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11日星期三

木然:毛左要演化成恐怖主義?

這些年來,毛左通過語言上的恐怖主義和行動上恐怖主義,已經傷害了不少人。

「毛左」令人感到恐懼,在毛時代如此,在現今時代也同樣如此。他們高舉擁護毛澤東的旗幟,打著擁護毛澤東的口號,進行著「準恐怖主義」的活動。這群體以老年人居多。他們通過毛澤東獲得安全感、正義感和政治正確感,通過毛澤東獲得鬥爭感、野蠻感。他們以野蠻對抗文明,以封閉對抗開放,以毛澤東對抗鄧小平。

憲法保障平等地保障每一個人的言論和行動自由,如果毛左按著憲法保障的言論和行動自由去做,其憲法保障的正當性和合法性並不會受到人們的太多的質疑。但是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必須是憲法之內的自由,而非憲法之外的自由。用羅爾斯的話來說,自由只能是為了自由的緣故而受到限制。毛左的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一是超越了憲法,二是他們在行使自己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的時候,讓別人失去自由。不但如此,他們通過自己超越言論自由的方式對別人進行語言和行動實施了「準恐怖主義」,或者就是恐怖主義。

這些年來,毛左通過語言上的恐怖主義和行動上恐怖主義已經傷害了不少人。很多人對此「感」怒不敢言。政府本來通過毛左對其它的非權力意識形態發揮鎮制功能。但是政府沒有想到,毛左就是負資產,利手毛左來鎮制其它非權力意識形態,卻走火自傷,讓政府的正當性受到挑戰,公信力喪失,合法性流失。毛左成為政治動盪、社會動盪、政府動盪、政黨動盪的導火索。

政府怕橫的,怕不要命的,怕玩混的,怕毛左,政府的權威性盡失。毛左既橫、又玩混的,還打著毛澤東的所謂正義的旗幟不要命。對於毛左本應就依法治理,可就這批讓政府既愛又恨的毛左,就連政府最後的招牌即恐懼性治國也失去了作用。政府本不應該利用毛左,也不能通過毛左挑釁群眾鬥群眾。利用毛澤東時代的招數來治理社會,只會換來以暴制暴的「狼生態」。

2016年12月29日,烏有之鄉一網名為「山東英雄山愛國主義宣傳隊」作者說:「我們驚悉身為山東建築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山東省政府參事、省政協常委等職務的鄧相超,竟然在我們毛主席誕辰日當天,微博轉發多條惡意辱罵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帖子,我們作為有良心的中國人感到極大憤慨,我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我們強烈要求學院嚴懲這一公開反毛主席反共產黨反社會主義的罪惡行徑!強烈要求山東教育廳清理門戶,將這樣的反毛主席反共產黨的反動分子清除教育隊伍!」這種文革式的語言讓人恐懼,讓人感受到文革再次來臨。也許文革從未離去。

這次毛左的言論不但具有針對性,其行動更具有直接針對性。2017年1月4日,部分山東愛國群眾自發在山東建築學院門口抗議反華辱毛副院長鄧相超,也有一些人舉著支持言論自由牌子進而支持鄧相超。毛左用恐嚇的語言和行動獲得了暫時的勝利,支持鄧相超的人顯然以失敗而告終。

毛左不但在行動上獲得了勝利,還獲得了政府的支持。1月6日,政協第十一屆山東省委員會第四十一次主席會議決定,免去鄧相超政協第十一屆山東省委員會常委職務,接受鄧辭去政協委員請求。

毛左大V李北方以《偉大的義和團精神萬歲,兼談鄧相超的「倒掉」》,他說:「鄧相超過去在微博上十分活躍,原創和轉發了大量反共辱毛、號召「推牆」的帖子,多數言辭下流,超出了表達立場和討論問題的底線。他早就因此變得很「有名」了,我並沒有關注過他的微博,但經常從反擊和抵制他的人的微博裏看到他的名字和他發布的內容。也就是說,網絡上對鄧相超的自發揭露早就出現了。」「這真的是應了毛主席的一句話,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動跑掉。」他還說:「我,以及跟我一樣的千千萬萬體制外群眾可以擁有的在一部分言論自由,鄧相超是沒有的,因為他已經放棄了這部分權利,並取得了相應的回報。」

把毛左行為視為義和團精神,不自覺地道出了毛左的反人類文明的實質。毛左的自由就是讓別人不自由,毛左的存在就是讓別人不存在。他們要按著毛澤東 「橫掃一切害人蟲」 的說法去做。不尊重人權的毛左,不是恐怖主義又是什麼呢?更嚴重的問題在於,山東政府這次又站到了毛左的身邊,這才是更讓人感到恐懼。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