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杨光:中国何德何能领导世界?——毛、邓、习的国际战略变异

图: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和他的著作《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世界的秘密策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



习近平不愿意背上白邦瑞们中美争霸、取而代之的指责,他要把"世界领袖"的权力转移当成一场"禅让",以"万国恳请,天朝俯就"的方式"登基"。

从白邦瑞的"百年马拉松"说起
熟读中国历史、熟知中国政情、讲一口流利中国话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曾经是基辛格、拉姆斯菲尔德所倚重的中国问题专家,从尼克松政府以来一直担任美国政府对华战略顾问,现在他又成了特朗普总统主要的中国事务顾问。白邦瑞对共产党中国的认知与态度经历过一场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曾经是最热烈的"熊猫拥抱者",是基辛格联中反苏战略最早的设计者,一度强烈主张美中军事结盟;九十年代幡然悔悟,痛感美国人过于老实厚道,"人善被人欺",被中共的伪善言词所迷惑而认敌作友,此后变成了最激进的对华战略鹰派、"中国威胁论"者,转而主张联俄反中、扶台抑中。
两年前,白邦瑞写过一本《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称霸世界的秘密策略》的书。这是一本典型的"阴谋论"作品(白氏所谓"秘密战略"即是中国所谓"阴谋"),大量引用了中共军方鹰派人物的言论作为立论依据。白邦瑞认为美国学术界、外交界"严重低估了中国鹰派的影响力",事实上,习近平的"中国梦"便来源于中共军方鹰派、陆军上校刘明福的著作《中国梦》。白邦瑞说,从毛泽东、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共一直在欺骗美国、忽悠美国,"误导和操纵美国的决策者",以便从美中合作中获得美国政府慷慨无私的扶持和帮助,廉价取得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但中共从骨子里对美国和西方价值的反感、对美国实力和美国制度的敌意与仇恨从未改变,战胜美国、取代美国而统治世界的阴谋亦从未改变。他还说,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就是春秋战国时代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现代版。
某种意义上,白邦瑞的判断是正确的。毛泽东的"东风压倒西风"、"超英赶美"、"反帝反修",周恩来、华国锋、邓小平的"四个现代化"、"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习近平的"两个一百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仅在时序上具有连续性,在政治涵义上也具有针对美国和西方的意味分明的意识形态对垒性以至战略攻击性意图。这就使得毛的"不称霸"、邓的"不当头"、习的"不冲突、不对抗"显出心口不一、表里不一的伪善性和欺骗性。但是,说中共政府从一九四九年起便确立了一项持之以恒、一以贯之的取美国而代之"领导世界"的"百年马拉松""秘密战略",却也未免高估了中共的政治确定性和战略定力。
从毛到邓的国际战略转向
不错,毛泽东做过"世界领袖"的春秋大梦。斯大林死后,毛对赫鲁晓夫的"革命经验"和领导能力颇为不屑,以为机会来临、天降大任,欲以"马、恩、列、斯、毛"排名次序取代"马、恩、列、斯、赫"的共产正统,要与赫鲁晓夫争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把交椅。但毛的心里很清楚,以中国的经济与军事实力,决不可能领导世界。何况毛的"世界观"里永远只存在一个斗争和对立的分裂世界,所谓"世界领袖"也只是领导"革命的世界"反对"反革命的世界"而已。一九五七年毛泽东访苏发表了不怕核战争、不怕中国死一半人的空前好战言论,同时大谈特谈国际共运"以谁为首"的假想议题。但毛也略带调侃地承认:"我们中国是为不了首的,没有这个资本。……我们在人口上是个大国,在经济上是个小国。我们半个卫星都没有抛上去。这样为首就很困难,召集会议人家不听。"言外之意是,等中国大炼了钢铁、放了卫星、造了原子弹,"以谁为首"的问题就得重新说道说道了。所以,大跃进"超英赶美"只是个噱头,"超德(东德)赶苏"才是目标。中苏交恶之前毛的国际战略目标与其说是中国要领导世界,不如说是毛泽东试图领导赫鲁晓夫。毛的个人野心,无非是要给苏联在意识形态上和国际战略上下指导棋,借助苏联的军事实力、牺牲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去给美国捣乱、给世界添堵,促成天下大乱、"世界革命"。
