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木然:勞動光榮還是權利至上?

勞動者的權利是爭來的,民主與自由也是爭來的。世界真沒有什麼救世主,一切都靠我們自己。

如果放假只是為了玩,總也名不正言不順。放假也得有個名頭,有了名頭玩起來名也正,言也順。比如,五一放假,名頭是勞動光榮。五四如果放假,就是愛國光榮。以政治的名義玩,又離開政治的本義,玩的不是心跳,玩的是政治穩定與政治和諧。

如果認真一點,看一看朋友圈,看一看微博和微信,也都知道五一爭的是勞動者的權利,五四爭的民主與科學。如果有歷史感,好好學一學歷史,就會發現,勞動者的權利是爭來的,民主與自由也是爭來的。世界還真沒有什麼救世主,一切都靠我們自己。爭自己的權利,才會有尊嚴,有平等。別人給的東西,或者不好,或者人家覺得沒有什麼用,隨便扔了給你。恩賜的東西還是感恩,社會的感恩還說得過去,政治上的感恩,那得當得了奴才才行。

前些天因為韓國部署薩德,一些愛國者那個氣憤勁,也著實讓國人嚇了一跳。美國人沒嚇著,韓國人沒嚇著,俄羅斯人沒嚇著,倒把中國人嚇著了。中國人打中國人,是個傳統,這個傳統東方不敗那裏有,義和團那裏有,紅衛兵那裏有,這是個寶貝。

韓國人薩德來了,美國航母過來了,愛國者不說話了。這些愛國者也是理性,美國打不過,韓國打不了,有美國摚腰的韓國碰不得。尤其是習近平到美國和川普會談之後,愛國者找不到東,也找不到西,原來自己還不是個東西。愛國者以為愛國是個權利,這個權利比勞動還光榮,卻不知,沒有個體權利的愛國,也就是給世界人民耍樂。世界人民沒有那麼傻,絕對不會把桃屁股當紅燈。

權利從來都是個體的,把個體的權利當成集體的權利,不是跑偏就是被人利用。把個體的權利入進集體的福爾馬林,毒害的是個體,讓個體失去自我,讓集體人格化。看電視連續劇《人民的名義》裏的那些官員們,無論是清官還是貪官,都以人民的名義發號施令,以人民的名義濫用權力,以人民的名義搞腐敗,以人民的名義搞權力內鬥。講著以人民的名義,可人民卻不在場。人民如同失蹤的兒童,丟了就丟了,丟了就找不到。偶爾找到的,那就是好命。

勞動光榮,那得建立在個人權利基礎之上,沒有個人權利,勞動不是光榮,而是恥辱。看人家美國,川普總統減稅,中國有關部門說人家不負責任。這麼說美國肯定不買賬,國民勞動光榮,是因為每一個美國人都有納稅的義務和對等的權利。如果只納稅,沒有權利,只有義務,美國的官員也會花錢搞腐敗玩女人包二奶轉移財產。

美國有自由平等的權利,才有自由平等的義務。美國減稅也好,增稅也罷,都得受納稅人的監督與制約。中國個人權利也有,都在憲法中寫著呢,這個誰也不能賴賬,但就是不把權利落實到民法,落實到實處。納稅之後沒有監督制約之權,官員有錢就任性,錢被官員們亂花,與其說勞動光榮,不如說勞動養了一群貪吃的豬,不知道光榮個什麼勁。真要是養豬,還真能致富。但養官員這種豬,只能致貧。

權利這事,只能是權利著來,權利著去。勞動者的權利,也是勞動著來,勞動著去。現在有很多企業加班加點地工作,有的還因此過勞死,年紀輕輕的,就離開了這個世界,美好的世界沒看到,美麗的心靈還沒有展示,人就沒有了,這不僅是命運的不公,而且是權利的不顯。

好多危險的工作,好多塵肺的病人,人們對此不能視而不見。他們賣命的工作,活著沒有尊嚴,死了沒有安身之地,這個時候還說勞動光榮,看著就像萬惡的舊社會。也可能,萬惡的舊社會也沒有想到這一點。在萬惡的舊社會裏,工人階級罷工還是有的。毛澤東去安源的畫像,人們看起來也會浮想聯翩。說不定,有些人還會因此對萬惡的舊社會羨慕嫉妒恨。

人活在世上,終有一死,把死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輕於鴻毛,一類是重於泰山。中國特色的悖論在於,勞動光榮一類的人,一般都輕於鴻毛。不勞動的人,一般都重於泰山。不信就去八寶山的地方去看看,誰輕於鴻毛,誰重於泰山就一目了然。如果勞動的人沒有平等自由的個體權利,能當個鴻毛,也算是幸運。就怕鴻毛都沒當上,死無葬身之地。

現在人們都煩公知,把公知污名化。認為公知在這個世上不是來嫖娼就是找女人玩的,好不容易找出一個不找女人玩的,還定義為口炮黨。不知道沒有公知之後中國會是個什麼樣子。沒有公知,這個世界死得一定很難看。公知是那些對公共事務發聲的人,是公共權力批評的人。他們在,才會讓人們知道勞動的權利,爭民主自由的權利。沒有勞動者的權利,沒有爭民主自由的權利,公權力牛皮就會吹得很大,就會以人民的名義說勞動者光榮的事。勞動者在光榮中光榮了,悲慘世界也不過如此吧。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