告栏中,惊动北京上层,风传全世界。显然,共产极权的强制忘却,陈云飞就以行动戳破,证明无效。
陈云飞是64镇压的受害者。隔了28年,下一代青年,如四川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仍未忘记8964这血债,他们在陈云飞用广告效应提醒6410多年后,继续推出"铭记八酒六四"的酒商标,接过不遗忘64的接力捧,再掀起对64的记忆,引大洋彼岸纽约的胡平先生也喝采:为有这么顽强坚持64真象的四川老乡骄傲,并著文称赞。
看来,权力者们发的豪言:杀20万,稳定20年!认为自已可垄断一切,请问:你们想一屁股坐灭天安门血泊,不是坐在火山口上么,从此,就再也稳定不了呀!
从这20多年上访的冤民如潮涌,被拆迁被夺产的平民,到下岗被夺职的工人,挤滿条条上访路。近来,又添民办教师不说,还有上万转业军人请愿,神出鬼没包围了军委大楼。而习近平两次出访美国,也遭鸣冤访民围阻,这些亊实证明:所谓稳定20年,不是又落空吗?你们的暴力,正是制造不稳定的发动机呵!
最近,暴出一新闻,是原武警司令王建平的,他是镇圧天安门学生立功将领,晋升上将与军委副总参谋长后,几月前,因贪腐被捕,成为继郭伯雄、徐才厚又一军委上将落马。审查中,他磨尖筷子戳入动脉血管自杀。岂不也是对他64罪孽变形的惩罚吗?相反,那拒绝受命领军去镇圧学生的38军军长徐勤先,官运毁了,不仅人格高尚了,退休后日子过得极快乐哩!王建平的身败名裂,徐勤先的格高名馨,不仍证明:老天有眼吗?
极权者梦想垄断舆论与信息流通,便可割断人的记忆,使人们忘却六四血债,在北京,我发现人们追踪袁木的故事,有如犹太人追踪纳粹的再现,十分有趣。
袁木者,何人?出身新华社的国务院新闻办主任也。他在邓小平屠杀天安门请愿绝食学生后,卖弄他巧舌如簧唇舌于多次记者招待会上,矢口狡赖杀人,举出证据,他赖不掉了,又在被杀的人数上狡辨。敷衍中外记者很卖力,帮刽子手逃避罪责很效忠,比今日喊绝对忠诚口号官僚,吊诡多了。据说:他这么无耻,是想以此获得中宣部宝座,谁知,他仍然是用作去抹天安门血泊的工具,如抹布用后,就抛弃了。他的企图仍落空。
可是,袁木这人,就总与天安门屠杀联系起来,人们对天安门罪孽的不忘,也就对他这64的辨护士不忘,不准人们对镇压学生发怒,难道可禁止对袁木义愤吗?袁木走在街头,便成千夫所指的坏蛋,鲁迅可横眉冷对千夫指,袁木只有低眉萎对众人责了。他悄悄地搬了家。可是,他那张脸难逃众人眼睛,有人在他门上写出:袁木住此!吓得他再搬家,仍逃不过民众眼睛,因为帮主子文过饰非,落得一个耗子过街的下场。〔袁木的下场,颇值得今日5毛参考〕直到近来,有人发现他躱在美国,又像以色列人发现纳粹在阿根廷那么暴料,笔者就见他这鼠辈在网上曝光!64镇圧28年后,袁木这狼狈象,不是他为虎作倀的后果吗?
从人们对袁木之穷追不舍,不也说明:专制者逼人们遗忘8964这血债,多么困难!
64血案更早几十年的台湾的二,二八血案,笔者见陈仪造此罪案时,马英九还未出生,可他在总统任上,还在低头为前人认罪赔罪。韩国的光州血案,也是同样的忏悔。只北京的64天安门血案,想混过抹过。竟然,有谬论反果为因,称镇圧带来经济繁荣。实是镇压不仅造成孤立与封锁,且促左倾出现经济困窘,直到邓小平看见当年整他那反击右倾翻案风,几乎重临他头上,才以南行讲话和发狠话:谁不改革,谁下台,再遇美国打伊拉克,目标转移中东,方暂解中共之危,获GDP发展之机呵。
杀人可杀出经济繁荣的生产力来,这种经济学,可能只是老毛那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谬论的翻版。当年,只见杀与斗破坏生产力,破坏到文革,称国民经济崩溃呢。
杀人的64镇压,只告䜣世界:中共自已撕下那张人民子弟兵的皮,哪有人民子弟杀人民的,裸现出法西斯党卫军的本质。且在今日反贪中,再暴露为:他们从匪军变腐军的过程。
其实,历史罪孽,往往是造罪者比遭罪者,更紧记难忘。他们总想弄些掩盖罪孽的手段与诡计,却是再造新的罪孽,毛泽东不正是这么在文过饰非的顽固到底中,堆垒出罪孽圧得他丧失攺错的机会与勇气吗?他用军亊手段指挥经济工作,把大兵团作战变为全民炼钢,树木砍光,农田丟荒,饿死数千万,还想以文革来抹掉罪错,结果,铸成更大的罪孽,对文化的毁坏,造成3千年未遇的大浩劫。
毛泽东留下的罪孽,既在物质世界,更在精神世界,不否定他,他造就的互斗互害机制,既在官场也在巿场还在中共高层运行。中国人缺德失信,与他用谋略代替道德文化无关吗?他用个人崇拜制造亿万愚民,不是为公民生长设下障碍吗?岂能武断地不准否定毛的30年一句话,就可肯定他.也非用健忘症就可忘却历史罪孽,将老毛那些可悲的所谓马克思加秦始皇破烂包藏起来,在电子网络信息时代,那些罪孽,对什么伟大复兴梦,只会是定时炸弹,把那梦炸得粉碎。
今年64又到了,当局那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紧张,只说明他们的64罪孽,未认罪与悔罪前,便永在发酵!
