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24日星期二

梁京:特朗普革命会成功吗?

正如人们已经看到的,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并不意味著他启动的美国政治革命以胜利而结束,而是意味著这场革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那么特朗普革命会成功吗?特朗普就职次日反特朗普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华尔街投资人对市场走向的茫然,以及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内部关于是否应该对特朗普寄以希望的激烈争论都说明,要回答这个问题,为时尚早。

有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认为,特朗普的胜利是自由主义的胜利,特朗普就职演说强烈的民粹主义色彩对此提出了严重质疑。事实上,特朗普的胜利是自由主义乃至民主政治陷入危机的产物,这正是美国的敌人兴高采烈的重要原因。

许多支持特朗普当选的人之所以作出这个选择,不是因为他们不再相信自由和民主的价值,而是因为他们对美国的主流精英失去信心,认为特朗普是解决美国精英危机的一剂猛药。而我们都知道,猛药往往是有毒的,虽然它确实有可能治愈一些顽症。

那么,特朗普这剂猛药是否能治疗导致美国危机、尤其是美国精英的种种顽症呢?奥巴马在离职前的几次讲话中,一再强调,美国人民应该更积极地参与政治,以发扬美国的公民文化来回应美国的危机,包括回应特朗普当权带来的危机。这固然不错,而且,21日美国大规模的反特朗普示威,说明奥巴马的呼唤已经得到不少美国人的响应。

问题是,美国的主要问题并非是公民文化的衰落,而是精英文化的衰落。反特朗普的巨大民意压力,是否能解决这个问题,帮助美国从危机中迅速走出来?这显然不是一个完全可以用自由主义以及其他意识形态话语能够回答的问题。

特朗普能够上台的一个重要原因,恰恰在于他不受任何意识形态约束,他不仅看到了美国精英文化的危机,而且成功地利用了这个危机。这其中包括他既充分利用了底层民众对主流媒体的不信任,又利用了商业媒体在收视率压力下的报导偏向。

特朗普的胜利,对美国主流的政治和知识精英是当头棒喝,有助于刺激他们的反思,甚至有利于美国两党精英在一些重大立法上合作,但是,对于解决美国精英的文化危机,则未必是一剂良药。原因很明显,特朗普本人的政治强人思维和话语风格,越来越成为毒化美国公共政治空间的一个重要源头。

不难想像的是,当年华盛顿、佛兰克林等美国的开国之父们如果是像特朗普这样自恋,这样夸大其词,甚至随意歪曲事实,美国就不可能有今天。也就是说,特朗普自己的性格和品格,正在成为对特朗普革命成功的最大威胁。这一点已经非常突出地表现在特朗普当选后,不但没有停止与美国主流媒体的文化战争,反而继续升级。完全无视美国主流媒体在美国民主政治中所扮演的极为积极和关键的角色。

没有理由怀疑特朗普的动机,怀疑他想当大英雄,让美国重振雄风的真诚。事实上,特朗普已经为此作出很大牺牲,并准备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但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一点上特朗普和普京、习近平没有太大区别。区别仅仅在于他们所处的社会、文化和制度环境完全不同。

有理由相信,美国社会,她深厚的自由和自治文化,以及建筑在这个基础上的美国宪政民主体制必然会逼著特朗普压抑自己的作恶冲动,从而作出许多善事,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特朗普的性格不仅将决定他的个人命运,而且会令他很难成功地完成他启动的这场美国大革命,而是会让这场革命付出很大代价。这个代价,要比那些无条件力挺特朗普的人所预期的,恐怕要大很多。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