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20日星期五

黄东:趙紫陽與吳建民的人間正道


趙紫陽和吳建民的精神遺產,國人應深入領會。

執筆時恰巧是七個月前吳建民大使不幸在車禍中遇難的準點時間。要數去年中國損失的重量級名人,也許並非人人惋惜的軍人張超與余旭,而是吳大使。因為他對世界和平發展,作出過更大的貢獻。而之前的一天,正是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12周年的紀念日,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

不過他們二人有三個共同特點:為人溫和儒雅反對暴力;生前為世界和平,為中國的和平發展與人民的福祉,一生奔走呼號;亦因此嬴得國內外極高的民望與評價。雖然他們在政治高壓下,暫時無法獲得當局最高規格的榮譽與公正客觀的評價,但是人民不會忘記,也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而這句話,是另一位生前死後皆民望頗高,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名言。

吳建民雖然被某些極端狂熱民族主義份子指控為「漢奸、賣國賊」,然而真金不怕洪爐火。他的外交思想核心可以概括為「三要、三不要」,即:要和平、要發展、要合作,不擴張、不稱霸、不結盟。只可惜他這杯甘香好茶,今天已找不到好的貫徹落實者與茶客了,因為韜光養晦已經被拋諸腦後。人未走,茶已涼,得不到高層的垂青是理所當然的。

趙紫陽呢?30多年前在中英香港前途談判期間,接見香港各界訪京團,曾經對香港人的疑慮大惑不解,反問他們:「你們到底怕什麼?」六四事件前港人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表示就是害怕,對看不清的未來沒有信心。老趙當時心中肯定有100個問號:我不是已經給你們充分的信心和保證了嗎?你們還要怕什麼呢?然而在幾年後刮起的風波中,自己也不幸身陷囹圄,想必完全明白今天香港和台灣同胞的切身感受了。

趙紫陽在晚年的對話回憶中,對此也的確有了新的感悟。所以比在任時更反對用強硬手段包括武力,對付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民與港台同胞,更主張人權及依法治國。這與他自己的親身經歷帶來的反思,顯然有着莫大的關係。而早在八十年代中期,他已率先提出,軍方要重新研究戰略核導彈瞄準的目標,暗示是時候放棄對付蘇聯的冷戰思維了。

這對當年還是愛國憤青的筆者,留下了至今難忘的深刻印象。正是受到他這番話的啓發,認真地對各核子俱樂部國家的戰略核武器,下了一番功夫去研究,這才開始明白當時的地球是多麼危險。八十年代兩大陣營的核武對峙,可以說把地球上50多億人,放在核子烤箱中隨時等待去烤,原來已經足夠烤熟十次有餘了。

今天中國的80後、90後、00後軍事小狂人,未必清楚冷戰對世界的危害。近半個世紀以來損耗的國力、軍力、綜合實力,減少了大量對國計民生的投入,不下於打了一場第三次世界大戰。並不完全是技術軍轉民及軍民融合發展,所帶來的很多衍生產品,便能夠美化這種「必要之惡」。而片面追求軍民融合發展,打造國際級軍工複合體托拉斯,正是今天中國拼命山寨美式企業文化的發展方向,並正在天天向上。

要警惕在回顧蘇聯解體25周年及其「輝煌歷史」時,國內一般逆歷史發展規律而動的暗湧正在流動。這些人仍在通過各種途徑,為蘇聯的消逝而哀嚎,要為其歷史塗脂抹粉,甚至要取而代之,繼承其未完成的世界革命事業遺志。他們羅列出不少數字,用以證明軍備競賽和軍工業高速發展,絕對不是拖垮蘇聯的主要原因,甚至還有這樣那樣的助益。

這樣的說法現實上當然不無道理,但他們枱底下有著更深層次的不可告人目的:這些人企圖鼓吹的,其實是要為人民洗腦,使其不必害怕今天的中國,正開始走上蘇聯當年的軍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道路。而且更要高歌猛進,才不怕被美國所「消滅」,防止重蹈蘇聯的覆轍,這顯然是本末倒置的歪理了。

而大力發展先進核武,同步擴大核武庫規模的呼聲,可視為挺蘇派分支發出的。他們具有百分百冷戰思維的花崗岩腦袋,與院外遊說集團的軍事小狂人們互相呼應,甚至主張放棄半世紀以來寶貴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則。這批人已經不避嫌,研究以東風41等多彈頭洲際導彈,打擊美國聖弋哥核潛艇基地,企圖必要時先發制人,消滅美國一半核彈頭。再依托「長城工程」,令自己有機會僥倖在對美核戰中取勝。

