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金钟:瑩撒謊與鄧侵犯越南之罪

   图为中越战争的残酷场面……   

 

這不是聳人聽聞,而是熱門新聞與被掩蓋的史實。昨天中國人大發言人傅瑩回答西方國家「揪住不放」的中國軍費問題說,今年軍費增加7%,佔GDP1.3%。但她不說實數(超過10,000億人幣),——年逾花甲而扮相入時的傅瑩帶着幾分女性的低眉,有意擺脫李肇星到王毅的戰鬥格,將中共外交的驕狂掩飾在婉轉之中,受到大陸粉絲一片熱捧。不過,傅瑩在談到外國對中國耀武的戒心時,還是針對美國「在南海的意圖」暗貶一番。她說,中國主張周邊問題談判而不是戰爭解決,然後一句不經意的話漏了底:「中國從來沒有給任何國家帶來任何傷害」。

 

這句話和他們動輒以「自古以來」說統獨一樣,是習慣性的公然撒謊,在重大歷史問題上,欺騙公眾。毛時代輸出暴力革命,從理論到武器,要顛覆的就是周邊國家。中共從1949年起就向外推銷武裝奪取政權的「中國道路」,到60年代更以「三鬥一多」對抗蘇共的「三和一少」。推行暴力就是所謂反修的核心,結果一場文革浩劫不說,被當作試驗田派兵派武器派軍代表的緬共最慘,潰敗、自殺。印尼共更在中共蠱惑下發動政變奪權而一敗塗地,300萬黨員死掉40萬——這是不是中國造成的傷害?

 

【舉世譴責鄧小平懲罰越南之戰】

還有更惡劣的例證。就是鄧小平1979年發動的懲罰越南的中越邊境戰爭。這場侵越戰爭無論從什麼角度而言都是可恥的、卑鄙的。當時全球數十個東西方國家都以不同形式表示對中共的反對,只有兩家表示支持:北韓和赤柬(時已垮台)。中越戰爭的背景是:在1961~1973美國介入越戰期間,中蘇兩國都曾支持北越。中共出兵30萬,援助200億美元。然而期間中蘇分裂,越共比較傾向蘇聯修正路線。待到中共大力支助的赤柬上台(1975-1978),實行毛派暴政,殺人200萬時,越蘇訂立友好合作條約,反波爾布特的韓桑林救國陣線遂聯合越南攻柬,一個月佔領金邊,1978聖誕節推翻赤柬政權。中共不承認新政權。且於40天後,發動中越邊境之戰。

 

這場戰爭被中國學者稱為圍魏救趙」。顯指中共攻打越南是為失敗的赤柬復仇。當時,戰爭決策人鄧小平的仇越反蘇心理已十分張揚。1978年11月鄧在泰國大馬新加坡訪問,公然在電視上罵越南是東方的流氓,我們要教訓他一下1979年2月訪美,又對卡特總統暗示將要攻越,稱越南是個不聽話的小孩,該打屁股。鄧回國一個星期後,就發動對越南的突然襲擊,謊稱「自衛反擊戰」,西方都知道這是中共對美國答應與北京建交,和台灣斷交、廢約撤軍的報償。1979年1月,所謂中美關係正常化,就是這樣在犧牲兩個小國的利益下實現——台灣被孤立,越南被武力「懲罰」。

 

北京官方為出兵理由的造勢是:越南在邊界挑釁,在國內排華。2月17日,中共以30萬大軍從東線西線攻入越境,逼近河內而後撤軍,遭河內守軍強力反擊,傷亡亦重。戰爭打了28天,中方傷亡3萬人、越方傷亡10萬人。越民群起抵抗入侵,中共屠殺婦女兒童,將援越設備搗毀、物質劫回。戰爭的後果,不僅中越邊境十年硝煙,衝突不斷。兩國怨仇深結,越南至今維持世界第三的陸軍兵力,為了防備北敵來犯。中國聲譽重創,連阿爾巴尼亞也譴責北京,赤柬則最後徹底完蛋。波爾布特殺人幫被國際法庭審判。最不堪的是卡特政府,不顧美國為世界警察的道義原則,在要求中國停火同時,竟譴責越南入侵紅色高棉。實質上在為中共解套。鄧則以美國奧援有恃無恐,一再以要求越南從柬撤軍要狭蘇聯(直到戈巴喬夫來訪之前)。

 

【中越交惡未息,鄧暴力獨裁延禍至今】

這場戰爭過去已38年,最近又值鄧小平逝世20週年。我在北美電視台訪問中點到鄧發動的懲越戰爭,針對中共長期誤導、掩蓋至今的這個評鄧的盲點,覺得有翻案的必要,還歷史以公道。扼要其教訓如下:

 

首先,這場中越戰爭的要害,為何而戰?不是為國家利益的邊界或華僑爭端,而是鄧小平蓄意延續毛的暴力革命路線,以武力去支持一個被唾棄的殘暴政權赤柬。波爾布特在柬埔寨的惡行正是文革極左暴政的最大化,其必然失敗並引致舉世公憤。鄧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韙,發動侵略戰爭,去懲罰一個比鄰小國。這種凌霸弱小的暴君性格,顯示他在政治上不單是毛2.0,而且可以比毛還來得粗野蠻橫。懲越之罪惡程度領先於他後來獨裁主導的四個堅持、反自由化、反西方民主制、六四屠殺、收回香港(曾主張用武)、武力威嚇台灣的專政系列,並使不稱霸、韜光養晦等對外謊言,不攻自破。不幸的是,鄧暴力治國的遺訓已在中國延續了三代。

 

第二、戰後世界局勢形成兩大陣營的冷戰對峙,斯大林死後,蘇共出現「和平演變」趨勢,內政外交都有解凍的緩和跡象。這無疑是國際共運的進步(走向解體的第一步)和世界和平的幸事。然而,卻被陶醉於打天下坐天下的毛澤東所排斥,以「反革命修正主義」污名化。從反右到文革,在反修的旗號下,不僅害死上千萬的中國人,在國際上也不斷挑起事端,聚焦於反蘇,妄圖陷國際共運於逆轉。鄧助毛反修為虐,並延禍至毛後,懲越之戰就是中共政治大倒退至今的標誌。遺憾的是,中國思想界包括自由派對反修之謬惡,一直麻木不仁,甚至為毛的烏托邦捧場。

 

第三、中越戰爭的後遺。鄧小平成為唯一的贏家。他贏的不是越南,更不是世界,而是贏了中國。當時中國內部的主流是要將凡是派華國鋒趕下台,平反冤假錯案,社會三信危機嚴重,三中全會給復出的鄧小平取華而代之的機會,中美建交孤立台灣又給鄧添了籌碼。因此,鄧動用軍權打出民族主義迷惑被愚民的黨內外,便成功的掩飾了他行不義之戰的真面目。戰後鄧的聲威不降反升。接著華國鋒下台,大審四人幫,胡耀邦趙紫陽上台主持改革開放,鄧搖身一變為「總設計師」。八十年代鄧似乎成為萬家生佛式的老佛爺,直到六四鎮壓。《血染的風采》這首歌頌侵越戰爭的歌,竟然成為六四犧牲者的安魂曲。那場卑鄙骯髒的戰爭被徹底遺忘了。但是,被多次戰爭蹂躪的越南人不會忘記1979年那場被「友邦」強暴的屈辱。2014年為抗議中國在南海鑽油,還有過一場大規模的反華示威,他們不擔心會被「打屁股」,因為沒有了鄧小平。


2017-3-5紐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