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29日星期三

林忌:修补民主派的撕裂

香港特首钦点尘埃落定,林郑月娥以777张小圈子选票成为新一任特首,高民望的曾俊华,在商界最终大半投降的情况下,只得365票落败,香港得到了被喻为「梁振英2.0」的CY 2.0,又或者「撕裂2.0」,更在当选第二日以大规模拘捕占中人士作为序幕。

撕裂随著曾俊华的败选更加严重,不但是亲政府与反对派的撕裂,也包括争取民主者自己的撕裂;诡异的是撕裂的争议,却不是近五年有关港独加本土,对大中华加左翼之争,而是回到十年前的旧戏码,即以「激进泛民」的所谓「原则派」,对「主流泛民」的所谓「策略派」;以往长年反对小圈子选举,认为民主派参选是「自甘堕落」的社民连,以及加入狙击痛骂2007年参选的梁家杰与2012年参选的何俊仁是「民主罪人」及「猪狗不如」的激进派,却以「公民提名」是新鲜事为由,「打倒昨日的我」去参加这个小圈子选举,去阻止泛民「造王」,支持曾俊华;另一面部份的民主派选委,在吹捧lesser evil要撑曾俊华的同时,戏假情真变成「薯粉」,把曾俊华吹捧成圣人贤君,于是两派为此激烈争议,民主派暂别身份认同的内战,又回复到路线之争。

支持曾俊华去挑战林郑月娥的,不乏本土派与以往部份激进派或勇武派的支持者,因为这些人信奉「政治右派」,即目的结果才是最重要,而手段与过程──即使曾俊华很「大中华」,其鼓吹的信念「信任、团结、希望」其实很「左胶」也不重要;反之那些反曾俊华的,明明是以一堆左翼又自命「进步」的「左胶」为主,却偏偏对曾俊华所鼓吹的和解、和谐、团结,等正面的价值嗤之以鼻;曾俊华的支持者,多为「浅蓝丝」与「浅黄丝」,即平日政治冷感为那批普罗大众市民;然而那些平日自命「民主农夫」,要去社区深耕细作的左翼人士,却纷纷在面书上嘲弄这些人为「港猪」,甚至上载纳粹德国人民崇拜希特拉的照片,其言行一点也不「大爱包容」,却似他们长期批判的「民粹派本土」。

在当前北京的钦点下,曾俊华赢不到小圈子选举,也没有能力解决香港的问题,又或者仍然是官商勾结的「资本家」;但左翼人士一开始就以阴谋论看待其参选,视之为北京颠覆民主派的「阳谋」,例如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在选前最后一星期,仍然信誓旦旦说,曾俊华才是习近平钦点的「真命天子」;结果就把「反曾」的左翼白票支持者,带领到主流市民的对立面,甚至嘲讽出力制止林郑当选的市民,以「背弃理想」、「出卖原则」、「投靠建制」的上纲上线式谩骂,情景一如早两年那些「民粹派本土」,把所有民主派都骂为「投降派」、「投共派」或「建制派」,指「与民建联冇分别」一样,完全忽视在中共极权下,大家各式其式寸土必争的重要;左翼平日骂人家民粹,不肯大爱包容,结果最不包容的平庸市民的「愚昧」,却是他们自己。

白票派最严重的错误,在于搞错曾俊华的支持者,并非只属传统民主派的支持者,是跨阶层超越了黄与蓝,因此用一贯激进姿态对主流泛民宣战,根本无法迫使民意放弃「造王」,甚至犯了众憎;在选举后期,左翼本可藉有限度撑曾,对撑曾的市民晓以民主大义,以不公义的钦点结果,增加民主派的基本盘;然而他们却忽然「民粹」,回归「民主原教旨主义」,认为在这「民主罪人」小圈子内的一票,能够保持清白,比起教育市民,来推动长远的民主运动更加重要,甚至眼红曾俊华在爱丁堡广场集会的超人气,沉不住气在公开的面书版面上不断嘲讽。

朱凯迪议员之前公开说,担心民主派选中了曾俊华,会造成民主派另一次严重的分裂;但偏偏就其对曾俊华过度的恐惧,由偏要支持梁国雄参选,到后来白票争议的对抗,才造成民主派更深层次的分裂,一如三年前的《中大学生报》与独立媒体,竟带头抹黑温和本土派为「披著羊皮的狼」、「排外三子」与「法西斯」般,庸人自扰之,把原本可以轻易拆弹者,变成了火药库,把原本的战友,推成了敌人;这些错误原本都是可以避免,或者减轻的;选后梁国雄接受访问时承认判断错误,一众「长毛粉」就在面书「围炉」说长先只是「客气话」,或高呼「长毛冇做错!」,令策略派更光火,结果化解争议的努力又白费了。

这些争议的背后,其实源自更深层次的疑问──香港民主派在互相责怪对方拖了后腿,原则派怪人出卖原则,策略派怪人不理策略,勇武派怪人不够勇武,其实可能最终结果都大同小异;然而最重要的,是在自己坚持原则的情况下,开明检讨对错,但不要把讨论变成仇恨,在讨论后就放低再上路,才是目前环境最重要的教训──策略派选民,请一以贯之,继续「两害取其轻」,不要因为仇恨而搞「票债票偿」,民主派没有再分裂的本钱了!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