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王力雄:“无人进藏”

毛泽东时代的西藏。(public domain)
随着毛泽东时代结束,"精神原子弹"消失, "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老西藏精神"失去支撑。改革开放给了中国人一定自由空间,党的惩罚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无所不及,强迫人进藏的行政手段相当程度上失去作用。历史上一直难以解决的"无人进藏"一度重新成为中国治藏面对的问题。

1980年是西藏从毛时代进入邓时代的转折。汉人数量在1980年达到高峰,随后逐年减少。到九十年代中期的最低点,减少近一半。但是在那之后又逐年回升,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西藏自治区常住汉人数量比1980年翻了一番。这种增长主要靠市场。随着交通条件改善,很多民间进藏者被谋生和赚钱目标吸引,自发到藏区做补鞋、裁衣、修钟表一类手艺活,或是做生意,开饭馆,包工程、挖金子;有的人还去盗猎野生动物,甚至有乞丐到藏地去要饭……这些人大都是汉人中的普通百姓,与中国内地的"流动人口"性质一样。随着经济发展,二十一世纪增加了成批到西藏做工程、建水坝、采矿、筑路的内地国企或私企团队和民工队伍。利益驱动和金钱吸引取代了失效的精神原子弹。

中国当局清楚巩固西藏主权和进藏汉人的数量有直接关系,针对新的形势变换手法,把原本的强调无私让人禁止转变成迎合私欲让人进藏,尽可能在藏地营造与汉地相似的生活环境吸引汉人。眼下,藏地县城以上的城镇基本都建成了跟汉地城镇差不多模样,红尘滚滚,吃喝嫖赌样样俱全。除了氧气稀薄,与汉地的区别已经不大。甚至给官员的住所配备制氧机。进藏汉人形成彼此交往和互助的社群,不再孤独。加上游客日益增加。在汉地游山玩水已不满足的中国人把西藏风情当做新的猎奇目标。表面看, "无人进藏"的问题似乎已经解决,海外舆论甚至惊呼汉人的数量超过了藏人。

然而这种方式并不可靠。首先进藏汉人主要局限于城镇、交通干线和旅游景点。例如2000年11月的人口普查显示的那样,居住在西藏自治区达到5个月以上的常住汉人超过一半是在首府拉萨市。其中又有95%居住在拉萨中心的城关区。2000年至今,汉人进入西藏的速度加快很多,然而集中于城镇的情况未改变。对西藏的广大农牧区,仍然还是"无人进藏"。

当下中国政府有足够的金钱和能力对西藏提供支持,能以重赏把汉人工作人员派到西藏城镇,或以得利吸引汉人经营者和劳动者进藏。不过这种进藏的临时性很强。在藏汉人与西藏社会和本地人的生活基本无关。游客自不用说。即使是在藏常住的汉人也鲜有真想扎根,目标都是挣到钱就回老家。一旦有一天中国内地发生政治动荡或经济危机,基本靠北京财政供养的西藏立刻会陷入资源匮乏、市场萎缩、社会失序的状态。那时在藏汉人很可能树倒猢狲散。今天能让汉人方便进藏的现代交通,那时也会让汉人顿时走空。目前在藏的汉人人数再多,到那时的作用也可能相当有限。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