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吴戈:国歌的可怕之处


以愛國為名規範個人行為之風,最終治罪發展到「文字獄」,這都是人類政治史上帶血的教訓。
老實說,在東方文化和歷史背景下,要求公民尊重國旗、國歌是能贏得相當一部分國人的認同的,儘管這在西方制度下有過度干預個人思想和言論自由之嫌。中國當前有相當一部分人是把國家和社團一起愛的,但即使對已經能把二者分開的那些人,他們也會認為不管你對社團有什麼意見,對國家是絕對應當尊崇的。這雖然又牽涉到中國是否存在一個抽像的、獨立的、純潔的國家概念的問題,但哪怕就是從感情上說,這些公眾也是不能接受不尊重國旗國歌的行為的。

然而,「不允許不尊重」與「什麼才叫尊重」其實是兩回事。在對平等、自由等觀念認識還非常膚淺和混亂的大陸公眾眼裏,這頓時又成了問題。

按理說,社會可能會對「尊重」的標準形成一定的慣例或尺度,但它也只能是柔性和善意的,應當允許每個人按自己的理解來執行。而且千萬不能忘記,中國既然自稱多民族大家庭,也理應包容多元的文化和觀念,而在表達尊重方面當然會有文化背景造成的習慣差異。

可是,在最近審議《國歌法》草案的過程中,先是傳出以歪曲、貶損方式唱國歌將被拘留15日,隨後全國人大某常務委員又建議增加禁止唱國歌時使用國外的、宗教的或自創的姿勢表示對國家的敬重。

此類立法者其實暴露出三個問題。

第一,從國家主義發展到家長制和警察國家,自視為國民父母,企圖規範和管制一切。中國古代刑法用大部分篇幅規範對帝王的尊崇時就詳細到規範一切行為,使法律成為君權工具,失去大部分意義。今天雖然是為尊崇國家,其實背後透出一種以國家代言人自居,以愛國為名強化權力的意圖。

第二,盲目排外,企圖捍衛自以為是的民族純潔性和自尊心,其實適得其反,因為連國歌、國旗這類禮儀也完全是西方傳入的,中國傳統文化中連國家的概念也沒有。越是這樣,其實是嚴重的不自信。

第三,毫無立法常識,要「不允許不尊重」,需要禁止所有不尊重行為,要保證「什麼才叫尊重」,需要列舉所有恰當行為,其實兩種均無法窮盡。在一個國家禮儀方面的原則性立法中,不管意義多麼重大,涉及如此詳細的個人行為規範,根本無法操作。

而且,以愛國為名義規範個人行為之風,還可以無限延伸,最終類似古代以「大不敬」治罪發展到「文字獄」,近現代以「叛國者」或「反革命」為名肆意鎮壓異己。這些都是人類政治史上帶血的教訓,卻得不到汲取。

最可怕的是,這位常委當然只是「建議」,但因為他的職位,其建議大概率會被採納。實際上這一建議引發社會強烈不滿,很多公眾不認為美國發明的以手置於左胸的姿勢不能借鑒,這是盲目排外。可是這些人除了在極為有限的個人空間有所表達,竟無一人想到並有過任何公開的集體表達,因為那在大陸是極為危險的。

可是即使按大陸的憲法,公民對國家立法工作也有當然的發言權,這至少是得到名義上的肯定的。比如,公民至少可以通過美其名曰自己選出來的當地基層人大代表,逐級向上,或者直接對全國人大常委會反映對具體立法的意見。只是你知道,這樣的反映有多迂迴、艱難和徒勞,以致沒有人將它當作可行的權利,甚至大多數人早已完全遺忘自己還有這一丁點微薄的權利。

於是,這位全國人大常委謙虛的「建議」很可能就成為法律,尤其是當它迎合上意時。而公眾的不滿意見,不管有多少,只會成為微博上的幾個氣泡。

可笑的是,在對這種統一愛國姿勢的強制不滿的同時,一些網友已經自然而然地調侃起來,比如說唱國歌時雙手應該護襠、護胸、下跪撅屁股,甚至豎中指。按照這位常委的政治觀念,這儘管不是在唱國歌時發生,但針對唱國歌行為規範的調侃,已然是對他所代表的「祖國」的「大不敬」了,「按律當斬」。

我們暫時還不擔心這幾位網友會被捕入獄,但你可以想像,這樣的立法必將大面積地製造這種「違法犯罪」。而當這種以愛國為名訓練馴服工具,大肆干預個人基本自由的作法愈來愈普遍時,又只會迎來更多的調侃、憤怒和叛逆姿態,最終暴露出這點愛國外衣下對人類基本價值的嚴重分歧,並只能用更激烈的方式來解決分歧。
——东网

东方无忌:保外就死、首席卖国和以吏为师——插嘴时文


如何"共处"?
时文:中国星期二通过国家情报法草案,授予中国的情报部门范围广泛的在中国国内外进行情报收集的权力。
——2017年6月28日《中文焦点新闻》
插嘴:国家权力是有范围的,就是管理自己的领域。一国的"权力"管到"国外"去了,那是其它国家的权力管辖范围呢。如果世界各国都自信"授予"在国外行使本国的权力,还有"世界和平"吗?中国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发起国,其中第三项就叫"互不干涉内政"。你的权力之手都伸到别人被盖里面了,怎么和人"共处"?

未病确诊保外等病和有病不诊保外就死
时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据信在狱中服刑期间罹患晚期肝癌。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尚宝军对美国之音透露,刘晓波已经办理保外就医,目前在沈阳中国医科大附属一院救治。……据悉,刘晓波是5月23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的。
——《刘晓波肝癌晚期保外就医》,2016年6月26日美国之音
插嘴:根据常识,病征"晚期"以前,该有中期初期。刘晓波被关进监狱已近十年,他入狱之时就传"患B型肝炎未确诊",他此后肝癌的初期和中期应该都发生于政府每时每刻的监控之中,那么十年之间他"确患"的肝病,包括肝癌的初期和中期,被"诊"到哪里去了?而且"保外"之后,又不准自行投医,这算"就医"还是"就死"?比较起来,随便举个大贪官,例如那个有名的六四凶手陈希同,以贪污罪和玩忽职守罪被判有期徒刑16年,被囚时间才及一半就"因病"保释出狱,也不知犯何种病到了何期,不过出狱之后还滋润地活了七年才"因病逝世"。看来本朝该有内部规矩,凡是"自己人"则未病确诊保外等病,否则一律有病不诊等他"晚期"到来,才予"确诊"以"保外就死"的。

