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吴祚来:難解的中美困局——中美之間的亮劍與觸撞

中美困局,在現今的世界情勢中,是不可避免的議題。(資料照,美聯社合成)
中美困局,在現今的世界情勢中,是不可避免的議題。(資料照,美聯社合成)


一、敏感點:美國溫和地觸碰中國西藏問題

最新的報導,涉及到中國西藏問題,新當選的美國雷克斯•蒂勒森剛上任就發表言論稱,他將關注西藏問題,並努力促成北京與西藏「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的代表展開對話。同時表示不會改變"西藏為中國一部分"的立場,承諾會高度重視宗教信仰自由問題。
而中國政府高官、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表示:所謂「流亡政府」是一個以分裂中國為宗旨的叛亂組織,沒有任何合法性。中國政府根本就不會和這個所謂的「流亡政府」開展什麼對話。
朱維群的表態非常強硬,甚至認為,這個「流亡政府」唯一能做的有意義的事就是自我解散。這位高官還批評以往的美國政府,利用達賴給中國的統一穩定製造麻煩。
在新浪網的這條新聞下面,可以看到另一條相關新聞:《英媒:達賴竄訪後 中國對蒙出口產品征額外費用》僅僅因為接待了達賴的訪問,中國政府就對蒙古國徵收額外關稅。
儘管新當選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政府至今沒有表現出善意,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仍然希望,要與美國新政府成為朋友。
這使人看到了中國官方的精神分裂,美國一直在中國官方話語與主流媒體上,是以最強大的敵人形象出現,所謂敵對勢力,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敵對勢力,通過各種方式意圖顛覆中共政權或改變中國意識形態。
西藏流亡政府議會祝賀美國新總統川普就職,期盼他維持美國歷任總統之舉,維護西藏和平(翻攝西藏流亡政府網站)
作者質疑,中國既然可以與美國這個世界上最資深的敵對勢力交流、對話,甚至合作成為朋友,為什麼不與西藏流亡政府對話呢?圖為西藏流亡政府網站祝賀特朗普就職。(翻攝西藏流亡政府網站)
既然可以與美國這個世界上最資深的敵對勢力交流、對話,甚至合作成為朋友,為什麼不與西藏流亡政府對話呢?美國並無意於將西藏從中國分離出去,而讓中共政府與西藏域外政府對話,也只是為了增進交流,使西藏獲得應有的自由度,西藏本來就是法定的自治區,中共政權在早期對西藏有非常多的自治政策,只是因為毛澤東的暴力干預與征服,才使西藏成為一個災難性問題。
如果連對話都不可能,那麼就只有對抗,不僅要與西藏流亡政府對抗,還要與全世界同情西藏的政府、民間組織對抗。我們因此要問的是,習中央,真的不能改變自己,成為一個文明的對話者?對抗能夠使中共利益最大化嗎?

