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韩连潮:俄罗斯“黑客门”事件的背后

图:韩连潮:俄罗斯"黑客门"事件的背后

离川普走马上任美国总统没有几天了,但他已深深地被国内政治缠身,不能专心组建自己的班子,大部分的联邦机构主要人事的配置都尚未完成,这在美国政权交接中尚不多见。

造成这个局面,川普有责任。比如尽管美国17个情报部门一致认为俄罗斯使用网络黑客干涉美国大选,而他死磕俄罗斯并没有实施网络攻击,可能是14岁的孩子或"坐在床上400斤的家伙"干的。

另一方面,对川普获胜耿耿于怀的民主党人则利用这一事件大做文章:上月29日,奥巴马政府决定对俄国进行报复制裁, 将35名拥有外交官身份的俄情报人员驱逐出境、关闭两处俄国外交资产,并裁制三个俄国公司和组织, 包括4俄国总参情报总局的正副主管。奥巴马还签署了一个新的行政命令,将制裁扩大到干涉美国同盟国和合作伙伴国家的选举。对俄国发出警告信号,震慑它不得操纵未来德国和法国等国的大选。

与此同时,奥巴马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在其离开白宫的前一天必须提交一份俄罗斯干涉美大选更为详细的举证报告。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国会也在上周积极配合即将离任的奥巴马,就此事件举行听证会,将本党的当选总统置于尴尬境地。

这到底是为了报复俄国攻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网站,洩露其内部电邮,操纵美国大选,还是出于国内政治需要,故意为川普制造麻烦和难题, 绑架未来美俄关系?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从此次事件的背后谈起。

俄罗斯针对西方民主国家的网络战10年前就已开始

譬如,俄国于2007年对爱沙尼亚实施网络攻击,造成爱沙尼亚政府瘫痪;2008年,在入侵格鲁吉亚前夕,对该国进行网络攻击;2015年,俄国对乌克兰实施网络攻击,引发电网崩溃;同年,俄罗斯利用黑客攻入保加利亚网络,严重破坏了该国大选;去年,又利用网络攻击影响了德国议会选举,使得右翼民粹党人获胜;俄国还涉入英国脱欧公投。

所以,俄罗斯对美国网络攻击并不令人意外,这是其对抗西方世界的一贯战略,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这和中共对美国人事管理局侵入事件比较起来,造成的破坏要小得多。但是这是俄国首次比较明目张胆地通过网络手段企图影响美国总统选举,许多人认为挑战了美国政治底线。

俄国的网络攻击早在2015年9月就开始实施,开始是一般性侵入,攻击对象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组织。希拉里克林顿在民主党初选出线之后,俄国的攻击便锁定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美国国会民主党竞选委员会,克林顿竞选委员会主席波德斯塔。

其原因可能是普京对2011年俄罗斯出现的大规模反对他的游行示威怀恨在心,他认为这是美国国务院在背后出钱煽动起来的,而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是直接的主使者,所以普京要报一箭之仇;另外,由希拉里主导的对俄政策让美俄关系在奥巴马政府期间降至冰点,她如果担任美国总统会使两国关系更加恶化。

相反,川普竞选团队有若干亲俄人士,他本人在竞选中一再向普京释放善意和惺惺相惜之情,希望改善美俄关系。川普甚至公开要求俄国帮助找到希拉里突然消失的电邮。

此外,普京可能认为川普上台会削弱北约和欧盟,取消对俄国的制裁,有助于减缓俄罗斯的内外压力。这些可能都是普京实施"黑客门"行动的动机。

上周五,美国情报公布了一份解密报告。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家安全局在报告中称,它们有高度把握相信是普京下令对美国实施网络攻击,以期破坏公众对民主程序的信任,并制造有关希拉里的虚假新闻,让希拉里克林顿失去问鼎白宫的机会。

在普京帮助川普获胜问题的判断上,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称有"高度把握,"而国家安全局只表示"比较有把握。"但是美国情报部门并没有提供详细的证据。

我认为奥巴马总统在离任迫近前在"黑客门"上所做的一系列动作,恐怕更多是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

我的理由如下:从奥巴马政府发布的信息来看,俄国的网络攻击2015年9月就开始了, 由于联邦调查局人员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网络人员的沟通不力和无能,迟迟未能采取预防措施。奥巴马至少在2016年6月就被告知这一攻击,但白宫安全团队争论了很久,拿不定主意如何应对;奥巴马总统当时拍板决定不公开,不把此事闹大,不制裁俄国。

他的考虑或许是多方面的:一是不愿意暴露美国情报来源和情报收集手段;二是需要俄罗斯在叙利亚和反伊斯兰国问题上合作而不愿得罪普京;三是"黑客门"不会对美大选造成影响。

