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木然:追星粉絲比議政粉絲還要多

當議政帶來尊嚴與快樂,人們就會議政;當議政帶來恥辱和尊嚴的缺失,人們就會逃避。

大陸粉絲追明星,向來是一大風景。明星的一張圖片,一個賣萌,一句無聊話,都會受到上萬粉絲追捧。談論政治的大V,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尤其是現在,從來沒有明星那樣的待遇。這不但是一個有趣的經濟現象、社會現象和文化現象,而且還是有趣的政治現象。粉絲經濟取代政治,網紅經濟取代大V。再加上大V良莠不齊,露出了可憎的真面目,議論政治的風光不在,粉絲也會選擇離開。似乎人們還沒有看到夕陽的美好,太陽早就不客氣地落山了。

具體的原因,可能會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議政不符合中國歷史傳統。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無論如何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進行標點符號分割並重新解讀,都無法迴避這樣的事實,即統治從來都是統治階級的事,非統治階級是草民,是沒有資格議政的。草民只需要感恩戴德,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即可。莫談國事,不但成為草民的信條,而且成為草民的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皇帝可以與民同樂,但不可與民同政。民以快樂為本,而不是議政為本。這樣的傳統一直以歷史的慣性在起作用。

議政得需要條件,歷史傳統中沒有議政的條件,也沒有議政的渠道。歷史上很多人讀書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讀書本身,而是為了做官。那些知識分子的道統,表面上以道制權,實則是從外部維護皇權。讓皇權具有道德品質。這種近似烏托邦式的幻想雖然吸引人,卻也是吸引人的毒藥。看那些所為的皇權盛世,也是充滿了宮廷屠殺和絞鬥。皇權政治利用道德擴充門面,類似當婊子立牌坊。草民對政治不懂,議朝廷之事又具有殺頭的風險,選擇沉默和娛樂是必然的。

第二,現實的經濟壓力使得人們只有通過娛樂舒壓。孩子入學、房子、車子、醫療、保險、工作一系列壓力讓人們沒有時間去議論政治。議論政治得有閒,沒有閒,經濟壓力過重,工作壓力過大,使得很多人沒有閒去議政。議論政治需要時間成本、學習成本、參與成本、精力成本。成本高,收益低,甚至是零收益,那麼人們就沒有必要去參與政治。娛樂需要成本,收益的是快樂。如果你到任何一個城市,都可以看到大的娛樂中心、洗浴中心、按摩中心,還有各種各樣的洗頭房。去這些地方的人,都有各種各樣的目的。無論什麼樣的目的,核心目的都是緩解壓力。

第三,議論政治需要政治安全。如果政治安全沒有辦法保證,人們就會選擇逃避。通過打擊網絡大V,粉絲們覺得政治安全受到影響,議論政治的人明顯減少。原來的網絡大V,有的消失,有的轉型,有的沉默,有的賣茶,有的辦微商,有的移民,有的玩世不恭,有的成了嬉皮士,有的遊玩,有的吃喝玩樂,有的粗鄙化,只有極少數大V在網上說著一些不痛不癢或者極為含混不清的話。有一種鄧小平南方談話之後下海經商的感覺。

有人說,議政是一種高尚的美德。議政不常在,美德也無用。現代文明的標誌是議政是所有人的事。少數人的議政即使高尚和勇敢,即使做出犧牲,想吃人血饅頭的人也還是會排隊等候。何況中國社會價值已經嚴重撕裂。

第四,議論政治需要制度保障。不一樣的制度,同一樣的文化,議政結果就不同。如朝鮮與韓國、大陸與台灣、原來的東德與西德。制度具有決定性,決定人們議論政治的內容、範圍、程度和方向。中國人的國民性是由制度決定的。國民性既是人性的組成部分,也具有典型的中國特色。這種國民性具有很大的機會主義者成份,因為制度缺少穩定性,機會主義的隨機性和適應性必然成為首選。當議論政治帶來尊嚴與快樂,人們就會選擇議政。當議論政治帶來恥辱和尊嚴的缺失,人們就會選擇逃避。中國集體主義的無意識決定了中國人更願意議論別人的家長裏短。國人的樂子有的是,何必在政治那裏找不痛快。

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選擇明星,讓明星給自己帶來快樂,緩解經濟壓力和政治焦慮,使人們的精神得到釋放。跟著感覺走是快樂,當自己找不到感覺的時候,跟著明星走也是快樂。讓明星的快樂假裝成為或者真正成為自己的快樂,給自己帶來虛幻的滿足,也就具有了正當性。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