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26日星期四

黄东:中國需要更多理性聲音

大年三十預祝大家新春愉快,今年勝舊年!上周行事風格仍難預測的美國新總統特朗普,已正式登上歷史舞台,特別是經濟和軍事領域,中國官方的色厲內荏與不安躁動,透過文字和語氣都能感受到。隨著其新內閣人事安排落實,華府的新軍事政策亦快將出台。但從之前透露的局部消息可知,未來主力放在對華的軍事安排,的確會令中國軍方如坐針氈。情況當然不容太樂觀,但並不表示即將到來的中美局部戰爭完全無法避免,或者很快就會到來,哪怕很多人天天做夢都要教訓美國。

只怕基於慣性思維,無論美方從哪個領域出招,中方也必定會強硬回應,以為這才是強大。故此起碼今年內,東亞局勢的動盪程度,幾乎肯定會因為中美雙方繼續爭奪地區霸權而升温,新冷戰的陰霾勢必持續威脅世界和平。因此全球愛好和平人士都期盼,在新一年中美兩國請好自為之,別繼續因捍衞所謂各自的「核心利益」,而不斷地殃及池魚。

正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回應北京指示香港海關,扣押其裝甲車時批評那些奉行單邊主義,要嘗試對付另一個國家,以為先考慮自己利益,才能比別國強大。如果所有國家都這樣做,整體而言只會造成滿盤皆輸的局面。這番金石良言十分適用於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的中美俄三國,尤其是越來越不把其他國家放在眼內的中國。

對很多要在大國夾縫中掙扎求存的國家而言,與中國相處的困難程度,絕不會比北京很大戒心的特朗普政府容易應付。只是圍牆內絕大多數國人不知道,或根本不當一回事。後者所持的,正是北京經常用來指責別國的大國沙文主義。假如肯換位思考,只要回顧一下中國近年對待周邊利益聲索國的文攻武嚇,例如新加坡及南韓,便知道何謂強權政治了。

記得20多年前筆者一出道,就已經有人捏造指責「澳門左仔奉命企圖壟斷香港軍事評論界」,莫名其妙得令人笑掉下巴。所以千帆過盡後的今天,水軍集團對筆者的無理謾罵,同樣也只是小菜一碟,一直也懶得去回應。不過可以用攞事實、講道理的方式,讓他們知道不獨是筆者,中國政府和軍方依然存在理性、客觀、自信的聲音。大家的出發點可能是一致的,起碼並不矛盾。

只是這些中國好聲音很少受到注意,或者被非理性、反理性的中國壞聲音河蟹掉而已。遠的不說,例如文友吳戈就是一把清醒的好聲音。而類似的好聲音,在片面誇大外部威脅,以達到維穏目的的今天,更值得珍惜和發揚。特朗普擴軍強軍並非最可怕,最可怕是自己忠言逆耳瞎折騰,只懂天天高喊美軍狼來了才中聽。如果沒有勇氣與憂國憂民的情懷,在逆流中根本不會提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良言,可惜多數人只會偏聽料敵從嚴,敵人必敗的軍國催眠曲,夫復何言?

上周末繼劉華清之後筆者最敬重的中國高級將領,海軍司令吳勝利上將退役交棒,筆者理解但更感可惜。少說廢話、多做實事的技術人才,在雲雲將星中不算多,中國海軍能有今天,正是他任內成功轉型的。所以將軍一去,大樹凋零,隱退的何止一位將軍?而是一股正氣,這恐怕才是軍方看不見的最大損失。人治式的軍改如火如荼,但能否打造出更多更好的吳勝利,實不敢太樂觀。

執筆前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訪問,對南海唯我獨尊的排他言論,令世人震驚且水平極低。暴露出企圖把美國勢力徹底擠出南海先不說,但南海不屬於「國際領域」,中國有權在島嶼上作「任何建設」兩點,完全妄顧全球感受及國際法,會在美國以至全球引起甚麼後果可想而知。相對地同一天,同樣是外交部發言人的華大姐,說同一論調就溫和、成熟、大器得多。可見捍衞國家利益,也不一定非要丟人現眼,充滿語言暴力,甚至兵戎相見不可,這才是國際主流的外交語言。