挨骂的级别和阶级
时文: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曾透露,"对张越,郭文贵总是破口大骂,张悦总是对他唯唯诺诺",舆论一片哗然。……可悲的是,这样一个副部长级干部,却对商人如此小心翼翼,甚至被人指着鼻子骂而默不作声。
——《清廉守正才能获得真正的尊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2017年第12期
插嘴:看了这则中纪委的"纪检监察"判词,不禁哑然失笑。它是在"监察"一个嚣张商人和一个副部长级干部呢,还是"指着鼻子"调侃他们自己的老板、那个正在被同一豪商"指着鼻子"天天"破口大骂"而毫无回应的公公呢?
不过劈开这些具体背景,仅从作者的认知逻辑来说,他为"副部级干部却对商人如此小心翼翼"而悲哀,那么厅局级县团级哪一级干部才该对挨骂小心呢?是否还需按照干部级别规定如何挨骂?或者只要是"干部"就不准骂?只有百姓们遭到"破口大骂"就该骂不还口了?那就分成可骂阶级和禁骂阶级了?

首席卖国贼
时文为什么巴基斯坦当地武装分子会绑架这两名中国人?韩国人为什么会在那里办学校?据《环球时报》采访人员了解,韩国人在奎达真纳镇创办的这所学校……的学习和生活轨迹都有浓郁的宗教色彩。……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这些年轻人以90后为主,他们涉世不深,思想比较单纯,在受到蛊惑后,缺乏判断力。正因为他们的活动涉及到复杂的政治宗教因素,而且是在穆斯林聚居区传播基督教,所以很容易引起纷争,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中国人被IS杀害背后:韩国人忽悠中国90后赴巴传教》,
2017年6月10日《环球时报》
插嘴:两个孩子在国外被恐怖组织屠杀以后,号称坚决反对恐怖主义的中国政府对杀人罪犯没有一句谴责的话,反而通过其喉舌千方百计为他们开脱,说是殉难的孩子们因"受到蛊惑",进行"宗教骚扰"而"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死了活该。这是一个最无能最无赖最无耻的政府都没脸面说的话。只凭这一段话,就可使他们胜过从秦侩到汪精卫等一切卖国贼,居于中华民族耻辱柱的首位了。

以吏为师
时文:根据上级要求和工作需要,经校党委常委会研究决定,成立XX大学教师工作部,……主要职责为,加强教师思想政治教育、师德师风建设好人才队伍建设的指导,统筹做好教师思想教育和管理和去服务工作。
——中共XX大学委员会文件(2017)18号,2017年5月31日
插嘴:大学是"最高学府",大学教师是最高老师,哪个党委有比最高还高的学问,去"加强"教师教育,"指导"师德师风建设?我们真是回到了秦始皇时代,以党委之吏为师了?

增补笑料
时文中共中央印发《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
——新华社2017年5月25日电
插嘴:社会科学是科学,科学的对象是可观测的客观存在,"客观存在"到处都有,因此科学无国界。没有听说有过美国特色人类学日本特色经济学挪威特色逻辑学肯尼亚特色教育学巴拿马特色哲学,倒是听说曾经有过苏联特色的李森科遗传学,那可是科学史上的笑柄呀,我们还嫌笑料不够吗,还要把外国"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科学"掺和进去?


