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31日星期三

陈用林:澳大利亚正在沦为中国的后院

图:陈用林美国会作证

不久前与朋友聚会谈起2015年是悉尼市政府举办"中国春节大游行"的第12个年头,在中国政府的人才和财政资助下每年都搞得轰轰烈烈。据悉,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发动了部分亲共侨领签名拒绝了悉尼市把游行本土化,改称"农历新年大游行"的建议。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全方位渗透正是始于2004年。时至今日,澳大利亚正在一步步地沦为中国的后院。
傅莹在担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时反复地对澳大利亚政府官员和媒体说,中国要把澳大利亚视为中国稳定可靠的资源能源供应基地。澳大利亚政府方面唯恐中国不这么做。
主流社会方面,北领地政府最近正在数钱。钱是来自把达尔文港运营权租赁给一家中国公司长达99年。达尔文港是澳大利亚防卫来自北方攻击的最重要的军事要塞,北领地政府是否有权代表全体澳洲人拱手把它送给中国方面?达尔文得到了一点小钱,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利益损失重大。很多西方人,特别是澳大利亚人,可能不知道这99年意味着什么。但那些亲中共的华人和线人肯定会有雪耻的感觉,因为我们清晰地记得大英帝国对香港的租赁也是99年。
媒体也爆出30多华人政治献金污名录,以侨鑫集团周泽荣(红色报纸《澳洲新快报》老板)和玉湖集团黄向墨(澳洲和统会新会长)最为突出,其中多数为澳洲和统会要员。调查显示,一些前政要如前纽省省长鲍勃•卡尔,曾经被中共十分看好,是工党的"明日之星",一度在吉拉德政府中任外长,现在也是闷声发大财。还有前纽省财长艾里克• 鲁增达尔竟然担任了玉湖集团负责战略规划的副总裁。在中国政府财政支持下,中国公司购买澳大利亚大片大片的农场和畜牧。澳大利亚人惊呼,怎么悉尼市乔治街整条街的物业都被中国人购买?!
澳大利亚现在不仅是向中国提供廉价的资源、能源产品,还向中国提供了能够制造核武器的材料-铀。据可靠的来自高层的消息,曾经有几次澳大利亚铀矿生产者把名义上出口到印度的铀中途运往中国。澳大利亚政府在调查属实后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种危及国家安全的商业活动。我相信,中国可能已经用澳大利亚的铀制造出至少一枚对准澳大利亚本土的核弹。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04年8月中旬第10次中国驻外使节会议在北京召开,胡锦涛总书记在发言中提出要把澳洲纳入中国"大周边范畴"的指示。2005年2月,为落实使节会议精神,外交部副部长周文重在堪培拉召集了驻澳大利亚、新西兰的使领馆负责人和高级外交官会议,我陪同邱少芳总领事出席。关于这次会议的内容,我在2005年6月即已披露(请上网查"RFA专访陈用林(下):美澳联盟松动"那篇),可惜除了少数西方学者外,关注的人着实不多。中共基本上是按既定的战略布署,按部就班地对澳大利亚进行全方位的渗透。
中国政府看中澳大利亚的只有一条:澳大利亚有着极其丰富的高品位矿产资源和能源,适合做中国20年机遇期发展的取之不尽的供应基地,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总后勤保障。
澳大利亚是中共最早对海外拓展软实力的试验地,因为澳大利亚具备四大优势:一、地缘政治优势。是西方主要民主国家中离中国最近的国家,政局稳定,综合国力弱小,是西方阵营的软肋。二、大陆华人移民优势。1989年之后,有4万多中国留学生获得血卡,加上其直系亲属共10多万人最终入了澳大利亚籍。这些人天然地与中国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洗过脑,绝大多数人有浓重的大汉民族主义。而且由于惯性,他们对中国的政治和黑手有恐惧感,容易逼迫就范。三、多元文化政策优势。澳大利亚的《反种族歧视法》让少数民族扬眉吐气。可以冠冕堂皇地以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为名,大搞意识形态宣传。四、无《外国代理人法》。美国的《外国代理人法》是反外国渗透的杀手锏,澳大利亚则没有。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渗透有三个层面:一是华人社团;二是学生学者联谊会;三是孔子学院系统。
对华人社团工作是渗透的重中之重。中共以亲共华人社团为基地,向主流社会辐射。"血浓于水",血统最能打动人心。只要出现黄色面孔,中共就认为有机会接近和利用。现在的澳大利亚,无论是华人世界,还是政界、商界、学界、文艺界、新闻界,甚至公校,到处都有中共的黑手;中共无孔不入,所到之处,恐惧、谎言、腐败、冷血文化卷土而来。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已经遭受侵蚀。比如,2015年6月西澳华裔参议员王振亚在接受《澳洲金融观察报》采访中替中共为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进行辩护。