二、敵與友:美國強硬發聲,中國卻溫和應對

特朗普一直在觸碰中國的敏感點,甚至在探試中共政府的底線與底牌。
在沒有就職之前,特朗普就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電話,而其就職大典上,臺灣代表團被邀請,大陸政府在嚴辭發表聲明之後,中國駐美大使沒有出席或沒有受到邀請。只是春節期間,中共有關部門通過公關,邀請到了特朗普的女兒帶著孩子參加中國的使館年節活動,讓中共政府稍微有了一點面子。
但特朗普與中國大陸的多重矛盾,似乎難以調和:
經濟上,貿易不平等,特朗普認為,中國掠奪了美國工人的工作機會,要通過加徵百分之四十五的高額關稅,來平抑貿易不平等。
兩岸關係上,臺灣是不是可以獨立或一個中國的原則,特朗普破例認為,這也是可以談的。
朝鮮半島問題上,特朗普認為,中國沒有實質性的幫忙,以解決半島核危機。
南海問題上,特朗普認為,中國侵佔了國際海域的島礁,應該撤離,美國不允許中國私自侵佔。
特朗普在2015年再版的《跛腳美國:如何讓美國再次偉大》(Crippled America: How 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書中明確表示,中國不是美國的朋友,而且中國把美國當作敵人。美國對中國發出的信號是非常嚴峻的,如果按照特朗普的個性,而且沒有太大的阻力,那麼,不僅在談判桌上要拋出臺灣獨立的議題,而且還要讓中國退還南海所占所造島礁,中共無法承受這樣的衝擊,戰爭必不可避免。也正因為此,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對《環球時報》表示,美中之間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美國也有學者認為: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有關中國不會被允許進入它在南中國海的人造島礁的講話實際上是對中國宣戰。
中國在南海地區積極擴張,川普政府表示不會容許中國在南海建造人工島。(美聯社)
美國也有學者認為: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有關中國不會被允許進入它在南中國海的人造島礁的講話實際上是對中國宣戰。(資料照,美聯社)
無論是經濟領域還是政治領域,中共政權都遭到新任美國總統挑戰性話語,而中共政府與特朗普的對話,也並不順暢,譬如習近平與特朗普第一通話,就出現差誤,特朗普就職典禮,也沒有成行,任職後的特朗普,至今還沒有與習近平通話的時間表。在此情態下,其國務卿卻已有與達賴對話的意願。
顯然,兩個不同制度下的大國,在互相瞄著對方,等待對方出牌,現在,只是互相有一些出聲,也是為了讓對方快些出牌,或者,要讓對方意識到,如果你如此出牌,會有怎樣的結果。
中國方面通過非官方途徑發出這樣一些聲音:
早在去年12月,中國多家網站和軍事論壇就曝出了機動式洲際彈道導彈發射裝置現身大慶公路的照片。這次消息由中國媒體《環球時報》曝出,該報此前還發表了典型的好戰評論:部署新型導彈後,中國將「獲更多尊重」。
主流媒體說道中國將獲得更多尊重,顯得非常溫和,但檢索中國對美國軍事亮劍,卻可以發現早在2010年前後,就廣泛出現在網路新聞中,由於並不十分清楚特朗普新政對中國會造成多大程度衝擊,中國官方對美國顯得非常低調而隱忍,中共官方媒體被要求不得批評特朗普,甚至外交部發言人認為,美國應該成為中國的朋友,這樣可以實現雙贏(華春瑩:美中應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也刊文指出,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選擇,而那些叫囂對美國亮劍的媒體與聲音,多從重要網站上刪除,只是一些暗示性的文章,告訴美國當局,如果中美戰爭,將兩敗俱傷。
中共現在表現出令人驚異的隱忍,原因有二,一是中共官方完全清楚,特朗普的風格是言必行,只要被激怒,完全能在中國南海造島問題上或臺灣獨立話題上,讓中共直接難堪,而這兩個難題,是中共死結;第二個原因是,習中央現在國內問題嚴峻,具體地說,就是十九大洗牌,面臨重大難題與考驗,習近平只能集中精力修理內部事務,害怕因國際性衝突,造成自己在中共內部失利。