民主才是個好東西,冷戰絕非是個好東西。但今天中國卻越來越多人覺得後者才可愛,紛紛擠去擁抱它,反而對前者卻不屑一顧。天堂與地獄,有時只是一念之差。冷戰罕有的好東西,其中包括美蘇一系列裁減戰略性核武器條約,並且領先全球實現了銷毀兩國的中程彈道導彈,為全世界作出了良好示範。對此彈道導彈俱樂部成員國,應該學習跟進才對。

反而美蘇裁掉中程導彈後,沒有帶來示範效應,冷戰後各國更加反其道而行之,加快開發更多射程更遠、更先進、更完美的中程導彈。最令人遺憾的是,目前世界上所有的中程彈道導彈,全部都集中部署在亞洲,特別是在中國周邊。中國更加不必說,成為當今世界中程導彈俱樂部的領袖了。

中國研製的東風16、東風21、東風26及其改進型,全部實現了公路機動快速發射、固體燃料、複合制導、機動變軌甚至可攜帶多個分導式機動彈頭、配備突防誘餌等先進技術。這還未計算從海、陸、空皆可發射的東風/長劍中程巡航導彈。自己武裝到牙齒,卻不配合國際社會,全力封殺發展同類武器的北韓,反而臉不變色地,一直對被迫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韓國叫囂。在中程彈道導彈方面,對全球佔盡壓倒性的數量及性能優勢的中國,在一極獨大的有利環境下,更加不會希望訂立對此的限武條約。這種自大又沒有自信的矛盾心態,正是冷戰的典型思維。

冷戰思維下又豈有完卵?尤其是未實現軍隊國家化的一黨專政大國,無論對外對內皆祟尚武力,其信條在毛澤東四句話中得到集中表現:「槍桿子裏面出政權」;「誰有槍誰就有勢,誰槍多誰就勢大」;「我們可以說,整個世界只有用暴力才能改造」;「我們是戰爭萬能論者,這不是壞的是好的,是馬克思主義的。」當年未大徹大悟的趙紫陽問香港人怕什麼?今天挾經濟及軍力崛起的中國,吃了強國夢迷幻藥的國人,同樣在疑惑地問全世界怕什麼?但當藥力消失後,才會切身處地明白他國受威脅的感受。不過年輕人要覺醒,恐怕還需要一個痛苦的過程。

趙紫陽可貴之處,是看到了冷戰及軍備競賽的虛妄。他認識到「現在是人類利益高於階級利益,高於國家利益的時代;是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權、追求生活幸福的時代;是和平發展、世界經濟走向一體化的時代。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意識形態鬥爭、階級利益高於一切的時代,不是世界戰爭不可避免、資本主義處於全面崩潰的時代,也不是一黨專政的時代。人類覺醒了,不再進行戰爭,人民覺醒了,不再受奴役!現在是民主化、多元化、多黨制,是人類社會需要合作、和睦、和諧共處、共同發展的新時代。」而他正是從冷戰核對峙中悟出這個真理。

也許在黑天鵝飛越全球,恐怖主義令全球沒有一片樂土;特朗普新孤立主義加冷戰思維登場的逆流中,趙紫陽當年的高見看似局部失準,會受到國內崇尚武力的反民主勢力嘲笑。然而其高瞻遠矚的人類發展方向,以人為本的崇高境界並沒有錯。他在逆流中「堅持真理、捨生取義,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高貴品格,永遠光照人間。」(前《人民日報》總編輯及社長胡績偉語)

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儲殷在評論吳建民時說:「真正值得思考的問題在於,為什麼當一位資深外交官在今天的社會裏講出這樣的常識,居然會引起如此大的爭議?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除了吳大使敢說真話的個性之外,其實也有中國社會變化、階層分化的深層次原因。」

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殷罡教授說:「如果吳大使是鴿派,什麼是鷹派?在天上飛,實在不行就抓老鼠,他們只是在自己的地盤強,實際上卻是弱。什麼是鴿子?鴿子能夠傳遞信息,它能夠飛上千公里。所以如果說吳大使是一位鴿派的話,他確實做了很多這樣的工作。」

吳建民看似懦弱,但卻像楊柳那樣不屈不撓。他在去年4月16日,離車禍發生前兩天,生前最後一次接受訪問時表示:「中國面臨的最大挑戰者是自己,中華民族不怕多災多難,就怕自己頭腦發昏。」趙紫陽和吳建民都離開我們遠去了,留下今天這樣一個迷信金錢等硬實力萬能的攤子給國人。在強大的海市蜃樓中,有多少人看穿當中的真偽?又有多少人能品味出趙紫陽和吳建民人文精神的共通之處?這個謎深深地影響着中國能否走上可持續發展,與世界和平主流接軌的人間正道,但願天佑中華!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