亲共华人社团则以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为核心,建立金字塔式结构的组织,层层控制。而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则听从总部设大陆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领导,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是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下的官方组织,其会长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澳洲和统会负责人直接任命为"全国政协列席代表"官职,比如澳洲和统会前会长邱维廉就是就是"全国政协列席代表",现在由常务副会长田飞接替。华人团体协会原来旨在加强对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的控制和对主流社会的渗透,以打破西方因六四屠杀事件对华的全面制裁政策而设立的。自从和统会冠冕堂皇地在澳大利亚登陆后,华人团体协会已被架空,会长吴昌茂医生要再努力一些才能重获青睐。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学联)是直接由中共驻澳使领馆控制的团体。为了方便操纵,除了在各大学设立学联,还设立了"澳大利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下设"新南威尔士州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澳大利亚首都地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等金字塔结构的组织。全部由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教育处和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教育组指挥运作,学联领导的任命、形式上的选举都是在使领馆操作下进行。到新州学联的网站可以看到该组织的情况介绍:"新州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以下简称新州学联)是由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教育组白刚参赞发起……"
2008年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教育组领事白刚还成立了"澳大利亚华人专业人士协会"。这个协会是专门为毕业后留澳的中国学生设计的,让他们能够继续"为祖国作贡献"。
孔子学院系统最早是基于与台湾繁体字教材的竞争而推出的,最终被用于招募间谍和建立亲共网络,成为渗透主流社会的利器。可悲的是澳大利亚联邦和州两级政府都把中国的汉语教学捐助当作一种无条件的"免费午餐"。尤其是孔子教室的大力推广,引进了中共的洗脑式的教育,对中国来说这是"花小钱办大事",小小的恩惠使澳大利亚正在失去她的下一代。澳洲政客的鼠目寸光和中共战略的深谋远虑形成鲜明的对照。
再谈中共在海外部署的秘密力量。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对我2005年公布的关于中共在澳大利亚有1000 多个特工和线人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前中共驻澳大使傅莹当时对记者说:"如果我要处理这么多的间谍业务,怎能有时间在这里与各位见面?"相信这句话的人无疑是对谍报工作的无知。不妨去问一下美国驻中国大使:"中情局、联调局都是您管的吗?"中共在澳大利亚的情报搜集系统有"总参、国安、公安"三条线,加上使领馆就是四条线,每条线都是独立运作的,原则上不交叉。若说有交叉,就是对一些政治敏感事件,国安和公安与大使馆有协作,总参原则上不介入政治问题,但在反恐方面也会涉足,因为这是邀功请赏的肥肉。由于贪腐和经费拨款使用的限制,中共的特工往往与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巨贪和巨富有密切往来。但澳大利亚情报局总是监而不控,任其流动。中国的特工们很难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被监控。由于声音样本技术的成熟,特工们从任何线路打出的电话都会被录音;通过电话转接来躲避GPS定位的小技俩也已无法适用。我对使领馆这条线比较熟悉:大使馆有武官,总参派驻,大家都清楚;但多数人不知道,驻悉尼总领馆也有总参的人,独立运作,经费是美元现金,用外交邮袋运来的;自从我出走后,各主要使领馆都已加派国安人员,如悉尼增加了一个副总领事,主要职能是监控使领馆工作人员,防叛逃,兼顾国安部指令。这种国安、总参的人一般以地方外办、大型国企等要职人员的名义派驻使领馆工作。公安在海外的工作以抓捕逃犯、反洗钱为主,你没钱,这组人马一般不会来绑架你的。作为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交易的一部分内容,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推动国会通过《中澳引渡条约》,这个条约将来有可能会被滥用于引渡政治流亡者。一旦这个条约获得通过,象前云南省委书记高严这样的人就要浑身颤抖了。以上内容只是普及一下常识而已。那么,三条线按每条100多人统计,就有300至500位专业特工,加上500至700多华人社团和学生会以及光明日报、新华社、科技协会等等的外围"线人",超过1000是理所当然的。通过10多年的运作,队伍又扩大了很多。澳大利亚情报局经费主要应该还是用于反恐,相信它的中国区菜鸟们早就应付不了中国的秘密力量渗透。
长时期以来,绝大多数海外华人奉行明哲保身的利己主义处世哲学,任由这些少数卑贱的华人"代表"他们舔中共屁股。十多年来,来到澳洲乐土的中国红色宣传日嚣尘上,绑架了当地华人。亲中共的舔屎族遍布五大洲,澳洲只是人数最多罢了。
有一曲歌是这么唱的: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 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
近日,"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因颂毛音乐会事件而横空出世,沉默了多少年的澳洲华人似乎终于怒了!在统计局网站遭外国骇客攻击后的第二天,澳大利亚财长斯考特•莫里森宣布,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制止澳洲电力公司被售卖给中国或香港的公司。澳洲价值的完整性也涉及到长远的整体的国家安全,澳洲政府看到了吗?