三、新三國志:中美衝突的俄羅斯因素

現在我們看到的,中美只是在經貿問題上出現小的衝突:
美國商務部就對華不銹鋼板材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作出終裁,反補貼稅率最高超190%,中國商務部對此作出回應:「中方敦促美方恪守世貿組織相關規則,糾正錯誤做法。中方將採取必要措施,維護企業公平權利。」
美國的國防或軍事領域呢?南海衝突的主動權,掌控在美國手中,而朝鮮半島的主動權,卻在中方手中,中方可以利用北朝鮮力量,對韓國與日本進行挑釁。也正因此,人稱「瘋狗」的美國新防長馬蒂斯出訪的第一站是訪問韓國和日本。出人意料的是,馬蒂斯非常低調,訪日時明確表示南海問題要更多地交由外交管道解決:「我們並不認為有在南海採取任何過激軍事行動(dramatic military move)的必要。」
馬蒂斯顯然不願意激化中美衝突,使兩個大國處於准戰爭狀態。
特朗普在上任之前,非常在意與俄羅斯的特殊關係,甚至對普京表示讚賞,媒體與知識界普遍認為,新任總統在聯合俄羅斯,集中國際力量,「搞定」中國(人們甚至做出想像,演員出身的雷根總統,讓美國的強大對手蘇聯解體,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完全有能量與機會解體中共)。因為俄羅斯儘管現在也是強人政治,但畢竟社會已基本完成轉型,對世界的危害已非常有限,況且俄羅斯擴張或危害,也是向西,那邊有歐洲人自己去抵擋,美國要做的是忽略俄羅斯的民族主義小擴張,而要致力於太平洋上崛起的中國,這個無所顧忌的新軍國力量。
無論美國在環太平洋周邊國家做怎樣的聯合,其力量都非常有限,民主黨治下,之所以連北朝鮮核危機都無法解決,癥結並不僅僅是中國,更重要的因素是俄羅斯。中國因為有俄羅斯在背後撐腰,所以金家政府更加有恃無恐,把核遊戲玩到了極致。
現在,特朗普如果真的要「拿下」中國,俄羅斯仍然是最大的贏家。
這是習近平與普丁三天之內第二度會晤。(BBC中文網)
無論美國在環太平洋周邊國家做怎樣的聯合,其力量都非常有限,民主黨治下,之所以連北朝鮮核危機都無法解決,癥結並不僅僅是中國,更重要的因素是俄羅斯。中國因為有俄羅斯在背後撐腰,所以金家政府更加有恃無恐,把核遊戲玩到了極致。(資料照,BBC中文網)
為什麼?憲政民主國家的老大特朗普,能給予普京的,不過是一些榮譽性的語言,可能還有一些寬許政策,不可能向俄羅斯揮灑巨額的美元,但中國卻可以。普京給中共撐腰,完全是精神性的支援,既可以向中國出賣軍火,又可以向中國高價傾銷石油,還可以獅子大張口,收穫中國的戰略保護經費(與中國進行一些象徵性的軍事聯合演習,就可以坐收巨大利益)。
但是,美國的國家價值導向,不可能為政治交易而交易,美國之音消息:美國新任駐聯合國大使週四對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的軍事行動表達了堅定立場,譴責莫斯科的「侵略行徑」,並稱美國因俄羅斯吞併克裡米亞而實施的相關制裁將繼續下去。同時,特朗普政府近日發聲,承諾對北約的保護。所以,美國與俄羅斯的聯合,俄羅斯的立場與態度非常關鍵,當俄羅斯只是通過新三國志,來謀取國家利益最大化之時,他們首先想要的,只可能是身邊的肥肉中國,一個新獨裁者不可能對老牌自由民主大佬有大的期待。
有媒體分析說:西方現在已經有一套強大的說服方式,包括增加俄羅斯對歐洲巨大能源市場的准入、恢復西方金融信貸、獲得西方技術、在全球決策表中的座次,所有這些都是俄羅斯迫切需要的。我的觀點是:上述這些都是宏觀的利益,而現實的利益是:俄羅斯和中國簽署了數十億美元的能源合同。
這不禁使人想起史達林與中國的關係,史達林驅使中國捲入朝鮮戰爭,導致中國與聯合國軍隊作戰,中美兩敗俱傷。今天也許中美不至於發生嚴重的戰爭衝突,但俄羅斯卻處於最有利的戰略地位,坐吃中國與美國衝突的巨大紅利。無論是中國媒體還是俄羅斯媒體都不看好中俄形成更緊密的戰略同盟關係,但現在如此情勢下,若即若離的晦暗地帶,俄羅斯仍然握有主動權,要把自己的國家利益做成最大化。
我們看到的美國第一步,也是在經濟領域裡試水,先保護經濟利益,然後再圖其它。
中國呢,正在吃好大喜功的苦頭,也在吃與人類主流文明(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苦頭,窮於應付各種變局中的國際關係,除了對內暴力維穩,對外揮灑美元,沒有其它招數。
*作者為旅美學者專欄作家
——风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