直到2016年9月,即俄罗斯发起网络攻击一年后,奥巴马和幕僚们感到问题的严重,开始后悔当初决定。于是在9月初的G20杭州峰会上,奥巴马当面要求普京马上停止网络攻击,否则美国要采取报复措施。9月中旬,奥巴马找美国国会和共和党和民主党领导人沟通,希望公开谴责和制裁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行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表示太接近大选,制裁行动不会得到共和党的支持。此后,白宫又启动很少使用的热线电话,再次警告普京不得通过网络攻击干涉美国大选。

奥巴马的交涉实际上很管用,俄罗斯马上停止了网络攻击活动。但美方并没有就已被窃取的文件、电邮和其它信息提出具体要求。这些资料先后通过网络泄露。

可见,如果奥巴马总统早点做出强烈反应,这个"黑客门"是可以避免的。

10月初,尽管没有两党支持,白宫决定由美国情报主管和国土部发布声明指责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不过声明中也没有提供证据。这个公开声明既无力度,又出台太晚,所以未能阻止民主党的内部资料继续曝光。

大选之后,许多美国民主党人士尤其是希拉里克林顿本人认为,俄罗斯的干涉是其竞选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威胁到美国民主和国家安全,必须予以报复。民主党的一家智库还发布了一份报告,指责川普和普京结盟谋取美国最高行政权力。

事实上,虽然民主党坚持认为被盗文件导致十几名国会民主党议员落选,造成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辞职,桑德斯和希拉里支持者之间的不和,以及暴露希拉里竞选策略等等,但是到目前为止美国情报部门无法证实俄罗斯"黑客门"起到了帮助川普的作用。而且,维基解密的阿桑奇在美大选前夸口将要公布所谓"直接可以把希拉里克林顿送进监狱的重磅炮弹"并没有出现。

奥巴马总统原来表示一旦选举结束,马上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但是由于美国情报部门在普京个人在"黑客门"中到底起了多大作用,以及"黑客门"的目标是否在于帮助川普获胜等问题上意见不一致,拖了一个多月才采取行动。

不干涉它国内政是国际法确立的一项规则,但界定一国的干涉行为是很困难的。只要不使用军事武力和外交威胁,各国都会使用不同的方法来影响他国的政治。严格从法理上说,利用黑客攻入政党组织,泄露秘密,影响大选,属于不干涉内政的灰色地带。
我的判断是,克里姆林宫和中南海均染指了本次美国大选。它们协调行动,把宝压在非建制、主张收缩美国全球力量的川普身上。莫斯科是通过网络泄密、制造假新闻,北京则利用华人高调参政来进行的。前者手段强势霸道,后者做法隐秘阴险,都不是好果子。

然而,这些干涉,大概不会根本改变美国大选的结局。譬如,在川普和希拉里的三次总统辩论中,每次结束后希拉里的民调飙升,而基于社交媒体的大数据则显示,川普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完全没有变化。可见人们在选谁的问题上早就做了决定,不是外部信息可以左右的。

反而是奥巴马政府在处理"黑客门"事件上从不作为到拖延,再到大张旗鼓出击,让人怀疑报复俄国的背后实际上是要打击川普,减弱其获胜的合法性,让民众质疑他的授权(mandates),进而质疑他的主政和各项政策,为他制造麻烦和难题,让他不能轻易修复美俄关系和清除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以便民主党4年后有机会东山再起。

这正是川普以及团队担心的,所以川普起初拒绝承认美情报部门报告,现在则坚持其当选与俄国干涉无关。

目前的美俄关系关系已到最低点,川普上台肯定会出现转机,但实质性的改善,以及改善的速度可能不会很快,因为两党的主流对俄国存在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俄国涉足美大选加深了猜忌。如果美国会就俄罗斯网络攻击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甚至通过进一步的制裁措施,也会影响美俄改善关系的进度。

此外,在核武、叙利亚、伊朗问题上川普和普京有可能发生冲突;美国在北约问题上和取消对俄制裁问题上还需要协调欧盟各国,使得美俄改善关系进程复杂化。

但是,由于川普是个非常规之人,善出非常规之牌来打破一切照旧、维持现状的固式思维,所以美俄之间的良性互动势在必行。美俄关系改善必将根本性改变整个国际关系格局。

我认为无论川普是否要联俄抗中,改善美俄关系是一条正确的和平战略,毕竟俄罗斯是个由人民直接选举国家领导人、基于多党代议民主联邦制和基督教的国家。

衰落的威权国家和上升的极权国家哪一个更危险?德意志第三帝国兴起的灾难已经给了我们一个不言而喻的历史答案。


——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