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奥巴马的8年为特朗普铺路

2012年的奥巴马总统。奥巴马曾警告我们要避免逃进自己的泡泡,但他却从未逃出他自己的。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2012年的奥巴马总统。奥巴马曾警告我们要避免逃进自己的泡泡,但他却从未逃出他自己的。

对民主党人来说,本不该以这种方式结束。

八年前,带着改变美国的承诺,贝拉克·奥巴马赢得了总统大选。作为一个极为自信的政治家,奥巴马培育和鼓励了希望,而他本人也正是这种不切实际希望的载体。

2008年,在自己的超级星期二初选胜利之后,奥巴马说,他开创的运动将"作为一首愈合这个国家、修复这个世界、使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赞美诗,响彻整个美国大地"。他将减缓海平面的上升、结束国外的战争,弥合国内的政治分裂。对于他的支持者来说,奥巴马几乎是一个神话人物,可与林肯相比拟。在他总统大选获胜时,似乎没有他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然而,在奥巴马的两个总统任期之后,民主党处于其20世纪20年代以来最为弱势的地位。共和党如今控制着白宫、参议院、众议院,以及相当大多数的州长席位和州立法机构。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治遗产,奥巴马总统多次呼吁自己的支持者把票投给希拉里·克林顿,但未能让她赢得总统席位。这位看似为其所在政党信守如此承诺的人,却最终让它惨败。

发生了什么呢?

对某些奥巴马的崇拜者来说,答案是,美国已变得愚昧无知和偏执。对其他人来说,罪魁祸首是在所有的事情上都阻碍奥巴马的共和党。对另一些人、比如奥巴马本人来说,问题在于他的政府没有对其伟大之处做出足够的宣传。

即使你认为这些解释中有真实的成分,它们仍等同于借口。这个两次选举奥巴马当总统的国家,并不是突然一下就变成了一个遭人唾弃者的国家。在他任期的头两年里,由于民主党人稳固地控制着众议院和参议院,奥巴马得以让自己大范围的立法议程得到了通过,包括《平价医疗费用法案》、经济刺激计划、金融监管、延长失业救济金发放期等。至于兜售自己的政策,奥巴马总统一直在不停地阐明自己的理由。

民主党全军覆没的原因是,奥巴马擅长作诗,但不擅长作文章。

先说经济。的确,他接手了一个危险、衰退中的美国。的确,目前的失业率比他上任时低得多。的确,股市已经达到历史新高。但另一方面,经济复苏一直异常疲软,年增长率从未超过3%。(在奥巴马之前,从赫伯特·胡佛起,每位总统在任期内至少有一年的经济增长率在3%。)劳动力参与率是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最低的。自2008年以来,对20%的最底层人民来说,实际工资或保持不变、或下降了。

更糟糕的是,无能这个致命伤一直是奥巴马总统任期的特点,在其特色鲜明的成就——奥巴马医改这点上表现地尤为明显。医改网站的推出就是一场灾难。总统承诺说,如果他们愿意的话,美国人可以保留自己的医生和医保计划,但实情并非如此。奥巴马保证医改将降低家庭的保险费用,降低纳税人的健康费用,但费用反而上升。几个由州政府经营的医保交易所似乎也正在崩溃。

在海外,无序和混乱的扩大化已成为奥巴马时代的定义,特别是在中东和北非,国家面临崩溃,边界正在消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恐怖主义安全庇护所建立了起来。俄罗斯和中国变得更加明目张胆,明显地增加了他们的地缘政治势力范围。如今,我们的敌人肆无忌惮地蔑视美国,我们的许多盟国不信任美国。

然而从某些方面来看,奥巴马时代的最大失败,是在许多人认为他非常擅长的领域。奥巴马2008年竞选活动的核心是一个承诺,即承诺要结束"那种滋生分裂与冲突、滋生愤世嫉俗"的政治。我曾在2008年2月赞扬过他,称他所传递的"信息,其核心是团结和希望,而不是分裂和怨恨"。然而,他离任总统时,美国比他上任时更不知所措、更愤世嫉俗。有70%以上的美国人或认为这个国家比2009年时更为分裂,或认为现在没有2009年时团结。种族关系是几十年来最糟糕的,国家的两极分化是美国步入现代以来最为严重的。

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奥巴马是很愚蠢的。共和党人有时也曾发表过肆无忌惮的言论,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把公共讨论变得粗鲁无礼,他让美国人以曾经难以想象的方式相互对立。但是,有奥巴马在前,我们陷入如今的处境,是他在其中起了作用。

在上周的告别演讲中,奥巴马总统说,为了我们的民主,我们应该听从虚构人物阿迪克斯·芬奇的建议,阿迪克斯·芬奇说,"除非你从他的角度考虑事情,你永远不会真正了解一个人。"

然而,奥巴马似乎从来不用与自己看法向左的角度来考虑事情。他对他的对手表现出让人无地自容的蔑视,总是对他们的动机表示怀疑,而他则在一旁证明自己动机的纯洁性。最终让奥巴马失败的原因正是他的傲慢。(就连他自己政党的领导人也受过奥巴马的奚落,仿佛与他们打交道因某种缘故让他有失身份。)奥巴马对那些不同意他的人不屑一提,就像一位教授被迫与头脑简单的任性学生打交道似的。他警告我们不要退缩到我们的小圈子里去,但他从未能逃脱他自己的小圈子。

在奥巴马总统的任期里,许多人有过无人理会、受到疏远的感觉。他们是那种奥巴马在2008年提到的,依恋他们的"枪或宗教"的"愤愤不平"的美国人。

贝拉克·奥巴马是我们见过的最有天赋的竞选运动领导者之一。但作为总统,他失败了,他失败的方式和规模对他所在的政党造成了损害,破坏了人们对政府机构的信任,让国家比他上任时更加四分五裂。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经济一直没有起色。所有这一切帮助创造了条件,让一个愤世嫉俗的蛊惑民心者得以兴起,成为奥巴马的继任者,这个人将毁掉奥巴马认为自己最难能可贵的成就。

在许多方面,贝拉克·奥巴马和唐纳德·特朗普都是如此地截然不同。奥巴马性情平和、有风度;特朗普情绪不定、不懂礼貌。然而,一个人如果不了解即将离任的总统的失败,就不能搞明白即将上任的总统是怎么出来的。


Peter Wehner是道德与公共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曾在此前连续三个共和党总统的政府中任职。

翻译:Cindy Hao


——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