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梁京:中国的国运与美国的危机

图:美国著名汉学家魏斐德(1937年-2006年),英文名:Frederic Wakeman

最近笔者在不同的场合都听到中国人谈到中国的国运问题。有人问,中国的国运还能持续多久?也有人认为,中国的国运正隆,美国的衰落和危机就是明证。


说实话,我原来对国运的说法一直不大以为然,认为这是迷信和宿命的理念。但我现在认识到,有这样想法的人不仅很多,而且有一定道理。历史上,中国朝代的兴衰更替,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现像,而国运之说,就是基于这个重要的历史现像。那么,是否真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来支配不同文明的兴衰呢?其背后的道理究竟是什么?自古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吸引著很多人的思考,而中国的《易经》就是这种思考的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成果。

现代历史科学发现,地球的气候周期,是影响人类文明兴衰的一个重要因素。有不少文献指出,中国的朝代更替,与气候周期有很大的相关性,因为中国文明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农业文明,而农业文明与北方的游牧文明,都对气候周期非常敏感,由此导致两种文明之间强弱和兴衰与气候周期关联。

问题是,中国已经走出了农业文明,不仅全面掌握了工业文明,而且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实体。我们已经不能想像,那种赤地千里人相食的惨剧会在中国重演。那么,这是否就意味著中国会永远国运昌隆呢?事实上,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在劫难逃,他们的依据是中国已经出现了国运衰败的所有迹像,尤其是上层政治的普遍腐败和社会道德的普遍败坏。而历史早已证明,到了这个地步,国家已无药可救。

面对两种极端的"国运"观,我和多数中国人一样,都不能接受极端的乐观和悲观。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来解读中国今日面临的国运问题呢?最近读书得到一个重要启示,那就是地缘政治政治环境,是影响国运的一个重要因素,也就是说,一个文明面临著什么样的地缘政治竞争对手,对国家兴亡十分重要。

美国著名汉学家魏裴德认为,十七世纪初,整个人类文明都曾因气候突然变冷遭遇巨大危机,而中国是当时最先走出这一危机的文明。但是,中国走出危机的方式与西方文明不同,靠的是走改朝换代的老路,也就是在儒生支持下,满人取朱明王朝代之重建了中央集权的帝国,而西方则经过曲折的内部竞争,建立了一种全新的政治文明,最后主宰全球,并颠覆了中国的旧文明。

魏裴德指出,中国之所以靠老路走出危机,主要是当时没有一个旗鼓相当的文明竞争对手。而今日中国的环境已大不相同,不仅有了日本,更有美国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也就是说,有了强大的对手,中国就有可能在外部文明的挑战下,通过有效的内部变革,走出治乱循环的宿命。

那么,中国能抓住这个机会吗?我们看到,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崛起极大得益于与美国的合作和竞争。没有这个因素,中国崛起是不可想像的。但是,由于美国在这一轮全球化中出了许多大错,不仅令全球陷入危机,自己也深陷危机。

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抓住了这一轮全球化机遇的中国国运走势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对待美国这个主要竞争对手,是借美国危机,继续回归中央集权,对内强化专制,对外耀武扬威,还是励精图治,认真学习西方先进的政治文明?当权者近几年的选择不能不令人忧虑。

最近朝核危机加剧,增加了许多人对中国未来的忧虑,是有深刻道理的。历史上,朝鲜问题多次成为触发中国内部危机全面爆发的一个地缘政治因素。目前的朝核危机,也具有这样的严重性。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与美国在朝核危机上博弈策略的选择和成败,将会成为判断中国国运走势的一个重大的事件。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