作者:曾伯炎  

——原载议报

北京64血案对比成都"49血案"
一一写在89,64二十八周年

我表亲慰姐,也是我少年的政治保姆,1940年代,她上川大时,不仅入了称民协的CY,还叫她打入民盟去搞统战。她这双料地下组织身份,没少给我读艾思奇的《大众哲学》那类红书。也不回避我她在营救同学余天觉出獄的亊,她在四九学潮又称四九血案中的活动,更了如指掌。
成都这四九血案,是继台湾1947年二,二八血案后,1948在成都的继续,台湾有共党谢雪红等指挥,在成都,仍有中共成都地下特委筹划。选择蒋介石派谪系王陵基返川主政,上任的头一天,便发动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请愿,省府所在督院街,挤滿川大学生,他们还演出灵官登殿的活报剧,讽刺王陵基是威镇一方的灵官。那时,共党正指挥两条战线作战:武的,用枪杆子与老蒋火併在辽沈、京津战场,文的:就是鼓动笔杆子扰乱社会阵脚,达到从内外夹攻与颠覆的目的。
王陵基是川军老军头,返乡上任即遭此下马威,当然,也不手软,抓了那批学生,也有余天觉那种党外激进份子。学生冲省政府,传说流过血,我收到川大中文系向定和等做的传单,印滿鲜红的血渍,多年后,已是共党颠覆民国政府后多年,有人指着省总会工作的游翔天女士对我说:她就是那血案的唯一受伤者,当时还敬偑她的勇敢,后来,她的同学告我:能与北京天安门64血案比吗:什么四九血案呵?共党编造的假血案,受骗了!当年,仅是游翔天被人潮掀涌下,撞在卫兵刺刀上,戳了3公分一条口,标语传单全国飞,便称成都四九血案。如今,北京血洗天安门,死了多少为民主的热血青年,死了多少护卫学生的巿民,造成痛失子女的丁子霖等一大批天安门母亲,这真的大血案,冤,不准伸,话,不准说,卡住咽喉,不准发声,还发动向杀人犯军人献诗,学生去献花,这真血案,大血案,不许说半个字。四九那假血案,却渲染、夸张、编造蒙骗民众几十年,还纪念了几十年,我那觉悟了的表亲,不仅不再年年去集会纪念成都的四九血案骗局,甚至耻于去说青春历史:
她离休后姐弟闲话,我想起她曾与诺奖评委马悅然妻子陈宁祖在中学同学,想从她口里听点陈在校的故亊。她也不屑于说青春气盛的往亊了。
现在,参加过川大四九血案历史的老兄老姐们,逐渐凋零,最近几月,又离世了两位90出头的张和光与郭焱,若我这85岁的知情者,再不抢救记忆记下这段历史,使真血案渐被淡忘,假血案骗了一代二代,还能再三代、四代地骗下去,岂不假的,被纪念成真的,真的北京六四血案,20万野战军屠城杀数千人,倒被下代不知了、淡忘了吗?
造假,把弄虚作假进行到底,编造抗日神剧去掩盖其假抗日,可见:共党是戈贝尔一路货,认为假的重复千遍,便可成真的。可是,百年前觉悟的书生惋叹的:无限头颅无限血,可怜換来假共和,难道,今天换来的是更假的专制极权,还能在世界民主大潮中以假乱真吗?
激奋我来揭穿成都四九假血案的动因,当然是当前压制不准讲六四天安门真血案的荒唐与无耻!