在此很有必要介紹中央對目前亞太局勢的理性評價,其《中國的亞太安全合作政策白皮書》指:「中美關係自前年以來總體穏定,並取得進展。中日關係總體延續改善勢頭,但仍存在不少複雜敏感因素。亞太地區海上安全形勢總體保持穩定,但部份國家在傳統安全領域存在誤解,互信不足,為海上安全帶來威脅。」完全沒有喊打喊殺,三個「總體」展現出大國的風度與自信,值得好勇鬥狠之徒好好學習,以免誤判形勢。

不單是文官,武官也不是鐵板一塊。除了以前的劉源、劉亞洲之外,上月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副主任唐永勝少將公開說,中國處理涉日關係,着力點不應僅僅局限於島嶼爭端,要有足夠的耐心,更長遠和更全面地考慮。現在有聲音要求解放軍突破第二島鏈,他指這屬於戰略冒進。中國歷史上因為保守而犯的錯誤不多,但因冒進而犯的錯誤不少,例如長征中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現時解放軍的軍事邊界仍在第二島鏈之內,故不宜貿然突破。

相對地去年底《環球時報》在遼寧號航母穿越第一島鏈後,就表現出吃了興奮劑一般的冒進亢奮、目空一切。該報社評一看便知,是不懂軍事的好事之徒手筆。高呼要在南美建立補給基地;要衝出第二島鏈;甚至要求中國航母跑去美國核心利益區對美國施壓,才能有效向對方提出合理要求云云。這如果還不算挑釁,就是不自量力地找死,把千百官兵當炮灰。相對於唐永勝言論,這種不負責任的傳媒,馬上已經高下立判。

同樣是去年底遼寧艦高調出巡期間的言論,中國國防部的回答就自信、穩重、專業得多,堪稱近年最出色範例,值得全國全軍學習借鑑。對於日本自衞隊跟蹤監視該艦,國防部發言人楊宇軍這樣回答:「遼寧艦既威武又漂亮,如果有人對它感興趣,遠觀也好,偷窺也罷,只要不違反相關法律,不妨礙航行安全和自由,我們也不在乎。」楊宇軍的說法答得滴水不漏,令人拍案叫絕,何需像以往其他人那般青筋暴現、自曝其短?

事實上遼寧號由於採用上翹的滑跳甲板,美學上的確優於平甲板的美國重型航母,這是很好的揚長避短說法。而懂得學習與運用美國海軍倒背如流的航行自由,代表與時並進地運用了國際法。既然在公海無法阻止別國海軍偵察,在做好自己保密工作之餘,又怕它甚麼?短短幾句話連消帶打,既維護了軍隊尊嚴,亦表達了擁有航母海軍應有的自信。

反面的航母消息例子,來自去年底航母熱時的軍媒《中國國防報》,其《國產航母高清照流出堪憂》一文。把日本共同社拍攝刊登大連建造中的001A航母照片,視為甲午戰爭及二戰時期間諜戰的延續,無限上綱上線,真是無聊、無知者,無畏得透頂。如果是真正有用的間諜照片,又豈會出現在公開媒體?應該是艦內纖毫畢露的照片才對。

請那些偽君子們看看,美國航母不但有無數比它更近距離的照片,還有大量在艦內、艦外,建造和服役期間的各階段記錄片公開,人家可有大驚小怪高呼洩密?這跟前述軍官表現的高度自信恰恰相反,充滿自卑與小器。從保密角度看,新航母現在有機會洩密之處,遠低於會發出大量電子信息及艦載機訓練情報的遼寧號。既然連後者都不怕洩密,又有甚麼值得危言聳聽?雞血太多,反誤了卿卿性命。

筆者很敬佩的一位國內民間海軍專家,年前在中日關係仍然緊張時,曾經造訪日本海上自衞隊軍官搖籃江田島海軍學校。一行人在校內可謂隨心所欲,對方知道他們是中國人,不但沒有阻止,還能夠繼續拍攝,更加中日親善地一起用餐,愛問甚麼就答甚麼,有如普通高校一樣到處走。

近年有富起來的中國軍迷,專門到針對中國的沖繩嘉手納空軍基地參觀開放日,人家根本不會像國內參觀軍營,把境外參觀者當賊一樣擋在營外。這才是制度自信,開放與自信程度代表了戰鬥力的高低。而開放與自信與多元社會、言論自由必成正比,正如吳建民大使生前所說:「今天的世界正處於一個百家爭鳴的時期,既是百家爭鳴,當然會有各種各樣的意見,包括我的、你的、他的。」願中國能夠人人自由表達意見,多元理性聲音共存。到時候才會有一支真正強大的中國軍隊,一支人民的軍隊。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