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29日星期日

管见:横看侧看,如梦似烟

习近平将改革目标归结为"推进治理现代化",赢得中共新"核心"之地位,政治安排朝着十九大迅速推进,看来形势不错。年末时的政治局生活会,公然演示政治局委员们对中央及其"核心"亦即习近平"表忠心",与当年整肃胡耀邦的"生活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面对经济,面对民生,看上去也不错。所谓"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被尊为"重大判断","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政策体系",体现着"党领导经济工作",而且承认,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处置'僵尸企业'"是"牛鼻子"。然而,中共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这些讲得冠冕堂皇,面对实际,就又是一番光景。

去年十二月中旬,先是债券市场重挫,信用崩溃令人震惊,去杠杆之难,与产能、去库存相比。丝毫也不逊色。有人称,股灾是表皮出问题,而债灾则是骨头骨髓出问题",不过,此事出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举行之际,习近平沉住了气,听凭监管机构处置,不象去年那样鲁莽了。

不过,信用的麻烦不仅表现在债券市场。民企与外企撤离、资本外流,人民币贬值,诸多事情,都令人头疼。习近平吟诵党领导经济工作、党领导国有企业的"主旋律",以此巩固国有体制支配地位,他也许真的不知道,这才是他的党国最为重大的"结构性失衡"。

然后,就遭遇大范围严重空气污染。这一次,事前预警,限产限行风声鹤唳,而恐怖景象仍如期而至。更凑巧的是,恰在雾霾肆虐之际,习"核心"率领中共七常委等一众高官会见载人飞行航天员及参研参试人员。过去人们嘲笑苏联人的所谓"卫星上天,红旗倒地",嘲笑他们能够以强大科技与军事力量争霸世界,其经济却难以满足消费者需求,而习近平此举,正好显现出中共太空扩张的同时在治理污染上难有突破的鲜明反差。

大概察觉到其中的尴尬。第二天下午,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议程之一即为"解决好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突出问题"。他摆出务实姿态,一口气端出六件事来,要研究解决。然而,事关雾霾天能不能减少,这些中共要员们高谈阔论所谓"加快提高清洁供暖比重"以及"治理好农业面源",对新能源应用的现实问题,诸如现有电网排斥风电之类,却未见对策。对煤电运营现状,特别是,一边污染物排放形成巨大规模,官僚们甚至可以据此将其列为"自然灾害",另一边则消除污染的技术创新捉襟见肘,难以应付污染的巨大规模,且污染物处理装置相形见绌,还时常闲置,更有体现"中国特色"的监测数据造假也被揭露出来,这种状况看来也只能回避,不敢碰触。好在,这时北面的冷风已经临近,雾霾随之暂时消散,完美地呈现出中共治下"等风来"的新常态。

如此这般,毕竟窝囊。于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抖擞虎威,会同国务院,查处两起钢企"顶风违法违规"事件,两位副省长也因"去产能"不力而受到处分。这样处置看似严厉,却恰恰表明,延续当年实验行政型计划经济之精神,如今另起炉灶,搞起行政型"市场经济",不客气地将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撇在了一边。

仿佛是要提醒人们事情不仅限于经济,随后司法界又起波澜。北京检察院抢在圣诞节之前突然宣布对涉及雷洋案的五名警务人员免于起诉的决定,因为据说这些警务人员害死年轻的雷洋且事后"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仍属"犯罪行为轻微"。显然,公诉方执意维护警察权力,避免庭审中律师质证,而警方则从轻发落涉案警察了事,并逼迫受害人家属屈服。圣诞节后,广东的法院登场,重判乌坎村村民──他们参与抗议集会游行的权利本应受宪法保护,却成了警方"决不手软"予以打击的"罪行"。这样,中共的司法机关以"不应被民意绑架"的名义,维护司法屈从于权力的党国传统常态,绝不让民众在敏感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有意思的是,人们先前推测,当局可能在圣诞之际悄悄让人民币汇率破"七",实际却是司法机关再露峥嵘,抓住了在年末时再次羞辱法治的机会。

十二月中下旬这十几天,人算之事与天算之事纠缠在一起,展现一幅斑斓图景,其主色调依然鲜明,即党国的垄断、保守和专横跋扈。

当然,更大的人算之事,当属今秋的十九大。不出意外的话,习近平将能够在这场博弈中赢得更实在的权力。好心的人们还在力图影响习近平,敦促他走宪政民主之路。但是,营造出眼前大片令人窒息氛围的习近平和他的执政党,天晓得能有什么令人振奋的"顶层设计"。

其实,真正有力量的,还是经济中的变化。不过,它变幻莫测,或缓慢或迅速,正在弄出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整个中国,整个世界,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考验。这对于喜欢"中国梦"之类东西的习近平,只怕是更要命呢。

——原载《争鸣》杂志2017年二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