每年45月一到,这党国的神经便为64紧张。当年浩称:杀20万,稳定20年,只见年年一到春夏之交,党国便发草木皆兵神经病,越发越病重,这维稳病重到超过军费的维稳费〈治病费〉,不仅不见效,还被郭文贵这富商把这病扩大到世界哩!总想凭谎言诳言加巧语花言继续蒙骗,再加专制的淫威,便认为还可苟延党命于末世。现在又玩撒币新招,与妄言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来继续欺世盗名,国内贫穷的几千万,缺医缺福利有亿万,你不撒币去救,却撒币去世界充阔。顽固地坚持反普世价值,与世界无共同价值,却去讲打造世界命运共同体?这些花言与花招,哄鬼吧?哄不了川普等,不来一带一路高峰会捧场,来站台的普金,不是也来玩你傻的撒币,卖90元一桶油的生意赚得他很满意哟!
既要讲共命运,当前,你至少要让民众共享信息时代的网络信息吧?中共却把60年前东德昂纳克建柏林墙封锁方法,重建网络世界为网上柏林墙,封锁信息,忌讳信息对称开放,启发民智,不利专制。妄想专制到既不知历史真象,也不知现实真实世界,这么禁锢,一小撮专制者有利了,却使正蓬勃发展由信息开启智能社会,有害了,这愚民制度继续繁殖愚民,这是劣化种族的犯罪,法西斯也还讲点优化人种,岂非法西斯也不如吗?
有此觉悟,再也按捺不住我来写这篇国共两朝学生运动血案的对比了。
要说清楚党国制造的血案,在此,暂将土改杀士绅乡绅两百万的血案,镇反杀70万旧军政人士血案〔数字是公安部公布数字,绝不只此〕都搁下,集焦于8964北京天安门用坦克与枪炮屠杀学生血案,郁积28年心中的愤懑,促我来提笔,说穿血案的真假。
虽然当年国务院新闻办的官员袁木在外国记者追查下,如挤牙膏一般,承认杀了几百人,毕竟,还有当时抗命拒杀学生、巿民的徐勤先军长这种人性不氓的汉子〈这不是男儿吗?〉还有背了杀人黑锅的某军不服,揭出屠杀的真实数字,已经逾万了。那纸包不住火的俗语,不是在此又烧破了吗?
虽然北京长安街、六步口、公主坆和天安门的血渍,被当局洗干净了。留在丁子霖、张先群等母亲失子之恸,能被禁声禁悲禁灭吗?在成都,还有一个北农大在天安门绝食请愿的大学生陈云飞,他没有被杀死,头顶杀出的口子,缝了8针。他的64情节,使他肩负着死难的大学生与巿民遗志,不顾压迫与屈辱为64伸张正义,28年,仍矢志不改,关进监獄,受压不变!
他长期奔走,去慰问天安门母亲,同情被压迫者。几年前,他花钱打广告于成都传媒,刋出:向64死难者致敬。那野蛮的64镇压,凝结他心中的伤痛,化为一句口号:"仆人,请不要向主人动粗"他制成标牌,背在身上走在街巿。像祥林嫂那么语语不休。因此,他被拘囚无数次,被喝茶警告无数次,被警察殴打无数次,打得还住医院,却永远不改他笑嘻嘻面对暴虐,这是对专制的蔑视与藐视。
当他发现成都新津有六四被屠的吴国锋,是人民大学学生,在64午返校途中被杀,埋在新津老君山,他不仅年年清明去扫墓悼念,还年年到失子父母家去看望两位孤老。他这种很人性很人情的行为,竟然遭受当局在扫墓坆上围捕,开始用煽动颠覆罪名义起诉他,好像太风马牛不相及了,只好用寻衅滋亊的口袋罪判他4年徒刑,这扫墓称寻衅滋亊,应该进入今古奇观与笑话大全类文集的笑料了。
一位大学女生被戳了个小伤口,便夸张为四九血案,去抹黑民国政府。而邓小平调动20万军队,对绝食请愿要求反官倒即反贪汚与要民主的学生屠杀,却不叫血案,虽然喊的杀20万,只杀了万多人,也够狠了,杀的尽是精英,驱出国的也是精英,难道这请愿者,不就是百年前讲维新公车上书举子们的相同报国吗?那时,垂帘听政的慈禧,也只杀了谭嗣同、刘光第六君子,再垂帘听政的邓慈禧,杀的却是叶赫拉拉氏的千倍万倍,这世界的惊天血案,岂能被禁说它禁议它就禁得绝么?抱着这血案如抱定时炸弹,能不爆吗?不妨北望一下俄国,毛泽东称史大林为老板,在江西喊武装保卫苏维埃的红色祖宗国。在今年十月革命〔政变〕百周年时,将竖起一块碑,纪念被红色暴力政治勦灭的无辜死难者,这红色革命,真象乃是黑色政变,便恢复了历史真实,64血案真象任中共再如何禁忌,莫斯科普金说起史大林大清洗大屠杀仍泪流滿面,这么有勇气还原历史真实的男儿,不是向想做中国男儿者的示范吗?
作者:曾伯炎

——原载《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