——RFA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三十七)——美国职业篮球联赛的启迪


先向各位朋友和读者通报一下,
5月2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给我发出了第十二次"延审通知"。国内有位读者提醒我:"状告海关案"很可能在十九大后开庭审理,判我败诉,让我早作准备。确实有不少人把十九大视为一个"
",以为待它开过之后,很多事情会见分晓。只不过有的人,如这位读者,觉得那时情势会变得更坏;有的人则颇抱期待,以为正在发生的一连串"核弹级爆料"会让中共的领导班子重组,出现向好的方面转变的契机。《李锐口述往事》中"臧否人物"一章谈到了钱正英,现将这一节抄录在下,或可给人们点个醒儿:在一个"人治"的国度, 以为"人事交替"乃重中之重,大谬矣,不过尔尔。
李锐:"在中央部一级的干部里面,像钱正英这样一直红到底,文革中、文革后都没事的人,她是唯一的,所以是最臭的。后来她进政协,中共代表团全体不投她的票啊,李先念出来做工作,要大家投她的票。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李先念几个人那么喜欢她。她是个地地道道的不倒翁。一九七九年我一回来,刘澜波就跟我讲:这个人是个婊子。很多人都跟我讲她,当然水电系统的人是讲得最厉害的。那有什么用呢?文革中各个部门都受到了破坏,但是没有像水电系统被破坏得那么厉害的。可是她的中央委员一直当到第十四届,政协副主席从第七届干到第九届,到八十岁才下来。
丁东:因为女干部少?
:也不全是,李先念、王任重这些人非常喜欢她,这个人有她的一些本事,我搞不清楚。十二大选党代表,在北京选不上,把她弄到广西选的,广西谁也不知道她。
她坚决要干三峡的时候说:"将来三峡出了问题,我坐牢。"可是一九九九年在水利部全体干部大会上她又说:三峡工程"人大也算是通过了,现在也开工了,但是从我个人思想上讲,我对自己主持的论证到现在还没有做最后的结论。……我感觉到最后还是要经过实践的检验。当时论证中认为,有两个问题是最担心的,一个是泥沙问题,一个是移民问题,现在我还加上一个库区污染问题,我认为这三个问题仍然值得非常重视。"又说:"三峡的论证虽然是结束了,三峡工程虽然是开工了,对论证究竟行不行,还要经过长期的实践考验。""对来自反面的意见应给予充分的重视。"二0一0年四月,《亚洲周刊》刊发了篇题目为《追查中国旱灾祸根,前水利部长揭密》的文章。文中称前水利部长钱正英在晚年作出反思,说"我过去主持水利部工作,犯了一个错误,没有认识到首先需要保证河流的生态与环境需水;只研究开发水源,而不注意提高用水的效率与效益。这个错误的源头在我。""我逐渐认识到,过去的水利工作存在着一个问题:粗放管理,过度开发。"现在钱正英和张光斗又提出要炸三门峡。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吗?!用手里的权力,游戏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玩完了,看到要出问题了,又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搞科学的人,大撒其谎,掩盖自己当年无视科学,打压反面意见的政客陋行。
钱正英是我们这个党用人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专干坏事、祸国殃民,还下不来,孽越造越大。这种用人制度不改变,钱正英这种人就绝不了。
1939年,我的母亲曾在重庆共产党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当了一年记者,1945年1月28日这份报纸发表了一篇笔名友谷,题目《是不是代用品呢?》的文章,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这是七十二年前中国共产党发出的铿锵之声,请读到这篇"跟进"的人们替中共的先驱们传播他们的"初衷"。十九大前,这比什么"爆料"都来得有力,来得真实。重温"初衷",回归"初衷"!否则"革命后来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
我从少年时代起就酷爱体育,一位美国朋友曾经问过我:"你不信奉上帝,怎么能度过那漫长的'狗崽子'的艰难岁月?"我回答他:"我打球啊,乒乓球、篮球、排球,打球救了我,一打球就什么都忘了。"因此非常喜欢观看美国NBA的比赛,这个赛季中,NBA拓荒者队控球后卫米恩·里拉德Spalding制球公司做的广告反复出现,砰砰的运球声中,他以炯炯的目光直视镜头"Ture believers do not wish, they work.真信者不是想要,而是去做"
提笔写这篇"跟进"的前一天6月15日),奥克兰市刚刚为金州勇士队获得2016——2017赛季的总冠军举行了有一百多万人参加的庆典。居住在旧金山湾区,自然金州勇士队的粉丝单因球员们无以伦比的球技,更这支球队的团队精神和温暖的家庭氛围庆典主持人,也是金州勇士队电视节目发言人鲍勃·菲茨杰拉德开场的第一句话是:"In life, it's not always the destination, it's the journey. So when I look at 1.5 million members of Dub Nation, realize where we've come from to get here today. After wandering in the wilderness for a long time, we went from 'We Believe,' to five straight playoff years of 'We Belong,' to winning the title — to we're the best. To, today, we're not done.在生活中,我们更多的时候是走在路上,而不是到达终点。今天,面对着一百五十万金州勇士粉丝的欢庆场面,回顾往事,走到今天的路途历历在目:经过了跌宕起伏、前景迷茫的数十个赛季,在过去的五年里,从最初的"我们相信",奠定了"我们属于"(季后赛球队)的地位,今天,终于成为最棒的球队、摘取了桂冠;而自今日始,我们将踏入新的征程!"
这些话语中充盈的哲理远远超出了篮球竞技,深深地打动了我——在"状告海关"案中为争取公民权益艰难前行的一个中国人,给了我智慧而深刻的人生启迪。依宪治国是中国成为美好国度的唯一途径这是我真正的所信,我不在心中期盼,而以"状告海关"努力去做。无论何时、被如何审决,都不是我寻求的终点,那将是新征程的起点。我因"相信"而启程,只有坚韧的跋涉,方能令我一步步向"相信"的那个目标靠近。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刘晓波的命运与中国民主的绝境

2010年,刘晓波已经在狱中,不能前往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椅子空着。
Odd Anderse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2010年,刘晓波已经在狱中,不能前往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椅子空着。
STEVEN LEE MYERS, 王霜舟 2017年6月28日)北京——2008年秋天,数十名活动人士开始秘密撰写一个政治宣言。该宣言只有3554个汉字,但它列出了对于中国领导人的一系列主张,力图推动中国变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不到十年,该宣言的主要作者之一、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目前被囚禁在一所医院接受治疗,律师说他已处在肝癌晚期,目前保外就医。
  • 查看大图自诺贝尔和平奖宣布之后,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就被软禁在家。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自诺贝尔和平奖宣布之后,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就被软禁在家。
    刘晓波遭到监禁,以及他现在的病况,令人沮丧地反映出该运动的命运。它诞生于希望之中,却被中国对异见的不宽容所碾碎——鉴于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影响力,其他国家对这种不包容越来越顺从,甚至是默许。
    该宣言称为《零八宪章》,它模仿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异见者在共产主义统治下发布的《七七宪章》。中国有300多名活动人士率先签署了这份文件,之后国内外又有更多的活动人士签了名。
    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
    "在签署《零八宪章》的时候,人们渴望展开更多的公开对话,谈论和平的社会转型,"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学者和纪录片制作人艾晓明说道。"但现在社会管控更加严格,公民社会的空间急剧压缩。"
    艾晓明在刘晓波坐牢之前跟他碰过面,她觉得很内疚,因为这件事的组织者只有刘晓波一人定罪,还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严判了11年徒刑,不过其他很多人也遭到骚扰,不得不转入地下,或者出国。
    国际性的关注——刘晓波于2010年被授予诺贝尔奖——给艾晓明和其他人带来了保护他的希望,但是即便中国收紧对非营利组织的控制、开始逮捕律师,全世界的焦点还是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
    "看到他不再是关注的焦点,我们感到难过。"艾晓明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们有一种幻想,觉得政府会因为他的国际影响而善待他。现在我怀疑情况不是这样的。"
    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宣布之后,他的妻子、诗人和摄影家刘霞就一直在北京遭到严厉的软禁。周一的时候,他们的朋友间在传播一个手机录制的视频,刘霞在里面哭诉,称医生"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来治疗自己的丈夫。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以表彰"他在中国基本人权方面做出了长期而非暴力的斗争"——曾经吸引了人们对其命运的关注,但这些年下来,刘晓波受到了冷落——如果不是被遗忘的话,其他国家出于现实需要,觉得别无选择,只能和中国合作,不能批评中国。
    中国对这个奖项的反应说明了与之作对会有什么风险。挪威政府在谁会赢得这个奖项上并没有发言权,但奖项是由挪威议会选定的五人委员会颁发的。中国迅速削减了挪威三文鱼的进口,使挪威失去了其三文鱼的最大市场。
    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T. Allison)在讲述美国和正在崛起的中国之间可能发生冲突的新书《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中指出,中国掌握着那些强大的经济筹码。
    艾里森是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Harvard 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他在一封从中国大连发来的电邮中表示:"很少政府有抗拒的能力或意愿。"艾里森正在那里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夏季年会。
    在挪威方面,该国外交官采取了一系列安抚手段,说服中国全面恢复关系,这让挪威和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都感到失望。
    而美国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已经变得越来越少,尤其是在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这反映出跟中国做生意的矛盾目标。
    "中国很聪明,"北京的人权倡导人士胡佳说。他提到正力图获得中国投资的希腊,最近阻挠了欧盟试图就特定国家侵犯人权的情况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发表声明的行动。
    "因为经济合作、安全、朝鲜、恐怖那样的问题,领导不愿意跟中国提到人权问题,"胡佳说。
    《零八宪章》的签署发生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末期。布什用第二届任期推进白宫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所宣扬的"自由议程"(Freedom Agenda)。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直言不讳地支持世界各国改善人权,但涉及中国时,他也服软。
    奥巴马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一事表示称赞,但当参议院通过立法,要用刘晓波的名字重新命名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面的一条街道时,联邦政府却传递出了奥巴马会否决议案的信号。去年秋天特朗普当选后,该议案悄无声息地夭折在了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
    特朗普和他的顾问明确表示,在特朗普的议程上,人权没有安全和贸易问题重要。
    "在人们对中国的兴趣上,人权的地位降低了,"纽约大学法学院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U.S.-Asia Law Institute at New York University's School of Law)所长孔杰荣(Jerome Cohen)说。
    被中国市场拒之门外的担忧显而易见。"所有人都面临选民要求参与其中的压力,"孔杰荣说。"当然,美国也不再要求其他国家做任何事了,因为我们断定它对我们的目标来说无足轻重。"
    3月,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打破传统,没有亲自发表国务院的年度人权报告,虽然他被安排在周二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一起,在国务院发表一份与之类似的人口贩卖报告。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道,国务院首次计划把中国的评级下调到所有国家中的最低级别,表明它在打击贩卖人口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作为。
    周二在北京,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玛丽·贝丝·波利(Mary Beth Polley)说,美国已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为他们提供行动自由,让他们接受自己选择的医疗护理。
    随着刘晓波患病的消息传出,中国处境困难的民主倡导人士发表了一份新的请愿书。这封请愿书远比《零八宪章》温和。它只是呼吁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要求为刘晓波提供需要的治疗。几小时内,请愿书便获得了400多个签名。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记者。
    Steven Lee Myers自北京、王霜舟自香港报道。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美驻华大使敦促中国准许刘晓波出国治疗(附:国际间积极活动 刘晓波有望获准出国求医吗?)