——转自作者脸书

李南央:细节的重要、国家的力量(附:洪振快律师称“狼牙山五壮士”案是政治审判)

早就看到网上传播的新华社北京6月27日电:"'狼牙山五壮士'中的两位英雄葛振林、宋学义的后人葛长生、宋福保起诉《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侵害名誉权、荣誉权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于今日宣判,判决被告洪振快停止侵害、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以及6月28日新华社记者以"侵害先烈名誉者应承担法律责任"为题,对案件主审法官(未提及其姓名)的专访报道。主审法官的裁决,新华社所持立场,我当然觉得荒谬绝伦,毫无法理可言,但因不是法界人士,虽如鲠在喉,没有"一吐为快"。
恰恰这几日在奥运会上出了美国游泳名将瑞安·罗切特的"撒谎门"事件。21日奥运会闭幕后美国NBC电视台仍然穷追猛打,连续播出名主播迈特·劳尔对罗切特咄咄逼人的采访。美国众多媒体和民众对这位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游泳大腕儿是否撒谎的兴趣远远超过了他一共获得12块奥运奖牌的"主要事实"。禁不住要说上几句了。
罗切特最初是向一名NBC电台派驻里约奥运的采访人披露他遭到一名自称警察的巴西人的抢劫,那个人用枪顶住了他的前额。几天后,巴西警方在里约机场将出事时与罗切特在一起的两位美国游泳选手从返美的飞机上带走,迈特·劳尔从里约电话独家采访已经安全回到美国的罗切特,询问那天被抢事件的整个经过。罗切特这次叙述时说那个人在一定的距离之外,用枪对着他。劳尔立即发现这跟他先前对自己同事的叙述不同,反复逼问,罗切特却敷衍说记不清了。劳尔在NBC当晚的奥运专题节目中披露并强调了罗切特在此一细节上对NBC前后两次叙述不一。当巴西警方公布了那个罗切特滋事加油站的监视录像后,美国不同的电视公司、广播电台和网上舆论都没有对巴西警方提供的信息表示任何怀疑,几乎一面倒地认为罗切特撒谎,他的行为严重损害了美国奥运队的形象,很多电视主持人毫不掩饰地表示了愤怒,说罗切特是一个耻辱,应该受到严厉处罚,有人更认为应该终身禁止他参赛。
反观新华社的记者对"狼牙山五壮士文"案主审法官的采访,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被告洪振快发表的两篇文章对狼牙山五壮士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的英勇抗敌的事迹和精神这一主要事实,自始至终未作出评价。而是以考证'在何处跳崖''跳崖是怎么跳的''敌我双方战斗伤亡'以及 '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细节为主要线索,……全然不顾基本历史事实。……文章虽然未使用侮辱性的语言,但被告采取的行为方式却是,通过强调与主要事实无关或者关联不大的细节,引导读者对'狼牙山五壮士'这一英雄人物群体及其事迹产生质疑,从而否定主要史实的真实性,进而降低他们的英勇形象和精神价值。因此,被告的行为是一种侵害他人名誉、荣誉的加害行为。……伤害了原告的个人感情,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情感,同时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我看到不少中国网民对此文点赞。
美国的NBC挖掘细节、穷追真相,忠实报导巴西警方戳穿美国金牌得主谎言的证据,因为它以为名人撒谎损伤了美国形象,不可原谅;中国的新华社认为用细节的矛盾探寻史实真相是侵害、加害、伤害、损害……应当承担法律责任。美国媒体和公众对"金牌英雄"撒谎的不宽容、不原谅,显示出诚信至上,大气透明的品德和素质;中国新华社和一些网民将学者从细节入手探索真相的科学治史方法诬为"历史虚无主义",支持法官治罪,凸显我们这个民族越长越像世界之林中的一棵歪脖树。
重事实,不护短,勇于承认错误,正是美国这个国家的力量所在。"伟光正"的宣传铺天盖地,即使打造到纽约的时代广场,即使将一切不同的声音全部灭掉,人们看到的不过是执政者不堪一击的虚弱。

