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金鐘:中共1969年核戰危機教訓

尼克松、基辛格(右)
布列茲涅夫
在川普總統劍拔弩張聲言要出手教訓金三胖,好事者觀望的朝鮮核試遲遲不發之際,美東卻發了一顆「爆料核彈」——匿居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在VOA大爆中共高層貪腐權鬥內幕。似乎是三胖核危機的連續劇。朝鮮、華盛頓、北京幕前幕後編導主演的這場化險為夷的核政治遊戲,儘管還沒有閉幕,但足已引起似曾相識之感。因為1969年曾經發生過一場相當類似的事件——蘇聯意欲摧毀中國在西北的核基地,而被美國成功遏止。溫故知新,歷史往往飽含啟示。

1969年事件,往往被稱為「外科手術式核打擊」事件。當時,中國正在毛澤東發動的文革高潮時期,而文革的國際背景正是「反修防修」即反對蘇聯現代修正主義。中共不僅將蘇共在斯大林死後展開的一系列國內外政策改革,污衊為資本主義復辟、社會帝國主義、反革命投降路線,而且危及國家關係。蘇共有見於毛在國內亂搞胡來,在1960年就開始撤援,緩拒核武支援。大饑荒後,中國內部發生分歧,毛不但不思過,反而發動大規模反修反蘇,倒行於國際緩和潮流,終於走上文革瘋狂自絕之路。在千百萬國人備受摧殘迫害中,無數和蘇聯有過關係或同情蘇修的人都被打為特務、叛徒。在不斷升級的反修熱浪中,1969年3月爆發珍寶島中蘇邊境之戰。蘇共當局對毛共的戰爭狂熱甚為震驚。以布列茲涅夫和國防部長格列奇科元帥、崔可夫元帥為代表,力主「一勞永逸地解決中國的威脅」,意欲用中程導彈攻擊中國羅布泊的核基地。

【美國將蘇聯欲攻擊中國核基地情報送給中共】

該年8月20日,蘇駐美國大使多勃雷寧約晤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告知莫斯科對中國核打擊的計劃。蘇方意圖美方保持中立,而且1968年7月兩國剛剛簽訂核不擴散條約,冷戰中有關核武的協商都在美蘇之間進行,雙方在限核問題上合作順利。更重要是美蘇此刻都是中共反對的敵人。基辛格聞訊後,面告總統尼克松。尼克松給予否定的表態。他認為孤立中國,對西方的全球戰略不利。而中國的核反擊能力,將造成嚴重的核污染,甚至釀成世界大戰。他們決定將這個消息和美國的態度讓北京知道,苦於沒有溝通途徑。選擇《華盛頓明星報》予以透露,8月28日該報稱,蘇聯欲對中國實行外科手術的核打擊。北京很快知悉,密而不發。到9月11日周恩來在北京機場會晤蘇聯總理柯西金才表示:「如果戰爭狂人襲擊中國的戰略要地,那就是戰爭,就是侵略,七億中國人民一定堅決反抗,用革命戰爭消滅侵略戰爭。」(周當時曾告訴越共,他當面問過柯西金有沒有核攻擊中國計劃?柯無語亦無否認。)

同時全國開展備戰備荒為人民運動,毛提出深挖洞,所謂「山、散、洞」的對策。即以山區、疏散、挖洞對付蘇修可能的進攻。要準備打仗!一時響徹城鄉。毛要求北京高幹10月20日完成疏散並親自為一批老同志指定去處。十月大疏散,毛去武漢、林彪去蘇州、劉少奇也是這時10月17日押送開封,不到一個月死在那裡,鄧被發配江西。林彪10月18日發出「一號命令」,94萬軍力、4000架飛機進入緊急戰備狀態。周恩來則以邊界談判為題轉移氣氛,包括不要求收回過去被劃割的領土。9月下旬,連續進行兩次原爆與氫爆實驗。美國則趁機向蘇方表示:蘇一旦核攻擊中國,美國將報復。並向蘇聯眾多軍事要地發出準備核戰爭的訊息。10月20日中蘇邊境談判正式在北京舉行,這是解除危機的重要一步,但是,中共竟認為是掩護蘇軍突然襲擊的煙幕彈,緊張到林彪不敢睡覺。真是自作孽。真正解除核警報,是在1970年2月中美重啟華沙會談之時。