    美国驻中国新大使布兰斯塔德在北京居所前发表讲话(2017年6月28日)
    美国驻中国新大使布兰斯塔德在北京居所前发表讲话(2017年6月28日)

    美国驻中国新大使布兰斯塔德星期三表示,诺贝尔和平讲得主刘晓波应当被准许到国外接受治疗。

    早些时候,因为倡导和平的民主改革而被判重刑的刘晓波在监狱中被发现患晚期肝癌,中国当局准许刘晓波保外就医。但刘晓波在监狱外一家中国军队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当局依然不准许刘晓波家人亲友自由探视他。

    中国国内外许多人士呼吁中国当局准许刘晓波到国外寻求治疗。星期一,美国国务院敦促中国当局给予刘晓波人身自由,解除对刘晓波妻子刘霞的软禁,并让他们有行动自由和自愿选择医疗的权利。中国当局回应说:任何国家都无权"就中国内政指手划脚"。

    布兰斯塔德大使星期三北京对记者说:"显然,我们关心刘晓波和她的妻子,我们愿意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看看是否有可能(让刘晓波到其他国家寻求治疗)。我们美国人希望他有机会到别处寻求治疗,假如这有帮助的话。"

    这是布兰斯塔德在抵达中国之后首次对外公开讲话。

    美联社报道说,刘晓波并的消息使他的支持者和人权活动人士质疑中国政府是否在他被关押期间向他提供了充足的医疗;中国的监狱以生活条件恶劣而臭名昭著,被释放的囚犯常常是身体状况极差。美联社的报道说,川普政府对刘晓波案件的处理可以预示川普政府究竟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进行多大的努力。

    在美国驻中国新大使在北京表示希望刘晓波能够被准许出国治病之后,中国再度做出强硬反应。在6月2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被问到中美两国是否就刘晓波问题进行接触的时候表示,北京认为没有理由进行这样的商谈。

    陆慷说:"就像我们先前所说的那样,美国驻华大使的一个主要职责就是巩固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友谊,增进相互理解和政治相互信任。我们相信布兰斯塔德大使完全了解他的职责。"

    刘晓波的案件和名字在中国属于超敏感话题。陆慷的上述答记者问没有出现在中国外交部公开发表的记者问答记录中。

    在刘晓波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之际,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发表声明说:"委员会高兴地获悉刘晓波终于出狱。与此同时,委员会非常遗憾中国当局只是在刘晓波患重病之后才愿意将他放出监狱。刘晓波为在中国争取民主和人权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已经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他实际上是因为行使了他的言论自由而被定罪,他一开始就不应当被判刑。"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声明还说:"假如刘晓波是因为被监禁而得不到必要的治疗,中国当局就负有重大责任。"

    ——VOA

    国际间积极活动 刘晓波有望获准出国求医吗?


    刘晓波和刘霞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香港市民到香港中联办外游行示威要求中国当局释放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

    自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晚期获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后,海外各方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让他自由选择治病地点与家人团聚。

    周二(6月27日)抵达北京的美国驻中国新大使泰利·布兰斯达德表示,美国希望看到刘晓波有机会到"别的地方接受治疗"。

    同一天,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也表态说,如果中国愿意送刘晓波来台治疗,"我们当然至表欢迎,也会提供最完善的医疗照顾。台湾有非常好的治疗肝脏疾病专家"。

    一直为刘晓波和中国另一个异见人士高智晟争取获释的美国人权机构"现在自由"(Freedom Now)创始人杰拉德·简瑟尔(Jared Genser)和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署名文章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喊话:亲爱的特朗普总统,请让刘晓波自由而死吧!

