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高新:北大中文系“江山代有才人出”——从陆步轩改行杀猪到李书磊转轨纪委

李书磊。(Public Domain)
李书磊。(Public Domain)

日前发布的"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公报"中说:全会按照党章规定,选举李书磊同志为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副书记。

这位在海外华文媒体里也早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李书磊最被称道的莫过于所谓"北大神童"和"习近平智囊"。

一九七八年,也就是中国大陆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多所高校都招收了所谓"少年大学生",时年十四岁零八个月的李书磊是其中之一。

与当时的中国科技大学专门办了"少年班"不同,北大和北师大等学校招收的"小大学生"都是和正常年龄入学或者大龄入学的同学混班合宿,没有的半点特殊待遇。当时的七七和七八两级大学生中的大部分都是"文革"十年积攒下来的"老三届"、"小五届",年龄最大的进校时已经三十出头,年龄最小的象李书磊则是凤毛麟角。当年与李书磊同在北大图书馆系统就读的一位"老三届"已经移民美国多年,谈起李书磊来,最深的印象就是"活脱脱一个大山里出来的放牛娃,饱含乡音的普通话让同班同学,特别是南方来的同学常常听得一头雾水。

外界在报道李书磊时多有说因为入了习近平的法眼所以近两年来才能"三级跳",事实上他从数天前正式成为正省部级干部之前,虽然职务更动频繁,但在副省部级待遇上已经持续了九年,虽不算长但也不算短。

习近平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并兼任中央党校校长之前的1999年,35岁的李书磊即已经高就正司局级的研究部主任,2002年初即又被安排为校务委员,相当于准副部级。而他被明确为副部长级,升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兼 教务部主任,当然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点的将。

习近平登基两年后,李书磊被平调为福建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仅从逻辑判断,这也应该是习近平为迎接十九大的人事布局的棋局之一,为他在十九大上高升进入中央委员序列作热身准备是毫无疑问的。但令外界,同时也令中共体制内人士甚惑不解的是,为什么李书磊在福建省委宣传部长位置上满打满算还没坐满两年就突然换了跑道,从"大内御笔"变成了"党内判官"。

不排除如下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习近平已经打定主意让这个李书磊在未来的中共十九大上接班赵洪柱,出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纪委第一副书记 ,那么先让他在北京市纪委书记位置上短暂过度一下,等待中纪委的最新一次全会召开时再按照党章规定"当选"为正部长级的中纪委副书记,或者说让他在已经"当选"了中纪委副书记的基础上,在今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例会上再被李克强"提名"为监察部长,从而顺利进入十九届中央委员会。

但是,"党内判官"选谁谁都能干,唯一的条件就是所谓的"打铁先要自身硬",而"大内御笔"的胜任者对习近平来说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

曾几何时,一则"北大才子卖猪肉"的"新闻"不但传遍大江南北,而且也传遍了世界各地所有有中国人的地方。故事说的是一个叫陆步轩的北大才子,1985年以西安长安区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当时的李书磊才从该系读完硕士研究生。

1989年李书磊从北大中文系又拿到博士学位,同一个毕业典礼上,身着学士服的陆步轩仰望着只比自己年长两岁就已经功成名就的李书磊学长,满脸的自愧弗如!

同时离开北大后,李书磊靠北大的学识和学历在中央党校如鱼得水,政治上的前途日渐远大,而陆步轩则因为堂堂北大才子落魄成县衙隶书,工作内容居然还有为县衙里的副股级干部端茶送水,"士可杀不辱",一怒之下投笔从商,辞去公职,改行杀猪卖肉。

此故事被演义又放大之后,亿万人民群众的压倒性意见是北大才子手持屠刀杀猪卖肉,而且是那种个体商贩的摆小摊儿卖猪肉,"有辱斯文"事小,浪费了党和人民政府的教育培养费事大……

学而优则仕!同是北大才子,陆步轩学而优但自认不是走仕途的料所以弃笔操刀,因此荣获"北大屠夫"称号之后,自己也谦称自己是走了一条"歪门邪道"。相比之下的李书磊因为学而优扮演御笔角色真真是学以至用,专业对口,突然改行当一个"党内判官",堂堂北大文学博士,中央党校文史教授日后每天的工作就是带领众位副部级别以上的贪官法污吏"重抄党章,重温入党宣誓誓词",然后再一字一句地批改这些贪官们的"悔过书",逐一指出他们对党的事业的危害的认识是如何得不深刻,批评他们口声声"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其实是本末倒置,因为人民是被党领导的,所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对不起党和人民"…….如此而已,他李书磊自己就不觉得滑稽可笑?

之所以称李书磊是"大内御笔",当然不是因为他曾经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央党校担任过副校长,而是因为习近平登基之后在中国大陆的文化艺术界的一篇最重要的讲话稿,被称之为源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高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习近平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事实上是出自他李书磊的手笔。

笔者当初读到相关报道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习近平为什么不从此就把李书磊直接调到自己身边工作,如果早这样办的话,肯定就避免了把"重商宽农"念成"重商宽衣"的"严重政治事故"。

李书磊捉刀的这篇习主席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后,马屁文人们争先恐后地给以"发自内心深处"的赞美,说是习主席的讲话及时、生动、精准、接地气,更显旗帜鲜明、论述精深、学识渊博,且语重心长、情真意切、切中时弊……。纵览全文,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提到大量的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以及他们的作品名称名句。此前习总书记在访问欧美时,每到一个国家讲话,都会提到他阅读过的该国大师的名字和作品,数量之多,既显示了他博览群书、学识渊博的儒雅风度,也拉近了和该国的文化心理距离,更是值得这个浮躁时代不读书的人们学"习"。此次发布的全文,除了汇总之前提到的各国大师的名字外,还增加了许多中国古今大师的名字,并大量引用诗词名言,值得人们再次好好学"习"。

如上赞美虽然都是马屁内容,但也必须承认这份讲话稿起草人的功底不凡,绝对不辱其"北大才子"的身份和称号。

笔者早就有所发现,自从李书磊搁笔转行,平调至北京市纪委之后,习近平的讲话稿中就不再以"学识渊博"见长,只剩"撸起袖子"之类的"下里巴人",一篇、两篇好几篇,"阳春白雪"都不见。

所以,如果说陆步轩改行杀猪卖肉是"人才浪费"的话,李书磊从"大内御笔"转行为"党内判官"更是"浪费人才"。不但为李书磊抱屈,更替从此讲话稿不再"出彩儿"的习近惋惜!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