李南央
2016.8.22.(8.23.《明报》)

【附录】

洪振快律师称"狼牙山五壮士"案是政治审判

北京——几十年来,"狼牙山五壮士"一直被视为鼓舞人心的英雄故事,代表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八路军如何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了中国人民而同日本侵略军作战的英勇形象。
这五名男子怎样在河北省的一个山头上抵抗日军,最后选择砸碎自己的武器、跳下山头(其中三人死亡)而拒绝投降的故事,早已在博物馆、教科书、绘画、戏剧和电影中广为传播。在历史学者洪振快三年前发表了两篇文章、对官方的版本提出挑战之前,五壮士一直在全中国受到赞美。
  • 查看大图洪振快,作为历史学家,他挑战官方对于
    Provided by Hong Zhenkuai
    洪振快,作为历史学家,他挑战官方对于"狼牙山五壮士"的说法。
    但是,洪振快对1941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产生的质疑,致使他被告上法庭。北京一家法院在周一做出了对他不利的裁定。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称,历史杂志《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损害了英雄的名誉,他应该在网站和新闻媒体上向五壮士中两人的儿子公开道歉。他们在去年8月起诉了洪振快。
    法院在判决书中写道,洪振快的文章没有正面地刻画五壮士,"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让人质疑共产党对故事的描述。洪振快提出的问题包括,五壮士是从山顶还是从山腰上跳下来的,他们是主动选择跳下,还是不小心从山坡上滑落的,以及那次战斗中伤亡的人数。
    "'狼牙山五壮士'及其事迹所凝聚的民族感情和历史记忆以及所展现的民族精神,是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来源和组成部分,"判决书称。(洪振快的文章)"也是对中华民族的精神价值的损害。"
    但洪振快表示,他不同意这个判决,并打算提出上诉。
    "判决结果在意料之中,"他周二接受电话采访时说。"现在大家都看到政治形势左转,左派们要维护所谓的红色文化。"
    洪振快说,他在微博网站新浪微博的帐号已被封,这让他无法公开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我被剥夺了辩解权利。中国媒体也不报道我的辩解,"他说。
    "判决书没有指出我文章中任何可能篡改或诋毁"五壮士的地方,洪振快说。"我的文章质疑的是教科书中的版本。我认为他们的报道有些内容不符合历史事实。"
    洪振快说,"我并没有诋毁"那五名男子。他补充说,事实上,他在文章中引用了两名幸存者公开发表的描述,"他们在我的文章是作为证人出现的,我引用了他们说的话。"
    两篇文章中的一篇发表在新闻网站财经网上,洪振快在文章中写道,虽然人们对抗日战争中的英雄持敬仰之心非常重要,但历史真相也应受到尊重。
    "如果说当时为了激励军民抗日意志,夸大宣传可以理解的话,但时过境迁,历史条件完全改变之后,人们更想知道历史真相,"他写道。
    洪振快的四名辩护律师之一王兴表示,从纯粹的法律角度来看,洪振快本应不会败诉。
    王兴在接受采访时说,"法院判决明显是有问题的。因为原告从来没有明确说清楚到底被告那一部分文章失实,哪一部分有问题。"
    不过,他说,他不指望受理上诉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会做出对洪振快有利的裁决。
    "这明显是一起政治压力之下进行的政治审判,"王兴说,他是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这事关言论和学术自由,但法院裁定不支持这些自由,显示了当局缺乏信心。"
    王兴还表示,他在微博上对此案发表的个人评论不能被转载,而洪振快的另一位律师周泽一直无法在自己的微博帐号上发表有关这个案子的评论。
    洪振快并不是对奉为神圣的狼牙山五壮士故事提出挑战的唯一一位历史学者。在日本冈山大学研究日本现代史的中国教授姜克实说,中国的官方版本有重大的漏洞。姜克实从他在日本找到的多个历史记录中发现,没有日本士兵在同狼牙山五壮士作战时死亡,他说。
    "真正作战的几十个人,"姜克实说。"并且没有死亡,只有负伤的。"
    但是,于1941年首次出现在一家共产党报纸上的中国版本声称,许多日本兵被打死。党报《人民日报》在2005年发表的一篇纪念日本投降60周年的文章说,狼牙山五壮士打死打伤了至少90名日本兵。
    "现在判决想封杀研究。"姜克实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中国封锁史料,不研究史料。"
    "中国的学术自由就是不能碰到国家和党的宣传利益,"他补充说。" 碰到了你就跟洪先生一样。"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Kiki Zhao@kikizhao
    翻译:Cindy Hao
    ——纽约时报中文网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十七)——专权统治下的个人抉择

