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羽谈飞:胜败输赢非民主,一骑绝尘送朴妈

    关于朴槿惠被弹劾的评论文章,有两篇最让我难以忘怀。第一篇是朋友圈叫咖菲猫的公号转发,但不知其原创是谁,题目是《朴槿惠被弹劾,这是韩国民主的胜利》。第二篇是公号叫沉雁璧花的原创短评,题目是《朴槿惠输了吗?》。严格说,是第二篇短评极具震撼的结束语触发了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

    短评的结束语是:"总统被弹劾,这不是总统输了,这是总统角色的组成部分,这也不是民主赢了,这恰好就是民主的本身"。寥寥数语的简评解除了弹劾朴妈的中国心结,更重要的是,它给国人出其不意地诠释了民主的真谛:胜败输赢非民主,荣辱功过皆浮云。因此,第二篇短评是对第一篇"民主胜利论"最完美的否定。事实上也是如此,如果说朴谨惠被弹劾是民主胜利的话,请问,如果朴谨惠没被弹劾呢?难道就说是民主的失败吗?荒唐。无论朴谨惠是否被弹劾,民主就是民主,岂能因政要的来来往往定论民主的成败输赢?对于朴谨惠作为总统来说也是如此,上下去留终有时,岂因曲散定是非?

    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的区别可以从很多维度去诠释,但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维度往往被中国人忽视甚至不以为然,那就是对"功利"理解的云泥之别。民主政治是一种还原人性追求真理的政治,人性和真理是民主社会的基础价值观,追求人性的社会要求是人人平等,追求真理的社会要求是真相、真话和真知。因此,民主社会的人之功利就是以释放自我去促进平等和追求真理,这就叫活出自我,也叫超越自我,这就是民主社会的人之功利。

    也许你要问,民主社会的人都不喜欢钱吗?废话,钱谁不喜欢。但民主社会喜欢钱的逻辑不一样,诸如金钱和荣誉,也就是我们中国人心中的功利,在民主社会里的人是将金钱和荣誉看做追求人性和真理的副产品。主产品是超越自我,副产品是金钱和荣誉。这,就是民主社会的功利观,记牢了。这种功利观就会出现一种悖论,即主产品未必会与副产品同步并行,有可能是完全背道而驰。也许你又要问:民主社会的人就不吃饭吗?我的亲,吃饭问题是民生问题,这是民主社会"免于饥饿自由"最基本的人权,只有毫无人权的社会才会焦虑吃饭问题。因此,民主社会的人对工作职业的观念是,能有机会参与到释放自我超越自我的活动中去,这与中国人"谋稻粱"不是一个频道。这就是为什么在欧美,真正最想工作的恰好就是欧美人,但中国人去了都是想直接坐享福利。因为中国人就是猪嘛,"人生在世,吃穿二事",还有"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你让中国七八十岁的老爷老妞去竞选总统,简直就是个笑话,他们肯定选择去公园打太极拳。

    专制政治是一种等级政治,等级是专制社会所有人的功利观,就不再有主副产品的区别。这种功利观也是玩一种超越,不过,这超越不再是超越自我,而是绞尽脑汁超越他人。这就麻烦了,成王败寇就是专制社会功利观的行为表达,金钱和荣誉与胜败输赢就是雌雄共体。在这种成王败寇的等级功利观教化下,每一个国民会把这种功利观固化成内植基因,从而形成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生命线。即便是今天声称追求光明的淫儿,依然是这种成王败寇的功利观垫底自己的思维。所以,就出现了本文开篇提到的"民主的胜利"和"朴妈输了"的中国式功利观点。

    就说踢足球吧,欧美球员和球队是本着如何踢好球奉献精彩,这是关于足球这项工作的人性和真理,这是功利的主产品,至于能否进球能否晋级能否有白花花的银子,这是功利的副产品,即便是俱乐部也是如此。奇怪的是,他们在追求足球真理这个主产品时,居然基本都能获得了副产品的大丰收,但无论怎样的大丰收,那也是副产品。中国球员和球队就不一样,胜败输赢就直接与豪宅豪车和美女联系在一起了,甚至还会与组织荣誉联系一起,更有甚者还会肩负为国争光的国家功利压力,这就麻烦了。在场上究竟该如何出脚?他就会想很多,再也不是追求超越自我的人性和真理,要么推责,即便最佳位置也不敢射,要么抢功,明明没有机会也要自己来射。追求足球真理是个苦差事,远不如打假球来得直接,于是,黑哨、黑脚、黑教、黑队、黑协会,结果就玩成一足球黑社会。

