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木然:中國人為甚麼願意議論朝鮮?

人們看到了民主的好處,看到了專制的壞處。朝鮮就成了專制壞處的最典型的樣本。
中國人願意議論朝鮮,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第一,朝鮮與中國的關係總是扯不清,剪不斷,理還亂。朝鮮總是給中國製造麻煩,讓中國難堪。中國政府卻一直強調二者之間的良好關係。這樣良好關係究竟好在哪,普通人看不明白。

從世界大勢來看,民主國家之間在二戰以來能搞好關係,民主與專制國家之間都搞不好關係。專制國家對人權的極其不尊重、對人權的蔑視、對生命的傷害讓民主國家根本看不下去。專制國家對人權憲章也就當一張廢紙。

第二,中國反專制要求民主的呼聲高了。朝鮮的體制本來就是專制世襲體制。專制世襲體制如果遇到一個好君主,人們的生活好一點,估計中國還能忍受。但這個專制世襲體制給朝鮮帶來巨大災難,讓中國人對朝鮮人民產生了巨大的同情,也讓中國人對專制世襲體制更加痛恨。何況,中國人與朝鮮人都具有同病相憐的感覺。朝鮮有大飢荒,中國有大躍進餓死三千五百多萬人的事。

朝鮮是恐懼治國,中國恐懼治國的陰魂不散。

由於經濟全球化,由於人們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人們看到了民主的好處,看到了專制的壞處。朝鮮就成了專制壞處的最典型的樣本。人們從朝鮮看到了專制帶來的一切惡果。沒有妥協,沒有理性,沒有人性。只要與金正恩一言不和,就會殘忍地殺害。

當人們正看到金正恩慘無人道的時候,就在2017年2月13日,金正恩長兄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遇害。這消息一傳出,瞬間在微信、微博傳播。不管是甚麼原因,不管是甚麼理由,不管是誰殺害的,不管有沒有根據,人們立即就斷定是金正恩派人殺害的。金正恩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權不擇手段,通過殺親哥哥,讓人們更加認識到,專制國家利用恐懼、謊言和暴力治國。

第三,中國人對文革的擔心與日俱增。但中國現實的言論管控和過去相比要嚴厲很多,人們對中國政治議論的恐懼也隨之增長。人們對文革的擔心總要找到發泄的出口,朝鮮的金家政權,尤其是金正恩就成了人們發泄的對象。只要是和專制有關係的,和中國的文革有關係的,總要聯繫到金家政權。人們通過對朝鮮專制政權的嘲諷與挖苦,變相地批判中國的文革極權體制。

第四,人們擔心中國走回頭路。現在有人把朝鮮叫東朝鮮,把中國叫西朝鮮。其意思非常明顯。不過,這樣的判斷終歸是一廂情願,不一定符合事實。畢竟中國改革開放已經近四十年,說一句話也不會被打死,一定的自由度還是存在的,把中國稱為新權威主義2.0牌倒是有些針對性。人們對目前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方向不明,民主方向變成治理方向,治理方向是不是服務和服從於民主,還是一個未知數。如果讓治理的歸治理,民主的歸民主,民主與治理走的不是一條路,再加上權力不受制約,也讓人們有了走回頭路的感覺。

第五,中國的未來也充滿著不確定性。不確定性的現實邏輯需要的是政治強人,政治強人能否讓未來具確定性,也是未知數。也可能辯證法的邏輯是,確定性中有不確定性,不確定性中有確定性。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發展總是不那麼辯證法。追求確定性不一定需要政治強人,需要的是制度。鄧小平早說過,制度具有根本性,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做壞事;制度不好,好人也會做壞事。一個好的制度,不會因領導人的看法改變而改變。

如果一個國家如同朝鮮,讓朝鮮人每天活在壞制度下,任由金正恩宰制,把朝鮮搞得一無是處還自說朝鮮是世界上最講人權的國家,也是沒有人信的。恐懼假裝讓人裝成信的樣子。一句話,中國人之所以願意評論朝鮮,就是希望中國千萬別成為朝鮮。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