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8日星期日

胡少江:二零一六的中国政治

人类已经跨入公元二零一七年。对中国大部分民众而言,与其他年份相比,二零一六年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就中国政治的发展走向而言,二零一六却是一个值得一说的年份。这一年发生的一些事情,或许对中国今后几年有著不可忽略的影响。

中国政治舞台过去一年发生的最重要的事件是习近平登上"党的核心"的神坛。这是习近平在二零一二年正式接任党的总书记以来一直想努力达到的一个阶段性政治目标,经过不断地党内试探和运作,这一目标终于在去年年底的中央全会上达成。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习近平进行了大量的准备,也承担了不小的政治风险。在他的潜在竞争对手薄熙来因为王立军事件而自我爆炸之后,处于维护共产党统治和消除不确定性的需要,他的前任胡锦涛和江泽民等政治力量达成共识,共同扳倒了野心勃勃、不按规矩出牌的共产党内的异数人物薄熙来。

习近平接任总书记之后,迅速扩大其前任废黜薄熙来的政治战果。他巧妙地通过得到民众拥护的反对党内腐败的方式,不仅仅将自己的政治竞争对手薄熙来永远地定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且还将在政治上与薄熙来联盟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两位军委副主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中央书记令计划等一网打尽。

历经数年、终于在二零一六年收官的这一政治战役达到了至少三重目的:一是彻底埋葬了习近平最公开而且最强有力的政治竞争对手;二是由于它是以反腐的名义进行的,因而也通过这场战役收获了不少民意;三是达到了在党内高层敲山震虎的功效,至少在最近几年内,那些潜在的党内政治对手被迫处于守势。

在所有这些过程完成之后,习近平"晋级"为"党的领导核心"便成为顺理成章之事。事实上,从二零一六年初开始,习近平便已经通过他的一些拥戴者进行了一系列的试探,其中包括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等人在人代会等政治场合公开散布拥戴"习核心"的舆论,到了年底,这一努力终于修成正果。

过去一年,习近平还抓紧进行了党内人事调整,所有的人士调整大体有三个特点,一是那些在历史上与习近平工作有过交集并得到信任的人迅速得到提拔;二是所有与现任政治局常委有过工作交集的人的提拔都得到了限制;三是习近平所喜欢的人大部分都是没有正规学历,二是谙熟党内传统的官僚居大多数。

除了建立自己的核心地位和快速提拔"习家军"班底之外,习近平进一步向世人亮明了自己的政治本色。与邓小平的实事求是和江泽民的崇尚现代文明迥然而异,习近平公开表明他是毛泽东的继承者,他压制了当哪位一切对毛泽东的公开批评,拒绝对毛泽东发动的文化革命进行彻底清算,对毛的崇拜和效法一目了然。

过去一年,习近平和他的执政党对中国社会不同意见的打压力度超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任何一个时期。他们对中国媒体实行了最严格的控制,封闭了大量不听话的网站,没收和收编了一些曾经具有公信力的媒体,对那些挑战一党专制和司法不公的律师们则进行了最不讲道理和不遵守法治的镇压。

综上所述,二零一六的中国政治以进一步加强政治控制为标志,正在向世界展示一个向斯大林-毛泽东的政治治理模式的中央集权制度快速回归,无论是习近平的毛式政治领袖地位的建立,还是对中国党内、社会中不同意见的空前打压,二零一六正在开启又一季中国的政治寒冬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