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3日星期三

吴戈:中國與印度的一個根本區別

印度的偉大復興怎麼就不像中國這樣面臨世界老大的阻擋,更沒有與美國對立和對抗呢?

將中、印兩國一比較,就會有一個很奇怪的發現:印度不是也做夢都想大國地位、核大國和民族復興嗎,可是它的偉大復興怎麼就不像中國這樣面臨世界老大的阻擋,更沒有與美國對立和對抗呢?印度國內的民族主義可不算弱,可是為什麼不見它指責美軍在印度洋橫行霸道,對印抵近偵察,還有駐軍?美軍在印度洋可不是小打小鬧,要按中國的思維,說成封鎖和圍堵印度,不習慣印度的飛速發展也一點不為過,印度為何一直沒有不滿和不快,更沒有摩擦呢?

要說美印關係好,也只是近年才因為中國的原因而迅速接近,過去印度可是與美國一直保持著距離,反而長期親近美國的死對頭蘇聯,而美國可是曾大力支持印度的死敵巴基斯坦。可即使這樣,除了克什米爾等陸上糾紛,卻沒見印度與印度洋周邊其它國家陷入海上領土糾紛呢?即使當這些國家紛紛被中國拉攏,形成令印度如鯁在喉的「珍珠鏈」戰略後,印度也沒有到歷史上去尋找並在現實中激化與這些國家的海洋領土糾紛,並將其作為國家的主要威脅,吸引主要精力,投入主要資源,當作整個政府乃至全民族的主要任務呢?

要說印度歷史之長,存在或哪怕找點與周邊國家的爭端太容易了。比如,印度洋上至少在北部要找點印度漁民「自古以來」就曾去打漁,印度商船就曾散落有本國舊物並不難吧?為何印度不想證明那裏屬於自己,不是被殖民者霸佔就是被「私相授受」?他們難道不知道每一寸陸地周圍都是大片的「海洋國土」,下面一定石油四溢,奇珍異寶,富得流油嗎?

同時,中國海軍可是借反海盜進了印度洋就再也不走了,印度或許有不安和不滿,可印度為何從未在政治上直接指控中國無權介入印度洋事務,要求中國必須撤走,將其作為中印關係幾大障礙之一,而只是加強了與越南等西太平洋國家的關係,尋求在太平洋的存在,但也控制在相對適度的範圍。

這些說明什麼?難道不是印度的思想和觀念體系中,英國殖民者留下的海權觀念以開放性為主,與中國頭腦中自行學習和理解的所謂「海權」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說到中國去印度洋,近日還有一件趣事頗為說明問題。據說中國海軍護航艦隊的特戰隊在解救某船時,有3名索馬里海盜竟然未及逃走,結果被中國勇士十分尷尬地擒獲了。弄得中國官方居然不知道該怎麼公布和處理。

實際上很多人早就發現了,中國海軍護航近十年來,對海盜從來以驅離為主,竟然奇跡般地從未直接交火,更不捉拿。對此以「海盜都是窮苦農民」或「中國不干涉內政」來解釋均極為荒唐。如果說以前有觀念保守,有關部門怕失手怕出事(要求「確保被護船舶和自身」兩個百分之百安全),同時海上特戰能力水平有限的原因,現在偶然抓到了竟然不敢宣傳戰績,恐怕恰恰暴露了中國既要利用國際形勢和國際秩序謀求海外武力存在和發揮作用的機會,卻對相關的國際機制和國際法規有意保持不過多參與的姿態,背後當然也傳達出對這種秩序不認可,不想受其約束的野心。

一個以為國際法可以任意裁剪,只取有利者利用之的投機者,一個自以為實力已急需海外武力保障,卻又實力不濟,觀念更與國際現行秩序格格不入的大國,抓了海盜不知道交給誰太正常了。

聯想起近日國內某極左喉舌的奇葩腔調「在義和團之前,漢人的很多反抗是借助洋人的,漢人與滿人是不團結的,而在此之後,中國的主流就是反對洋人為第一了,這就是義和團最大的正面意義,在此之後,中國變得團結了,再給洋人帶路,漢人也會認為他是漢奸,性質就不同了。這正是帶路黨們最忌憚的結果」,你就一點都不會對中國大國崛起過程中的各種詭異感到奇怪了。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