    比尔盖茨,究竟是为了实现自己的IT梦去创办微软,还是为了赚钱成为首富去创办微软?他的裸捐就是答案。特朗普希拉里究竟是为了当总统好装逼而拼了老命去竞选,还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而促进人人平等去玩命竞选?满大街特朗普的裸体塑像和希拉里毫无沮丧的灿烂笑脸就是答案。朴槿惠呢?是为了光宗耀祖还是为了"国民幸福"?是为了名流千古还是为了"嫁给我的国家"?天安门城楼的形单影只就是答案。无论朴妈是否被弹劾,也无论朴妈是否去留,都与朴妈的个人成败得失无关,因为她的弹劾与否和去留与否都是她选择"嫁给我的国家"的组成内容,也与民主的胜负输赢无关,因为"闺蜜干政"事件所爆发的一切片景都是民主本身的组成部分。

    用任何中国式功利荣辱去看待朴谨惠的弹劾去留,都是无知的,严格说是无耻的。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被弹劾,这既是民主本身的组成,也是总统角色的组成,但这丝毫不影响尼克松作为自富兰克林罗斯福之后的最伟大总统之一,正是因为尼克松主义将冷战中的社会主义阵营逼向了死角,但伟大与被弹劾对于尼克松个人来说都无足轻重,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为了荣辱得失而去当总统。前卡特总统为了营救被困伊朗大使馆的51名外交官,秘密下令组建蓝光敢死队万里奔袭德黑兰,但最终行动失败了,卡特为这次行动负责向国会道歉,难道因为个人荣辱卡特就不下令这次营救吗?严格说,做总统就是去为国民担责的、去帮无辜弱势受辱的,去替一切意外顶包的。你以为啥?这就是民主政治的总统,受辱、担责、认错、道歉,只不过是总统的生活方式而已。2005年克林顿去卢旺达向索马里人民道歉"我来晚了",仅仅因为没有及时"干涉"卢旺达大屠杀内政,关美国屁事呀?但作为有能力担责的大国总统,你就得为你的"不及时"道歉,而我们这里的装逼犯就只知道去走红地毯,并且事发时还对克林顿派出黑鹰敢死队表达干涉内政的不满。

    朴谨惠当总统仅仅践行自己"嫁给国家"和"幸福国民"的信念,那个温良恭谦让呀,那个励精图治呀,那个不卑不亢呀,那个荣辱不弃呀,但这些丝毫不是感动国民饶过她"闺蜜干政"的理由,这就是民主。中国人特别喜欢说"谁也不是道德圣人"来开脱自己,其实这就是无耻太久了而内化的缺德基因。但我很想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事实,民主政治就是对政要道德有洁癖的苛刻,做不到道德圣人,至少也要心向往之。国人为了掩饰自己的厚颜无耻,居然还发明一个"私德"概念来辩解,最爱举的例子就是克林顿的性丑闻和马丁路德金的嫖妓来印证私德可以原谅。但中国人从来就不会去思考:我们是怎么知道克林顿的性丑闻的?之所以知道,就是因为美国传媒不顾总统情面地广泛报道。为什么要广泛报道?不就是美国价值观不能宽容性丑闻吗?如果美国人都觉得克林顿那事儿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的不足为奇,他们还报道个屁呀?而我们这里呢,一个村官没有情人都不好意思在当地混了,你说中国人已经到了何等无耻的境地。(作者微信:yutanfeiytff  公号:yutanfeiyyy)

    民主的终极目的就一个:人人求真;自由的终极目的也是一个:人人向善。求真向善是什么?这不就是道德吗?因此,民主自由就是要每一个人做道德君子,而民主政要理当是国民道德的垂范楷模。但每一个人即便是政要也很难万无一失,怎么办?这就要靠民主。民主就是洗洁精也是洁尔阴,只要在道德上存在丝丝难言之隐,民主机制就会帮你一洗了之。但专制政治就麻烦了,没有洗洁精也没有洁尔阴,人人都是猪板油,所以人人都在为朴妈叫屈喊冤。但无论什么样的洗洁精,洗洁精不会天上掉下来,更不会自己跑到猪板油身上去,还得靠人,要么自己主动洗洗,要么让别人帮你洗洗。这暗示我们一个真理:只有随时愿意自己洗洗或接受别人洗洗的道德君子才配得上去追求民主这一罐洗洁精。谨此献给同仁以期共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