【周恩來呼籲由美國領導組織一個反蘇聯盟】

以上資料或許有限,因為迄今近50年,中共及其喉舌對事件內幕仍然是閃爍其詞。何故?因為這件事正是中美聯手對付蘇聯的一個極為關鍵而秘密的轉折點。當時毛在國際上還在不遺餘力攻擊「美蘇勾結」以世界革命領袖自居,突然轉為中美勾結以蘇為敵,怎能向外交代?而白宮方面,儘管美蘇緩和關係已行之多年,但在冷戰大局上,雙方還是秉持固有的意識形態,而且蘇聯在國力軍力上是美國唯一的對手(中共稱為兩霸),如果爆發核大戰,必然是美蘇對決(美蘇核試次數之比是1054 : 715,中國只有45次),中共國內外瞎折騰,美國根本不當回事。但是當中蘇分裂到了勢不兩立之際,白宮政客自然不會放棄地緣政治的可乘之機。據說尼克松早就有拉中制蘇的念頭。「外科手術」事發,美方為討好中共,接二連三透過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表示願與周恩來接觸,和建立中美秘密溝通管道。毛周深謀,吊美胃口。而致力於支持東南亞反美鬥爭,包括發表毛署名的520聲明,高調反美。

同時,毛一方面見外賓就明裡暗裡攻擊蘇修要吞併中國,不怕打仗,甚至揚言中國大,不怕原子彈,借列寧百歲啟動公開論戰;另方面借修憲的國家主席問題,在廬山會議上整肅陳伯達,導致和林彪集團的分裂。一年多,就驚爆913林彪叛逃蘇聯事件。毛從兩次休克中活過來,1972年春迎來了興奮不已的尼克松。在基辛格為這次訪問天朝鋪路中,美方給中共準備大禮:讓中國替代台灣進入聯合國,並中美建交,甚至許諾從越南和南韓撤軍,尼克松大選連任,殆無疑義。毛喜出望外,精神興旺,接受美利堅大總統的恭維,他發現美國人蠻好對付的,幾乎是有求必應。周恩來不敢放肆,他有一本正經的歸納,說尼克松是「梳妝打扮,送上門來」,在毛渲染「蘇聯威脅」的得意聲浪中,周恩來不失諂媚功夫的「呼籲由美國領導組織一個反蘇聯盟」。(基辛格記載)——難怪莫斯科那邊廂,布涅茲列夫哀嘆:我們被美國出賣了。毛對巴基斯坦的酬謝是在審批對巴援助款項5000萬美元後面加上一個0!

回顧這段史實後,回到朝核危機現場,我們能不能做一個簡單的類比?金胖的好戰狂言和毛蔑視核戰的狂言有什麼區別?毛從1957年說到1976年,開口閉口就是:無非是死人,世界人口死一半,兩個五年計劃就生出來了。殘酷獨裁、大饑荒、監獄般的統治,在金朝和毛朝都發生過……毛才是三胖的真正祖師爺。三胖該揍,毛該不該揍?物換星移,當年叫停的是美國,眼下調停的竟是當年毛大魔的嫡孫。當年蘇修是仗義執法者,尼克松基辛格扮演的卻是一個卑鄙的投機政客,他們對中國政治、國際共運的無知,羞辱了美國戰後政治家的光榮:羅斯福、杜魯門、艾森豪威爾、肯尼迪、里根。如果說尼克松的決策是為了國家利益,我不明白,以美國的地位去維護一個惡貫滿盈的獨裁者,利益何在?唯一的合理性是防止核武擴散,但尼克松基辛格之所圖,並非僅此而已。他們出賣的不僅是一個走向緩和與理性的大國夥伴,而是台灣和在暴政下的數億中國人的尊嚴。

核武器無疑是人類最大規模的毀滅性武器。其可怕性不在於核本身而在於掌控它的人。一旦落在金胖這樣的狂人手中。我們當然要使用一切適當的方式去改變這種狀況。其中自有許多技術性的選擇,也有政治性的考量,至今尚籠罩在民族主義的霧霾之下的1969年中國核危機事件是一個教訓。(2017-4-24紐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