等到中苏分裂、毛泽东成为国际共运的孤家寡人,只能靠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所点燃的"欧洲明灯"阿尔巴尼亚和亚非拉毛派共产党(即"共产党(马列)")以维护"世界革命"的虚名,偌大中国的国力和民生被迅速起飞的周边各国拉开差距,毛如白邦瑞一样也曾幡然悔悟,意识到中共除了"革命"一事无成,干脆破罐子破摔,宣布"中国永远属于第三世界"。与尼克松见面时,毛伸出大拇指对着尼克松,然后用小指头对着自己说,"你们是这个,我们是这个,因为我们没有原子弹(那时中国早就有了原子弹和氢弹)"。尼克松曲意恭维毛说:"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改变了整个世界。"毛回答道:"我没有能够改变世界,只是改变了北京郊区的几个地方。"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歪理邪说的毛泽东终其一生没弄明白一个居于世界领导地位的大国除了敢于杀人、不怕死人之外还需要些什么东西。
平心而论,邓小平所确定的友日和美、靠拢西方、对外开放的发展策略和"韬光养晦"的国际战略,并不完全如白邦瑞所言是对美国的欺骗和忽悠。比起毛泽东争当社会主义阵营领袖、发动"世界革命"的春秋大梦,邓小平基于实用主义的"韬光养晦"战略的确包含有对美国和西方世界减少锋芒、表达亲善的内涵。邓甚至一度有过倾慕西方的姿态。邓出访东南亚时曾颇为真诚地大发感慨:跟在美国后面的国家都发展起来了,跟在苏联和中国后面的国家都出问题了。邓也曾劝过欲效仿中国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某非洲小国独裁者打消这一念头。这说明邓小平深知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发展模式是将错就错、迂回进取的落后制度和扭曲模式,其所开创的一党专制政治+权贵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在世界上毫无推广利用的价值。虽然韬光养晦的本意是暂时隐忍、将来迸发,亦可解释为国弱时卧薪尝胆、国强时报仇雪恨,但邓小平并没有想得那么遥远。事实上,邓无意于谋求世界领导地位,苏联解体之际,邓对江泽民、杨尚昆、李鹏说,"别人的事情少管","做好一件事,我们自己的事","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国策。这个头我们也当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掉了"。
当然,对于美国和西方,邓小平所亲善、所倾慕者,只是其雄厚的资本、先进的科技、完善的企业管理经验,而对"西化"的实质内容——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的西方价值和西方式制度——则极力排拒,且嗤之以鼻。但大体而言,邓小平及其政策继承人江泽民、胡锦涛并没有制定或者执行一套取代美国而领导世界的"秘密战略",有的只是搭美国的便车、占西方的便宜、钻现存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空子、得全球化的好处,以便夯实自己一党专政的执政基础,即所谓"闷声发大财"(江泽民语)的实利主义哲学。这基本上是一种投机钻营者而非体系领导者、搅局渔利者而非秩序颠覆者的国际角色与作派。某种程度上,邓、江、胡希望"与国际规则接轨",希望被美国和西方各国接受为国际社会的主流成员而非现行国际秩序的边缘人和破坏者,这一愿望是真诚的。只是,中共当局绝不愿意为此而在自由、人权、民主、法治方面向国际准则有所让步,即使有朝一日"领导世界",这样的让步也绝不可能。
习近平的中国能够领导世界吗
习近平上台的时候,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第二经济大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是世界第一)、第三军事大国。在全球一百九十多个国家中,中国是一百二十多个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但按人均水平计算,中国刚刚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一个更加严酷的事实是:中国这个新"崛起"的经济巨人仍然是人权和法治的侏儒,中华大地仍然是自由的禁地、民主的荒漠。
不过,虽然中国的科技实力、创新能力和军事实力与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尚不能相提并论,但如果中国近三十年来的发展势头得以延续,毫无疑问,中国将是本世纪内最有可能挑战美国世界领导地位的国家。这一前景令世人普遍不安,不仅是中国的邻国感到惶恐,两岸三地的中国人也大都没有什么"光荣与自豪"的气象,而是感到莫名的紧张与困惑:如果中国成为世界政经体制的主导性大国,如果中国政府把中共当局对大陆人民的压榨和欺凌推广到香港、台湾进而辐射到全世界,岂非世界之耻、天下之祸?二十年前,当中共半心半意宣称"与国际接轨",曾经给中国带来了些许进步与繁荣,二十年后,若国际社会在中国强权的压力之下倡行"与中共接轨",岂非一副天下大乱的末日景象?