    文章透露,正在沈阳一家医院接受治疗的刘晓波"已经要求中国当局让他与妻子一起前往美国治疗"并呼吁"特朗普总统应该立即促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于人道理由答应刘晓波的要求。"

    出国治疗

    现年61岁的刘晓波是中国作家、教师和人权活动人士。他曾经参与八九民运,并在2008年参与起草"中国的人权宣言"《零八宪章》。刘晓波长期以来坚持非暴力方式争取人权,呼吁政治改革,多次被捕入狱。

    2009年刘晓波被中国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本次因癌症获得保外就医前关押在辽宁省锦州监狱。

    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委员会颁奖予他,表彰其"在中国为基本人权持久而非暴力的奋斗","纵然身陷刑罚,刘晓波已经成为了方兴未艾的中国人权奋斗的标志与丰碑。"

    以往多年,刘晓波多次有机会离开中国,但他都选择了留下。他如今因肝癌获保外就医,是否仍然坚持留在中国呢?

    刘霞短笺图片版权FACEBOOK
    Image caption在海外的中国异见人士公开一封据称是刘晓波妻子刘霞今年4月写下的短笺。

    在海外的中国异见人士在社交网络脸书上公开一封据称是刘晓波妻子刘霞的亲笔信笺。

    上面写道:"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刘霞弟弟)一起离开,在有机会的时候,他非常担心我的病。"

    微妙回应

    如果刘晓波果真愿意离开中国,那么中国当局又会采取什么态度呢?

    在公开场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三回应美国新驻华大使的话时,再次强硬表态说"既然刘晓波是个中国公民,我们为什么要跟其他国家讨论一个中国囚犯的问题。"

    美国驻中国新大使泰利·布兰斯达德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美国驻中国新大使泰利·布兰斯达德表示,美国希望看到刘晓波有机会到"别的地方接受治疗"。

    不过,中国官方媒体通过英文渠道却似乎透露出当局对刘晓波出国求医问题的松动迹象。

    党报《人民日报》旗下小报《环球时报》英文版周三(28日)刊登社评称:"刘晓波是宣扬政治对抗的中国异见人士的代表。他服刑多年,61岁蒙受肝癌之苦,从人道角度值得同情。"

    该英文社论还认为:刘晓波长期与中国社会隔离。他几乎是中国发展的局外人。"如果他愿意去国外,这部分的原因可能是他被中国社会和宪政秩序边缘化后感到绝望。"

    社论说,如果刘晓波获准到国外求医,作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可以比其他异见人士更能让西方公众舆论批评中国。"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他离开中国,西方将逐渐对他失去兴趣。魏京生、王丹和陈光诚都在出国后被边缘化了。刘晓波也不会是个例外。"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前往德国和俄罗斯访问,并出席在德国汉堡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

    刘晓波会在此前后获准到海外求医吗?外界对此似乎抱有一线希望。

    ——BBC

    未普:「四个意识」— 中央巡视组的尚方宝剑?

    在眼下的中国,最具生杀大权的中共机构可能非中央巡视组莫属。手持尚方宝剑的中央巡视组最近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陆续公布了对一些省份、中央单位、央企和高校的巡视结果,其间隐含的政治动态,非常耐人寻味。

    从网站上披露的那些枯燥的、不断重复的文字中,笔者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最有趣的是,中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四个意识」不够强,竟然出现在所有被巡视单位的问题清单中,而且全部名列在问题清单的首位。笔者查看了中央巡视组公布的22个单位的巡视结果,几乎无一例外。譬如:

    内蒙:「四个意识」不够强,贯彻落实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够有力;

    吉林:「四个意识」不够强,贯彻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够到位;

    云南:「四个意识」不够强,省委领导不够坚强有力;

    陕西:「四个意识」不够强,省委领导不够坚强有力。

    中央网信办: 「四个意识」不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工作要求不够坚决;扶贫办:「四个意识」不够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工作要求不够坚决;

    铁路总公司:「四个意识」需要进一步增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不够到位;中船重工:「四个意识」不强,落实中央对企业改革发展的政治定位和战略要求存在差距。

    对14所高校的巡视反馈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模式。这些大学包括不同地域,不同类型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吉林大学、同济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浙江大学、山东大学、重庆大学、四川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和西北工业大学。

    这个有趣的发现其实很滑稽。中央巡视组涉及的地域和单位很广,从地处天南海北的几个省份,到不同类型的中央企业和中央部门,再到遍布全国的高等院校,发现的问题本应千差万别,何以所有地区,所有单位的首要问题一模一样?

    这显然是中央巡视组刻意爲之。这意味著,一方面,所谓的中央巡视已经格式化,格式化的中央巡视十有八九在走过场;另一方面,中央巡视组用「四个意识不够强」作爲巡视的主导要素,具有强烈企图,即要求被巡视单位增强「四个意识」。

    那麽什麽叫「四个意识」?这是习近平在2016年1月2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执政理念,即,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根据官媒的解释,「政治意识」指的是要正确的政治立场,「大局意识」指的是要服从政治大局,「核心意识 」指的是要认识习近平「在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中已经成爲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看齐意识」指的是"坚定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爲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什麽叫「四个意识不够强?」对高校而言,就是指,党委领导作用发挥不够,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不够,对做好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措施不够,思想政治工作队伍建设有所弱化。党的建设抓得不够严不够实,党内政治生活不够严格,基层党组织建设存在虚化弱化现象等。

    怎样增强「四个意识」?视察清华大学的第七巡视组组长刘卒最过分,文革时的口号都拿出来了。他要求清华大学坚持「又红又专、全面发展」,强化党的领导,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确保党的教育方针不折不扣得到落实,严格执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深入研究加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具体措施,切实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

    如果不能增强「四个意识」,后果会很严重。一些「四个意识」不够强的领导干部,可能会被处理。像云南和陕西那样的问题:「四个意识」不够强,「省委领导不够坚强有力」,两省的领导显然面临这下岗。

    这表明,「四个意识」是中央巡视组的尚方宝剑,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能否增强「四个意识」,是不是向习核心看齐,是不是坚定不移地拥护习近平权威,成了十九大干部能否上线的硬标准,而"四个意识"将成爲十九大前舆论宣传的主线。

