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梁京:特朗普执政百日与中美关系的转折


特朗普执政仅仅百日,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确实是无法用美国传统的标准来衡量的。特朗普虽然习惯性地对自己的政绩夸大其辞,但就他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而言,他说的可能并不过分。

在我看来,特朗普带来的影响最深远的变化之一,就是迫使习近平对中美关系作了重大调整,从联俄抗美,转向了与美国合作,共同维护世界秩序的稳定。有人会问,这一转向究竟是真是假?如果希拉里上台,是不是也会迫使习近平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朝核危机的紧迫性在奥巴马离任前已经越来越明显,而这个发展的逻辑必然会迫使习近平对中美关系作调整。

我的看法是,如果是希拉里上台,习近平很可能不会转的这么急,更不会这么慌。理由之一,是希拉里不大可能做出美国不惜一战的威胁,或者不像特朗普这样,能很快让习近平相信美国的这种威胁。而相信不相信这种威胁,对习近平的选择和承诺影响大不一样。

理由之二,特朗普难以预料的性格和行事作风,让全球失序的风险大大上升,包括令中国经济的风险大大上升,这个因素,加上朝核危机失控的风险,给习近平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反过来,特朗普不在意人权问题,不在意"政治正确",也让习近平相信,有可能在北朝鲜的未来安排,中美贸易关系乃至台湾问题上,得到从希拉里那里得不到的东西。这些考量都加快了习近平的转变。

问题是,习近平调整中美关系,与价值观完全无关,而纯粹是出于利益的考量,特别是维护个人权位的利益考量。由于中国和美国之间深刻的价值分歧,习近平的这个转向靠得住吗?可持续吗?

我的看法是,由于美国和中国的内部危机都非常严重,这种完全基于利益考量的中美合作有很大可能会持续下去。这对于面临严重失序危险的世界来说,应该说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过去一百天,我相信特朗普和习近平对自己的权力可能带来的历史后果都有了全新的体验。这种体验来自于他们不得不坐下来,共同面对朝核危机失控的现实可能。这个沙盘推演的过程比他们原来想像的更加惊心动魄,因为这两个人的共同点是,对权力都十分迷信,都说了许多不负责任的大话。现在,他们要对如何解决朝核危机做出具体选择了,而每一种选择,都可能导致他们过去不愿想像的后果。从特朗普和习近平会晤后的言行来看,这种体验产生了清醒剂的结果。

如果这个判断成立,那么这样一个结果的意义就可能超越了朝核危机本身,而有可能给今后的中美关系,包括对中美两国内部的变革,带来深远的积极影响。在这方面,中国获益的程度有可能会超过美国,这是因为中国的内部变革的难度和面临的挑战远超超过美国。中美合作维护世界秩序的稳定,不仅给两国的内部变革带来了外部条件,也让中国有机会从美国的变革中获得重要的灵感,毕竟美国变革的文化和制度资源要比中国丰富许多。

当然,有不少人担心,中美关系的新格局也会带来一个内在的风险,就是便于中国继续利用美国的困境拖延实质性变革。但我的判断是,一旦美国的变革给经济带来新的活力,中国的经济危机就会进一步加剧,从而给中国带来难以抗拒的变革压力。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