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胡少江:林郑当选乃“中国式政治经济学”移植香港

北京钦点的林郑月娥没有悬念地成爲下届香港特首。梁振英是回归以来最不受香港人欢迎的一位特首,林郑则被称作"梁振英2.0",这表明尚未走马上任的林郑月娥在香港人中非常不受欢迎。在北京控制了大多数成员的选举委员会中,林郑得票数爲七百七十七票,大大领先于其他两位候选人,但是在选前几乎所有的民意测验中,北京不喜欢的候选人曾俊华的民衆支持率至少都是两倍于林郑。由此可见,这个选举结果离真正的民意究竟有多远。
电视上刚刚宣布林郑月娥的当选,两位香港青年朋友便立即告诉我他们的感受:一位发来短信说,香港的年轻人又要难过五年。在我看来,他是低估了北京操弄香港政治和社会的决心:只要共産党还在台上,香港的年轻人不会有开心的时候。另一位与我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的年轻人则指著电视上那些油头粉面的富商名流对我说,看到这个选举结果,看到电视上这些人的无耻言行,我有一种深深的悲伤,因爲他们根本不代表我们,而我们则拿他们无可奈何。
不要以爲这两位是无所事事的街头愤青。他们都是那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勤劳青年,一位任职于香港的纪律部队,另一位则就业于服务业。他们都是那种典型的爱护家庭、关心朋友、关注社会正义的香港八零、九零后。他们的选后感言绝不是个别人的愤世嫉俗,而代表著香港年轻一代的主流民意,代表了香港青年此刻拥有的那种对现状的极度沮丧感和对改变现状的无力感,这是任何一个生活在香港而又没有政治偏见的人都能感受得到的。
内心悲哀的香港青年与弹冠相庆的社会名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们很容易从这个对比中感受到香港当前社会矛盾中对立两方的水火不容。其实,当前香港社会的矛盾,不是什麽西方思想和东方文化的矛盾;也不是自由的新一代与保守的老一代的矛盾,而是一种鲜明的阶级矛盾,这种阶级矛盾既带有经典意义上的富有阶级和贫穷阶级之间的对立,更具有赢者通吃的权势集团和全盘皆输的底层民衆对立的特性。
自从北京政府接管香港之后,权力者和富有者的勾结便成爲路人皆知的香港政治经济游戏规则,香港富人只要投靠北京政权,就会得到一张到大陆发财的通行证;而本来就是输家的社会底层,则连说话的机会也失去了。因爲绝大部分的香港媒体都被亲大陆的富商们买走了,而他们买走媒体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向北京献媚,从而争取更多的积聚财富的机会。这种权贵和财富的联姻是典型的"中国式政治经济学"在香港的移植。
在漫长的资本主义发展历程中,资本本来是在市场中发展起来的,然后産生了与统治阶层的矛盾,于是就有了争取民主的"第三等级"。而现代中国资本发展则采取了另一条路径:通过暴力取政权,通过政权夺民间资本,再通过国家的渠道将这些民间的财富转变成权力者的资本。在这个过程中,民主成了彻底的无用之物。这种中国式道路彻底杜绝了不与权力者配合的社会群体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升迁,使社会更压抑、更不公平。
香港的资産者和社会精英们十分精明,他们从大陆的政治、经济演进中看到了积聚财富和走向权力的"中国式道路"。而且对于少数权贵者而言,这是一种更爲节省成本的道路,只需要放下尊严向北京表示忠诚便可以得到财富和权力。但是对于社会底层而言,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社会。在政商勾结的环境下,他们深切够感受到社会的不公平,但是却无力改变它。香港年轻人感到失望的不仅仅是一个不受民意欢迎的香港新特首,而是一个看不到前途的香港未来。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