    ——RFA

    刘霞亲笔信:刘晓波同意出国治病 美、德接获通知

    刘晓波
    刘霞亲笔信 刘晓波同意出国治病 (翻拍廖亦武twitter)



    中国大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已进入晚期,目前居住在德国的异议作家廖亦武在个人推特(twitter)公布,刘晓波妻子刘霞四月份写的亲笔信表示,刘晓波同意出国治病。据何频留言回应表示,德国和美国已先后接获申请。 

    异议作家廖亦武在个人推特(twitter)发文,"眼下,刘晓波夫妇已被严密控制,我不得已公布刘霞手迹。"刘霞的亲笔信写着:"我厌恶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很难看,我想撕碎这丑陋生活中的我,我渴望逃离,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一起离开,在有机会的时候,他非常担心我的病,拜托你和朋友为我们奔波,我想尽快拥抱你!"刘霞署名的时间为今年的四月二十号。 

    廖亦武随后在台北时间晚间六点二十分又发文表示,"向美国政府提供了刘霞的两份手迹,其中一份是刘霞和刘晓波商量之后,向国宝递交的出国治病书面申请。此前数日,同样的书面申请也送达德国政府,得到相当积极的回应。现在,美、德、中政府都有刘霞的手迹。真相是掩盖不住了。请祖国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廖亦武曾透露,"出国治病是他们最迫切的心愿,千真万确,刘晓波说死也要死在西方。"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董事长何频在廖亦武的发文中留言,"美国白宫确认了刘晓波出国接受治疗的意愿,已经展开了作业程序,而德国早先就表示愿意提供所需要的一切帮助。""刘晓波六月上旬入住沈阳中国医大第一医院第一住院楼23楼,但他的所有资料完全保密;刘霞亦被隔离,与兄弟也不能联系。" 

    前天安门学运领袖王丹周二向蔡政府喊话,如果刘晓波能到台湾来治病,他愿意放弃回美国的计划,留在台湾陪伴刘晓波。执政的民进党政府在被问到时,只是一再重复官方立场。 

    民进党发言人王闵生:"我们呼吁中国(大陆)政府,尽快释放刘晓波先生,提供他更为完善的医疗照顾,我们也希望北京当局能确实保障人权,维护中国(大陆)公民的政治权益以及他的言论自由。 

    当被进一步问到,台湾有没有可能提供任何协助刘晓波来台就医的事宜,民进党发言人回覆相当谨慎。 

    民进党发言人王闵生:"这个要看状况,现在无法评论。" 

    而在台湾负责两岸事务的陆委会,再次呼吁北京当局,尊重当事人及家属的自由选择,尽速给予妥善医疗照顾;若刘晓波先生及家属决定来台就医,台湾也会积极提供医疗协助。 

    ——RFA

    鲍彤:抢救刘晓波!

    图:6月27日,鲍彤在北京向与会者表达对刘晓波病情的关注,批评当局延误治疗。


    刘晓波先生是《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他因此而饮誉国际,获得崇高的诺贝尔和平奖;他也因此而得罪前中共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兼腐败分子周永康,被判徒刑11年。这个问题,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是被禁止讨论的,今天我不谈。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这个问题,在中国当前的条件下也无法查明,今天我也不谈。

    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刘晓波先生已经明确表达了要求到出国就医的愿望。国际社会也已纷纷向刘先生伸出了人道的援手。但愿在大家同心协力抢救下,刘先生得以转危为安。

    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和《环球时报》的评论令人无法乐观。国内外的救援的志愿者们甚至至今无法和刘晓波先生及其夫人刘霞取得任何联系。

    如果绝望已到了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的危急关头,我想只能被迫请求国家主席行使我国宪法赋予国家元首的神圣职责——对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实行特赦。
    也许这是最后的良机——刘晓波先生获救的良机,也将成为习主席施展全面依法治国的宏图大略的良机。
    ——RFA

    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乔木:中國乒乓球隊為何突然造反

    中國三個頂尖乒乓球選手、三個著名教練,臨陣退出一項國際賽事,並在微博集體發聲,支持離任的前主教練劉國梁。
    中國的三個頂尖乒乓球選手、三個著名教練,因為對中國乒乓界的人事安排不滿,臨陣退出成都的一項重要國際賽事,並在微博集體發聲,支持離任的前主教練劉國梁。其他隊友、教練接力跟進,網民更是同聲譴責,支持乒乓界嘩變。當局表示有違集體主義和愛國主義,影響惡劣要嚴查。很快涉事隊員教練公開道歉,但網民的討論還在繼續。造反也不會就此終結,國內和國際乒聯的處罰還會跟進,又有新一輪討論。

    隊員退賽、罷賽,就像演員罷演一樣,非常不好,有違職業道德。不尊重對手、裁判、商業合作夥伴,更是對現場觀眾利益的損害。特別是中國國家隊隊員,由於培養機制,從來都不是單打獨鬥、代表個人比賽。他們身後有團隊,有納稅人的支持和期盼,代表更大的群體,並被賦予政治象徵意義。可是現在,竟然造反了。

    有意思的是現場眾多的觀眾,齊聲高喊劉國梁的名字,表達對這位功勳教練和弟子們的支持。網民的討論則圍繞乒乓隊員的罷賽、劉國梁的職務變化、體育總局的管理三個層面展開。

    運動員放棄金牌和冠軍,那一定是有比這更值得追求的東西,有說是血性,有說是義氣,總之是人性的東西,往往和政治、規定牴觸。中國運動員由於從小選拔,封閉訓練,像比賽機器一樣,除了集體主義和愛國的象徵,很少有人性的展示和表達。

    以乒乓界為例,為了所謂的國家利益,犧牲個人利益,欺騙觀眾,隊員在國際比賽中,經常讓球,還不能說。小山智麗在半決賽中沒有給內定獲勝的隊友讓球,最後奪冠,卻成為眾矢之的,內部受罰,最終被迫出走。當然她也曾經被人讓球,也是獲益者。所以事件曝光後,大家質問,為甚麼不能公平、公正競爭呢?從奧運會羽毛球比賽來看,讓球、消極比賽仍然存在,只是難以言說。為了國家利益,最後卻損害之,還犧牲了個人奮鬥。

