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木然:學術造假還是制度鼓勵造假?

近日,學術出版商施普林格一次過撤銷了涉嫌造假的107篇文章,論文作者均來自中國。

學術造假每年都成批地出現,有的被發現,有的沒被發現。發現的是偶然,沒被發現的是必然。發現的是少數,不被發現的是大多數。文科學術論文,只要軟件查重過關,造假的也不是造假,不造假的反而成為造假,因為引文過多,重複率就過多,真的也就變成假的。

都說物質造假傷害的是肉體,精神造假傷害的是靈魂。如果此說成立,學術造假,傷害的既是肉體也是靈魂。說小了一點,是人品有問題,說大了一點,是人種有問題。再往政治上說,就是這屆的思想家、科學家不行,偽思想家、偽科學家很行。

學術造假,是思維的退化,類似於剛直立行走,然後又退回著爬著走的狀態。

據官媒4月24日的評論說:「近日,學術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團一次性撤銷了涉嫌造假的107篇文章,論文作者均來自中國。涉及的單位不乏全國知名的三甲醫院和重點高校。此次撤稿事件讓學術界深感震驚,也在社會上引發廣泛關注。」官媒給出的原因是既有學術品格的問題,也有體制機制的背景。

能找出體制機制原因,是一大進步。細看機制體制,卻是具體的科研體制,原來是退步。以進步的名義退步,也算是一大特色。同時還說,學術造假這事,不但中國有,外國也有。按這樣的邏輯推導下來,大家都造假,中國造假也不是什麼大事。出大事的,是被人發現。如果造假不讓人家發現,那就接著造。造假能帶來社會地位、榮譽、金錢、財富、美女。造假有內在的驅動力,卻沒有外在約束和限制,造假就由著性子來。

原來,造假既是一門科學,也是一問技術。

似乎也是,不會造假的民族就不能位於世界之林。如果成不了世界之林的一小片林子,也要成為世界之林裏不甘寂寞的造假的小草。

現在這個社會,什麼都能造假,就是不能創新。大家都忙於造假,也就沒有時間創新。世界除了猶太人是最聰明的人之外,就是中國人。猶太人通過創新獲諾貝爾的人多。中國人不去爭這個,把聰明勁用在造假上,爭造假世界一流,科學家遍地,財富遍地,僅靠自豪也難以形容,大國夢、中國夢轉換為造假夢,那些科幻作家,也是想像不出的。

當美帝國主義及其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當敵人一天天濫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的時候,當一個領導人的話當聖經來對待,一句頂一萬句,靠毛澤東思想就戰無不勝的時候,我們就有了意識形態的造假。

意識形態的造假帶來了制度上的造假。選舉造假、統計造假、計劃生育造假、房子造假、政績造假、生態環境造假、衣食住行造假、公路鐵路造假,甚至連人的假牙都造假。過去說人定勝天,現在是造假勝天。

制度決定人的行為方式,在這樣的制度下,就是國家領導人到下面視察,也是一片造假的場面。經常有說賣豬肉的是警察扮演的,下煤礦的,是領導幹部扮演的,甚至與教師握手,握的也是警察的手,隨著領導散步的,並不是普通的人,也是處級以上領導幹部。以假對假,你懂我懂,只要你懂我的心,也就心照不宣。

造假村、造假縣都成為地方招牌。通過造假致富,成為人們炫耀的對象,沒有羞愧、羞恥。好像中國的字典裏,就沒有羞愧、羞恥的概念。

學術造假只是意識形態造假和制度造假的必然延伸和組成部分。把學術造假視為學術品格不端或者是科研體制問題,顯然是皮毛之論。只有把意識形態背景和制度背景考慮進來,才能進一步認清學術造假的本性。

領導都愛看政績,每一天幹的具體的活,是看不到政績的。只有學術論文,才是看得見的政績。學術論文又不好寫,寫不出來沒有政績。十多年出的成果,暫時看不到政績。造假速度快,成果多,政績出來的也快。學術成果是真是假不知道,是科學還是偽科學不知道,但學術論文化為更多的數字知道。數學上的加減法,小學生都會。領導都愛用加減法,一方面顯示自己數學好,另一方面顯示自己數學一直特別好。

解決學術造假,首先要解決意識形態造假和制度造假的問題。讓意識形態回歸科學與常識,讓制度回歸憲政民主,讓學術體制回歸學術自由。惟其如此,學術造假才會得到有效的遏制。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