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扬天衡:法國排華瀑布效應之業力觀

巴黎華人大示威抗議警察暴力執法,但同時也在抗議這股業力,這份身為中國人的原罪。
一群在巴黎工作的中國妓女組成名為「不銹鋼玫瑰」的維權組織,在2015年向法國婦女人權部遞交請願書,要求政府廢除拉客罪,反對處罰嫖客。組織主張處罰嫖客導致妓女的工作環境更加惡劣,警察執法驅趕將導致一些妓女轉入地下,面臨更多暴力和更多剝削的風險,最終參議員剔除了處罰嫖客的罰則。

一年後,法國通過懲罰嫖客法案,稱法案可打擊隱藏在賣淫業背後的龐大人口販賣網絡,這一句話明顯針對中國和東歐的非法移民。全國約四萬名妓女九成來自這些國家,與其如不銹鋼玫瑰所說性交易是她們賴以維生的方式,不如說賣淫是背後黑勢力的收入主要來源。中國婦女何以隻身千里迢迢去到巴黎郊區當流鶯?如果沒有龐大的人脈網及中介暗中打點,法國淫業的中國勢力又怎會日益膨脹?

有偵查報道指,這些中國婦女多數為了家裏小孩和老邁,靠同鄉搭路來到異鄉尋金。她們沒有身份證明文件,在中餐館做個洗碗工,一周每天工作十二小時,工資也不足二千港元;相反一天接十多個嫖客就能賺幾千港元,扣除一半肉金給中介,餘下的錢已足夠家鄉的家人過非常富裕的生活。價碼愈高,道德底線就愈薄弱,中介為賺大錢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強迫妓女嘗試肛交去滿足客人要求。在法國嫖客眼中,中國妓女相對堅忍,較易接受更多無理要求,類似偏見進一步傷害了這個族群。

不過,族群具排他性,中國人對中國妓女可能心存憐憫,但在法國人眼中她們的陰道便是侵略武器。又過一年,法國來到了大選年。極右政黨國民陣線乘着全球向右轉的大趨勢,風頭一時無兩,黨魁瑪琳勒龐高舉本土旗幟,少不免要向居法華人開刀,黨員更在節目上取笑「中國妓女的數目又會大爆發了」。事件雖然遭輿論以歧視之名譴責,但在政治不正確背後卻有不少右派稱好。暫無研究指出東莞掃黃對全球賣淫產業結構的衝擊,但客觀數字卻顯示輸入外國的中國妓女與日俱增,合理推論是中國的淫業萎縮,政府又缺乏轉型教導,龐大的勞動力就向歐洲尋出口了。

治安轉差、避稅、影響居民生活、妻子面臨丈夫不忠……如果造成這些問題的是非我族類的中國人,法國民眾就更無顧忌地喊打。排外情緒非一日之寒,是生活點滴累積,小至出門口買麵包看到一個中國妓女招客,大至見到本土的企業與物業逐一被人民幣搶走,負面意識產生骨牌效應,警察在執法時也分外留意華裔,牽連了無辜的守法公民和旅客。

最終,一顆子彈穿透了中國人劉少堯的軀體,彈道上緊隨的不只是一個警察的憤怒或無知,還有更多法國人對中國人的不滿和偏見。他不只死於失血過多,更是死於這股業力。

巴黎華人大示威抗議警察暴力執法,但同時也在抗議這股業力,這份身為中國人的原罪。種族歧視,人人都懂說不應該,但在社會中不同族群衝突間卻在所難免。中國人向巴黎的防暴警察扔石,爭取存在權,法國的非華裔居民用選票支持極右陣型,也同樣爭取存在權。這已是超越道德的政治角力,「反歧視」的脆弱防線已抵擋不住敵意和仇恨。在全球化的大環境,族群分隔政策會被左派扣上希魔式種族優越的帽子,但這不也是一種偏見嗎?有甚麼理據證實共融比區隔好?

左派的理想,需要有德之民方可成真。現在,俗世紛擾,人人失德,作為華人,要抵抗這股業力,唯一之途是善待周遭所有人,讓他們對華裔改觀,讓善念注入集體潛意識之中。或者,蝴蝶效應最終令到一隻食指鬆開扳機。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