    此外為了集體的利益,限制隊員的流動。服從大局,壓制很多人才,退役或年齡偏大才容許出國打球。中國倒是一直保持高水平,國際普及和競爭卻差了。把單純的訓練比賽弄得很複雜,政治上需要,援助訓練,比賽承讓,講友誼第一。政治上鬥爭,又抵制賽事、退出比賽。體育本來是非常個性化的競技,但隊員教練都被集體、國家裹挾,服從舉國體制的需要,打或不打不由自己。所以這次隊員們發聲:「這一刻,我們無心戀戰,只因想念你,劉國梁」,人性取代了其他,大家覺得眼前一亮。

    劉國梁從世界冠軍,到培養了更多冠軍的教練,無論是能力還是感情,深孚眾望。最近再次競聘主教練成功,原定的兩年聘期,才過了兩個多月,就被調離。表面上升任乒協領導,但是位列19個副主席之一,就像眾多政協副主席一樣,都是養老休閒的虛職,哪是41歲的他呆的位置。不明不白地明升暗降,離開訓練比賽的一線,本人無奈無語,朝夕相處的隊員、同事以行動聲援,自然得到公眾的響應,表達對管理當局的不滿。

    新任體育總局局長,不是體育出身,之前也沒有體育管理經驗,並不重要,關鍵是要遵循規律,尊重人才,了解球隊和乒乓界的情況。盛傳他推行「扁平化」管理模式,對水平高的項目實行教練組集體指導,不突出個人作用,也許是防止功高蓋主,也許是想建立長效機制,不因人事變化而影響成績。但從乒乓球隊的激烈反應和輿論的批評來看,新局長的新措施非常難堪。至於是否還涉及和同僚蔡振華副局長的權爭,有無孔令輝涉賭被討債引發的其他內幕,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中國乒乓球的長盛源於舉國體制和權力意志,球隊造反最終也得屈從於權力,從很快道歉就可看出。但網絡時代,不像過去的封閉。個體有表達的渠道,事件會被快速擴散,輿論壓力和連鎖反應,不斷衝擊僵化的官僚體制。
    ——东网

    梁京:中国人能否从怕乱的恐惧中解放出来?

    图:郭文贵继续爆料

    郭文贵616爆料后,海外普遍关心的问题,就是中国高层会如何反应?中国民衆会如何反应?现在我们看到,高层和民衆的反应有一个共同点:都好像郭文贵爆料之事从未发生,而事实上,大家不仅都知道,而且很多人都被爆料的内容所震撼。更耐人寻味的是,国际社会,包括主要国家的政府和主流媒体,基本上也选择了回避和低调处理的方针。爲什麽会这样?我相信不是因爲郭文贵616爆料这件事无足轻重,而是大家都知道此事关系太大,不能轻率做反应,而要看事态如何进一步发展。
    不过,有基本政治常识的人都能看到,郭文贵616爆料对于中国政治发展来说,是一个有分水岭意义的事件,这个事件改变了很多人对现实的认知图景和心态,因此会对所有人的政治和社会行爲发生自觉和不自觉的影响。刚发生的网络民意支持队员罢赛、力挺刘国梁事件,我相信多少与这种变化有关,至少,很多人会从与过去不同的角度去解读,认爲民意力挺刘国梁标志著一个越来越公开的政治反抗时代正在到来。
    我同意这样一个判断,由于郭文贵爆料内容对当局道德权威的巨大杀伤力,加上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危机已经非常尖锐,中国社会的政治反抗会上升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这个趋势把一个老问题又摆在了人们的面前,那就是中国会不会大乱?
    对这个问题,我发现坚定支持和反对中国政权的两极,都有人相信一定会乱,也都有人相信中国不会乱。相信中国一定会乱或一定乱不起来的当权者不难得出的共识,就是不搞政治改革,因爲不改也没事,或者是改了会乱的更快。我认爲这种共识是中国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难以推进的一大原因。对于在反体制的人来说,坚信中国乱不起来的人容易得出怎麽搞都不怕的结论,而对于相信必乱的人来说,则容易得出等天下大乱再说的消极结论。这样一来,中国的政治改革自然也就很难推动了。
    因此,我的结论是,尽管大家都关心中国会不会乱起来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的讨论或争论,很难有什麽实际意义。中国的变革者,无论是当权的还是在野的,都必须面对的一个真挑战,就是中国人普遍存在的怕乱心理。罗斯福总统有一句名言,"唯一该恐惧的是恐惧本身"。而中国人很难克服的就是对天下大乱的恐惧,因爲这种恐惧,有非常深的历史和文化原因。
    那麽,面对中国今天复杂和深刻的危机,中国人能不能从怕乱的恐惧中解放出来呢?应该说有利因素不少,其中最重要的有这样两条,一是中国没有大的外部威胁,而且,中国经济与世界高度整合,各国都不希望中国发生动乱;二是数据和智能技术革命有利于弥补中国社会信任和道德资源不足的软肋,虽然很多人还没有看到这一点,但这个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
    这两个条件未必能完全排除中国出现大动乱的可能,却有望爲中国的新生代创造出二十世纪没有的机会。这种新的机会不仅有利于激发新生代的想象力,也有利于他们淡化前辈对乱世的集体记忆。而中国现在难以推动政治变革的一个深刻的原因可能就在于,老一代对二十世纪的噩梦记忆太深,而他们却仍处在掌权的地位。
    ——RFA

