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吴戈:不是金正恩猖狂 是給了他機會


世界罕見的驚天大案卻缺少懸念,金正男被刺若不是金正恩指使,恐怕想不出別的可能。
世界上極少有如此驚天的大案卻如此缺少懸念。金正男的被刺如果不是金正恩指使的,恐怕所有人都想不出別的可能。這也說明,金正恩是在全世界心知肚明的情況下下手的。在分析他不得不下手的因素時,外界也注意到他下手的時機,甚至分析了此舉可能引發的後果,卻沒有看到,如果你是金正恩,你也會冷笑一聲「爾等能奈我何?」

金正恩的掌權當然一直伴隨著高風險,刺殺金正男正是降低風險的舉動。然而他的所有惡行所能引發的進一步風險主要在於外部,恰恰在這一點上,外部給了他把握。

這次事件,中國大陸輿論明顯不便關注金正男的長期隱居地正是北京和中國澳門背後的玄機,但仍然不約而同地提示此人與其姑父張成則(張成澤)一樣傾向於改革開放政策。至少在理論上,這是中國的一張牌。現在事發了,卻無人敢問「是誰在庇護和保護金正男」。

超過半個世紀的新中國外交成就輝煌,唯獨罕有成功調控過任何盟友的政局。當然太多人立刻會拿出中國強調主權平等和不干涉內政的聖訓,可是細讀國際關係史就不難發現中國外交實踐在這一點上要麼僵化要麼雙標的痼疾,何況近三十年來中國民間已充斥叢林法則和沙文主義情緒,對緬北獨具匠心,對琉球志在高遠,這邊痛斥日本否定南京大屠殺,那邊對台灣就要「留島不留人」。唯有在施壓或改變朝鮮上,國內官民兩界的文治武功戛然而止。

為自圓其說,中國社會盛產種種高論。如果說歷史悠久、根正苗紅的「唇亡齒寒說」略顯蒼白,「社會主義陣營說」更已被耳光擊碎,新的理論仍前赴後繼。比如,「統一的韓國對中國不利」,可是一個巍然崛起到世界亞軍,已只對挑戰老大有興趣的新興強國如此憂慮身邊一個中等國家的競爭,丟不丟人?即使唯利是圖有理,卻又只敢死抱著二戰美蘇留下的遺產,沒敢再拆散任何一個潛在競爭者;「挑戰美國的流氓多一個,中國霸業就進一分,小不忍則亂大謀」,可是這個流氓對美國的挑戰似乎多為手段,對中國的挑戰卻多在利益。金正男事發後一夜之間,大陸各種微信公號鋪天蓋地的評論中,「此事系韓國所為」等奇葩又悄然綻放,再現大陸對朝鮮認知充斥愚蠢和曖昧的現狀。

實際上,對金正恩這樣一個瘋狂挑釁人類良知、國際社會基本準則和聯合國權威的暴政,其每一天的存在無不有賴於大國矛盾。這次,還有人推測美國可能動手除掉金正恩,如同對薩達姆和卡扎菲一樣,卻忘了後兩者一個是通過一場中等規模戰爭,一個還借助了內部起義,而所謂「外科手術式」的斬首行動(1986年)恰恰連卡扎菲也沒除掉。更重要的是,美國儘管承受著國際核不擴散秩序被踐踏的尷尬,全球其它核擴散危險仍然受控,並無國家效仿朝鮮;美國面臨朝鮮少量核彈頭的直接威脅,但在技術上基本可防,朝鮮的對美核威懾限於象徵性;朝鮮對美恐怖活動也限於理論上,朝鮮要避免的正是被美國列入恐怖主義對手;因而金正恩的對內固權和對外挑釁均不威脅美國國內安全和東亞秩序兩大基石,相反,朝鮮對美國的威脅不如中國,朝鮮的作為對中國更不利,這是美國的基本利益判斷,也正是中國對朝鮮的公然袒護並未激怒美國的原因之一。

當然,川普的奇葩思維正在美國社會引發激烈震盪,他對美國各方面利益的判斷仍未清晰。川普的朝鮮政策不僅現在還遠不能預測,甚至可能同金正恩一樣放蕩不羈,但從朝鮮問題並未成為川普一系列驚人政策的重點來看,這個問題或許並不太適合他的口味,他以武力徹底解決朝鮮問題的概率不高。

總之,朝鮮的一切苦難、荒誕和駭人聽聞並非金正恩是什麼天降奇才,別人給了他機會而已。只要有人給機會,正恩大有可為。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