习近平是否有"领导世界"的野心?所谓"崛起"、"复兴"、"中国梦",是否意味着向美国、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发起全面冲击?人们已经看到:"不争论"收起来了,"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抬出来了;"办好自己的事情"收起来了,"一带一路"走出去了;"少管别人的事情"收起来了,"世界治理"、"人类命运共同体"抬出来了;"与国际接轨"收起来了,"中国声音"、"中国方案"端出来了;"韬光养晦"收起来了,"核心利益"越来越广阔了,"亮剑"的姿态越来越高调了;"和平统一"也快要收起来了,"武力收复"的鼓噪声越来越强劲了。习近平的执政风格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观感:友日和美、以西方为师、向资本主义制度求救的邓小平改革开放时代已成历史,以新兴强权自命的习近平时代已经到来,而这个新时代,与争当"世界领袖"、支援"世界革命"的毛泽东时代初期有着形式上惊人的相似之处。
习近平比他所有的前任都更热衷于参加各种国际峰会,从上合组织、金砖五国到APEC、G20,从博鳌论坛、达沃斯年会到联合国大会,他都亲身与会;为主办APEC、G20,不惜劳民伤财、大兴土木;习也比他所有的前任都更热衷于国际事务和"大国外交",上台四年已遍访五大洲,去过除日本之外的各主要大国,地球村里到处留下中国元首"大撒币"的身影。习近平对自己的国际形象和所受到的外交礼遇有一种近乎病态的偏爱。唯一能盖过习国际风头的大国领袖,只有美国总统,习欲在国际舞台上所比照、所争宠的对象,也是美国总统。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确有与美国争雄、改造国际格局、参与"世界治理"、建立红色帝国的政治宏图。和毛泽东当年讲"中国是为不了首的"意味着正谋求"为首"一样,习近平讲"中美两国不冲突、不对抗"、"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意味着他正在将中国带入与美国冲突、对抗的修昔底德陷阱边缘。对中国国运而言,这绝非善途。
特朗普与习近平交接棒?
当习近平对美国的领导地位和国际角色心怀觊觎之际,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却对美国所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及其所担负的超级大国责任表示反感、厌倦和愤懑,认为它们正是"美国不再伟大"的重要原因。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发表了维护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批评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的饱含"正能量"的"中国方案",特朗普则在美国发动了一场大张旗鼓以"美国优先"、"买美国货、雇美国人"为口号的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民粹主义运动,试图从束缚美国、"伤害美国"的全球化与多边经贸体系中脱身。
习特对立的这一幕是对当今世界局势的一个意味深长的反讽:在国内最反对自由、在国际上最不遵守规则的大国的独裁者居然成了国际自由经济体系的捍卫者,而作为现行国际秩序缔造者、保证者和全球化运动发动者的超级大国的新总统,却成了国际贸易秩序的"革命"者。"变""乱"如此,这个世界将往何处去?
一月二十三日,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表示,若国际社会有需要,中国愿意从美国手中"接棒"担任世界领导者角色。他说,"若中国被要求扮演领袖角色,那么中国会承担其责任"。这番大言不惭的表态与张司长的身份明显不符,他是在替习主席向国际社会传话并试探外界反应。习近平不愿意背上白邦瑞们中美争霸、取而代之的指责,他要把"世界领袖"的权力转移当成一场"禅让",以"万国恳请,天朝俯就"的方式"登基"。然而,中国何德何能领导世界?



——原载《动向》杂志2017年2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