    2017年6月23日星期五

    黄一龙:我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纪念反右运动六十周年

    黄一龙



    60年前那场反右派运动,挨整的罪人们的共同罪名,无一例外地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在一个960万平方公里几亿人口的大国,居然在于半个月之内钻出几十万名读书人同声"反党反社会主义",不能不算一个历史奇迹,使千百年后的人们怀疑当年的神州大地除了一个中国共产党和她的附属"民主党派"以外,还有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党",或者至少有首同名的流行歌曲吧?
    以上几句调侃,不过反映当年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罪"之虚妄。事实上,到了1978年9月中共中央发了个五十五号文件以后,右派分子们的上述罪状即被成批地"改正"而消失。改正的理由,乃是他们当时的言论,既不反党,也不反社会主义;党把他们误会了。从那时起至今,已近四十年了,"改正右派"们对于这样的结论,看来多数是欣然接受了,至少并不反对吧。查诸当年各位右派的初心,他们对党岂仅"不反"而已,倒多数是如痴如醉地热爱着,所以才在那场听说党要进行美容修整自己的这主义那主义以变得更美丽,满腔热情地贡献自己的见闻和建议;而由于爱党,也就热爱党所热爱的主义,如同对于心爱的姑娘所钟情的衣帽裙裳不问理由一体热爱一样。所以虽然那个名为"社会"的主义究竟是什么,在那时连反右刑场的操刀杀人的邓小平同志都不明白,一直到30年以后还在要求"要弄清什么叫社会主义"呢。
    不过这样理解当年的反右和后来的"改正",却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要是有人真正发表了反党反社会主义亦即"我不爱你"的言论,是否就该治罪呢?查看1978年的"改正史",果然如此。全国55万(一说还更多)右派里,除了若干因为单位撤销情况不明者以外,究竟还抓住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陈仁炳五位"极少数右派分子……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语)者永不改正,以证明打击5×100000人的反右运动"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同上)。这一板着面孔说谎的表演,自然留下千古笑柄。不过比笑柄还更为严肃的问题是,有什么法律对这几位发表"真正"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的人们治罪呢?
    没有。当时实行的刑事法令《惩治反革命罪条例》从正文到"关联法规"共计21条里,都是针对"反革命"的行为,没有一条规定以写字说话治罪的,而三年前制定的首部宪法更明白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言论自由自然包括发表赞成和反对什么的意见之自由。有说宪法序言里面写了"党的领导"所以反对它就是犯法,可是载于序言的全文都是对于国家宪法背景的叙述,并无任何强制性的规定,更无针对言论自由的限制;而且在1954年的那部宪法里,叙述"党的领导"也仅止于说到中国人民经过百年奋斗"终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了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为止,并无后来各部宪法在其后添加的人民还将"继续"在它的"领导下"如何如何的预言,更无文革期间四届人大在宪总纲中所加中共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的规定。所以,对于"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的任何治罪都毫无法律根据,也就是说,1957年惩治55万右派的任何一人都 是违宪犯法的,1978年至今还坚持惩治那五位右派并且从而坚持反右运动的"必要性"也是违宪犯法的。它是一场有组织有领导的违宪犯法运动;以情场的规则来说,即使你真是盖世美女,也无惩罚不向自己求爱的情郎的权利嘛。
    那么现在或将来的孩子们可能会问他们的右派前辈,听说你们的绝大多数后来都"认罪"接受惩罚了,你们怎么会承认自己反对心爱的党和主义之罪呢?你们是屈打成招的呢,还是居心欺骗亲爱的党呢?
    可能出乎娃娃们的预料,右派们的多数既未被"屈打",也非违心地"成招"。那时虽然党领导下的群众运动已经轰轰烈烈地搞过多年,并且不乏"镇反""土改"那样血腥的阶级斗争,但在1957年对于准右派的斗争,尽管口号震天辱骂遍耳,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分散在各个"单位"里面的"言论",直到判罪都没有让专政机关公开插手,连罪状即"右派分子处分决定"都是由中共各级组织制造和签发的。至于很多人被送去劳教劳改挨打挨饿摧残致死以致"依法"枪毙还缴子弹费,都是戴上右派帽子以后的事;但"戴上右派帽子"基本不是刑讯逼供的结果,而是右派同志们"诚恳"招认的。须知右派们多数并非无知之徒,他们对于自己心爱的党的进谏,也非一时的口误。所以一夜之间遇到那恳求批评的党姑娘突然转身变脸,他们当然不会不据理力辩。无奈那个变脸党同时也成了不讲理党,只须搬出伟大领袖痛斥右派的这指示那语录而且不承认他的相反语录,一句话"你比毛主席还高明吗?"就可以消灭你的任何理由。讲理对撒泼纠缠到最后,就是承认虽然我是真心爱你的,可是我在实际上伤害了你!好一个"实际上",三个字就令55万右派俯首认罪,也给愤怒而美丽的党姑娘以台阶下了!而到了1978年,党又承认当时眼睛看花了,"实际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负心郎只有五名,其他都属"把一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同上)。这段公案到此似乎完满结束了。不过28年前天安门前响起的那一阵枪声,至少使我这个"错划右派"的悲凄爱情,又添加了新的波浪。
    那次对于和平人民的血腥屠杀,使得党娘娘的真容震撼了全民,更震撼了她的铁杆粉丝鄙人。听到那消息后,我猛然自问:当年痴心热恋的那个女神果真是她吗?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吗?须知右派们多数是生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生于三十年代),历经国共两朝,他们最初的政治感情正是投向那位宣扬民主和科学的普世价值、反对以"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原则奴役和屠杀人民的国民党反动政权的偶像的,她的名字就叫中国共产党;我和同代的那些同志们一样,日夜思念衷心热爱的就是这个她。至于中共取得政权以后,尽管一再犯下史无前例的错误,包括以反右打击知识分子,搞大跃进饿死千万农民,甚至发动文革搞全面内战,我们都曾认为那是领导层的"经验不足"或个别一二人帮四五人帮的错误或罪行。只是到了屠杀民众枪响以及其后不仅不为此认罪反而不断朝向剥夺人民镇压人民的方向疾驰猛进,一直跑到公开宣称反人权反宪政反人类的一切共同价值的今天。看见了她的这个面目,再回头清理她所提倡的社会主义衣裙即"消灭私有制",原来不过是为了实现"她有制",天下百姓跟她姓,天下财富归她有!这才从尚未被"虚无"的党史中寻找出这一切动作的全面实施,正是当年捂住天下嘴巴的反右派运动,而它的起点则更在以前,包括延安时期以"妄议中央"罪挥大刀砍掉王实味的头,"苏维埃"时期以莫须有罪用石头砸烂千百同志的头,所有那些作为不正是我从入党以前直到幸入右派以后所坚决反对的吗?然则我的反对行为不正是货真价实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吗?这才使我这个幸存的右派断定:——
    当年我所承认的"实际上反党"的实际内涵,乃是反了"实际的党"而非反我心中的党:我心中的党呢?上穷碧落下黄泉,她在虚无缥缈间。原来"虚妄"的并非我的反党之罪,只是我心中的她啊!

    2017年6月8日于不设防居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