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林浊水:北京紀念228高調開鑼低調收場

等到228過了,大家卻發現北京今年228紀念會辦得非常低調。(翻攝圖片)

2月初北京宣佈將擴大舉辦228七十週年紀念會。而且由國台辦為為228定性為「台灣同胞反抗專制統治、爭取基本權利的一個正義行動,是中國人民解放鬥爭的一個部分。」這簡直是挑明北京已經優先選擇拉攏台灣人民而放棄國民黨了,真足以令國民黨心驚膽顫。消息一出,各種猜測出籠,例如,習近平從1985年到2002年長期待在福建,和台商很有往來,充分了解台灣人對228事件的態度,更知道228事件是獨派人士建構台獨論述的基礎,所以北京要借著擴大紀念228搶奪輿論話語權,舉辦一系列討論會,把228澈底講清楚,反制台獨;又如說習近平個人強烈的站在人民立場的社會主義信念,對國民黨一些高層游走兩岸買辦習性的強烈不滿,所以準備透過擴大紀念228的方式強勢展現他直接拉攏台灣人民的新作風。不料等到228過了,大家卻發現北京今年228紀念會辦得非常低調。

今年228,一些城市如北京丶上海、武漢,台盟人士固然都辦了紀念會而且清一色拉起「台胞紀念"二·二八"起義70周年」的布條,把228叫「起義」,令國民黨人士看到了,心中不免發毛,但是北京的紀念會規格卻辦得相當低。

過去北京辦228紀念會,每逢「十週年」,規格都高,例如1977年30週年,中央副主席葉劍英親自出席;1987年40週年,政治局委員胡啟立參加;1997年50週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出席;2007年60週年座談會,則由兩個民主黨派「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台盟)以及中共統戰部、國台辦共同主辦,中共統戰部長劉延東參加。但是今年紀念活動卻只有台盟主辦的座談會,參加的既沒有中央政治局的成員,也沒有部門領導,只有是統戰部「有關同志」。

事先擴大紀念鑼聲敲得那麼大,紀念會卻這樣低調收場,很使台灣一些響應的人大大失落。癥結何在?耐人尋味。

有趣的是,也許,從台灣統派人士為響應北京擴大紀念的號召而辦的幾個活動上中也許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台灣統派人士今年紀念的活動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等團體集體到六張犁的政治受難人墓區舉辦「春祭」;另一個是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行「省思228,展望兩岸未來」座談會。座談會重點是強調統一和駁斥「輿論中主流的省籍衝突論」。

這兩個場地都特別佈置了10尊真人大小的立像,其中有謝雪紅、蘇新、吳克㤗、周青、陳炳基等9位228後逃亡中國,而現在已經過世的228英雄。

10位中的確多數都可以算英雄。但是要以這些人來駁斥228省籍衝突論,卻大有麻煩。例如228中頭號英雄謝雪紅,她的先生楊克煌在1954年還主張「台灣人是另一個民族」,這主張的問題比省籍衝突論嚴重多了。由於她們夫妻的信念問題,被批鬥得非常慘,謝去世時,甚至還沒辦法死在病房而是有被推在醫院走廊。雖然她一生都堅信共産主義是真理,也堅持在美帝支持下的台獨她一定反對到底,但是她的忠心幹部古瑞雲,卻又相信她被批判是「分離主義」、「地方主義」其實也「並無冤枉之處」。又如寫了228記實<憤怒的台灣>的蘇新,死前向到中國探訪的同鄕說他後半生30年是人生最暗淡的歲月⋯⋯。

因為這些參加了228的一些最重要的台灣共産黨人士記錄如此,因此,228真的意涵既要依北京的意澈底講清楚並不是那麼容易。228真正可以講清楚而沒有爭議的便只有對國民黨政權的抗暴一件了。是不是這樣,所以北京紀念228才高調開鑼低調收場,我們難窺究竟,但無論如何,突兀非常的變化總令人吃驚不已,令人覺悟到縱使大思想家克羅齊的訓誨「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給了我們解釋歷史的方便巧門,但是「當代」本身就是難以說得淸楚了,結果是歷史的解釋真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