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三十六)——为了夏霖,也要坚持到底!

【作者按:5月26日收到三中院的第十二次延审通知书。】


上篇"跟进"发出之后,接到美国自由亚洲之声记者的电话采访,他问我官司是不是已经走到了尽头,再无路可寻。我回答说,负有监督北京第三中级法院之责的北京市人大常委拒收我请求依法启动监督程序的信函,全国人大代表拒绝向全国人大提交修改"行政诉讼法"中对延审不设上限的条款,我案的法律救助程序确实已用罄而无果,但是案子本身则只是刚刚开了个立案的头。三年来,三中院的贾志刚合议庭长躲在"行诉法"预留的空子里11次延审,就是不开庭,他确实还可以继续赖下去,但是只要我一天不撤诉,这个案子就一天不算完。我的两位律师中的一位——夏霖,刚刚被二审判决有期徒刑十年,即使为了夏霖,我也不会放弃对北京海关非法没收《李锐口述往事》一案的上诉的。这场官司我是一定要打到底的!

一位台湾出生的美籍华裔资深媒体人看过"跟进35",发来一封只有两个单词的电邮:"Unbelievable, unthinkable!"(难以置信,不可思议)一位普林斯顿大学研究中俄问题的美国教授在电邮中说:"I am so happy for you to see that your father reached the age of 100. Congratulations to him! And to you, for keeping up the fight for what is right! I admire your energy and focus. You have your father's deep feeling, intellect and fighting spirit! I watched the BBC documentary and cannot believe how vibrant and alive he is. China needs more voices like his."(你的父亲已经100岁高龄,我真替你高兴。衷心地祝贺他。而你,在为正确的事情顽强地抗争!我钦佩你的精力和专注。你具有你父亲一样的深刻的感觉、智力和斗争精神!我看了BBC对你父亲的采访片,真是不能相信他声音如此宏亮,充满了活力。中国需要更多的像他一样的声音。"

三中院可能以为时间会让我的案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现实是拖了三年的案子不但没变小,被世人遗忘,反而越传越广,影响越来越大。已经有朋友向我提供了如何申请"吉尼斯记录"的信息,三中院的贾志刚庭长看来真是想在世间给自己留下一笔!

在上篇"跟进"中我说过,今后会慢慢地将《李锐口述往事》一书的内容结合"状告海关案"介绍给关心此案的朋友和读者。这次就接着上篇,继续李锐去富强胡同6号看望下台后的赵紫阳的记述。

1995年12月24日的第一次见面,赵紫阳还告诉李锐:"(邓)小平一直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不能丢,政治体制改革是行政机构的改革,本质还是要高度集权,这样才能保持高效率。苏联出兵阿富汗,党内一次会就拍板了,这是我们的优势。美国三权分立,谁说了算?干不成事情。我们绝对不能有一点西方议会的影子。"1997年6月29日的第二次见面,赵紫阳再次谈到邓小平认为中国绝对不能搞"三权分立"。"(赵)紫阳认为邓小平的旗帜是经济开放,只要经济快,怎么样都行,包产到户,靠邓坚决支持,否则搞不成(李先念即反对厉害)。但是政治保守,还是欣赏无产阶级专政、列宁那一套。专政可以不讲,但是决不能丢(李锐说:同毛一致)。当年让他(赵紫阳)主持政治体制改革,组班子,精简机构,但是只讲提高效率,不讲制约,其实只是行政机构的改革,并没有体制机制的实质性改变。十三大政治报告其实没有什么三权分立的意思,送邓看,第二天即回话(估计并未通篇看完):你那个政改有三权分立的痕迹。在讨论草稿的过程中,邓又几次打招呼:不能搞三权分立"

这次亚洲自由之声的记者采访我时,问了一个问题:最近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影响,决不能落入西方"司法独立"的"陷阱"。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呢?因为知道赵紫阳同我父亲的上述谈话,我回答说这是共产党执掌政权以来一以贯之的理念,就是要自己的党说了算,其时就是一个人说了算;过去是毛、邓,现在是习近平。只不过毛泽东时代可以公开说自己就是"无法无天",可以完全无视宪法的存在,而如今中国加入了WTO,溶入了世界经济体系,就不能再这么露骨了,不管愿意不愿意,都需要做一点表面文章给世界看:中国是一个有法的国家,遵守普世的游戏规则——依法治国。而实质上还是由共产党制定法。再说得透一点,党自毛、邓始,也就是个为"最高"所用的旗幡、幌子,所谓党法,其时就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习继位后,党法更是变成了"规矩"——习核心让干什么党就得干什么,习核心想怎么干,全体党员就得跟着怎么干——"高效率,无阻碍"。"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当然都是剥夺习一个人决定一切权力的陷阱。周强说出那番话,证明他已经吃透了习近平的思想。但是习近平当政之初,也就是我案发生之时,三中院却还没有摸准习近平所说的"依法治国"的本意,被他的冠冕堂皇忽悠了,我的"状告海关"得以立案,现如今,他们可能肠子都悔青了。

夏霖律师二审判决后,我在"美国之音"听到对他的妻子林茹的采访,林茹说二审开庭那天,她心头充满的只有"愤怒" 两个字!法庭只给了家属两个旁听名额,当她和夏霖的哥哥被允许进入审判庭时,发现里边已经坐满了不相干的人,他们的座位被安排在这些人的中间,夏霖根本不可能看到他们。这话说出不久,林茹的电话就被掐断了。穷尽我知道的中文语汇,我找不到可以贴切形容太平洋另一边如此作为的字眼。十年对于短暂的人生是太长了,中国些勇敢的律师们和他们的亲人,为了中国法从纸上走下来,付出了太多、太沉重的代价,令一切有良心的人肃然起敬,心怀无尽的感激。

一位长期关注我的"跟进"的南京读者在"跟进35"之后,发给我电邮说:"在贪腐泛滥的国情下,海关没收几本书是小事,这只是阻断文化交流、钳制人民思想大气候的一个枝节。如若国人有觉悟,则不允以'恶小'而不反对之。只有大家都站出来维护法律与社会道义,中国才能前进,这就是我的看法。"我希望这话能被转送到身陷囹圄的夏霖律师的耳中,他和他的律师同仁们绝不是在孤军奋战,他们经手的案例正在启迪着中国人的良知和注入给他们勇气。今天为了维护法律与社会道义的律师们的自我牺牲精神,正滋润着中华民族宪政的嫩苗,她终有一天会长成参天的大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