    七月份,"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公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名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行政应诉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6〕54号文件(以下简称"意见")"财新"新闻报道的大标题是:"行政机关不得以维稳名义干预行政诉讼"。我认真研读了这个文件,下边的文字似乎与我案有关
    "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关于"健全行政机关依法出庭应诉、支持法院受理行政案件、尊重并执行法院生效裁判的制度"的要求,保障行政诉讼法有效实施,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经国务院同意,现就加强和改进行政应诉工作提出以下意见。
    ……
    二、支持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和审理行政案件。行政机关要尊重人民法院依法登记立案,……不得借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等名义,以开协调会、发文件或者口头要求等任何形式,明示或者暗示人民法院不受理依法应当受理的行政案件,或者对依法应当判决行政机关败诉的行政案件不判决行政机关败诉"
    稍加琢磨,即可看出这个"意见"对被诉行政机关提出的应诉要求听起来悦耳,具体到个案,根本起不到它所说"保障行政诉讼法的有效实施,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作用。因为它虽然规定了行政机关不可对法院依法受理案件进行干涉,不可对法院依法裁决进行干涉,却只字未提不可对法院依法开庭审理进行干涉。这与人大通过的"新行政诉讼法"对案件延审次数不设上限同出一辙,给来自"上边"的干涉留出大大的口子:法院可以用无穷延审的方式合法地保护被诉方,直至原告死亡自动销案,将行政机关的应诉之责化为乌有。
    其实正是"意见"的开篇宗旨:"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暴露了它不过是又一张政府宣传画的本质。中共中央的这一"决定"是在它于2014年10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上由习近平主持通过的,中明确提出:"必须坚持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把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同人大、政府、政协、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依法依章程履行职能、开展工作统一起来,……善于使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善于使党组织推荐的人选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政权机关的领导人员,善于通过国家政权机关实施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善于运用民主集中制原则维护中央权威、维护全党全国团结统一。""党总揽全局"是习近平为首的十八大班子的执政国务院行政之"目"绝不可能"张"出党划的圈儿。这个纲领的实施效果如今已显现得十分清晰:国是正大踏步地向改革开放前的文革年代倒退,"一个声音、一个思想、一个人说了算"渐成气候,国人的言论空间被挤得越来越小,公权愈显蛮横。浦志强案、高瑜案、夏霖案、"709大抓捕案"……直到今年七月对新一代领导人父辈的朋友们使出狠手,公然把这些一心"救党"的老共产党员划入"敌对势力",用鸠占鹊巢的流氓手段霸占了他们二十五年来为了国家和人民的福祉,为了自己年青时参加共产党的美好追求,筚路蓝缕、呕心沥血经营的言论阵地——《炎黄春秋》。面对如此的倒行逆施,一党专权的凶恶"还乡",作为个人,确实是到了做出人生抉择的关口。
    贾磊磊请记住这个名字!他自说自话出任社长,是抢占炎黄春秋社非法活动的领头人。我在百度网上搜到对他的介绍:"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电影电视系主任、南京大学、南京艺术学院兼职教授。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像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林林总总、大大小小,总计二十个头衔。还嫌不够,非再夺一个炎黄春秋社长职位才够过瘾!其权欲、其贪婪,令人乍舌。这种人有时间、有心思,实实在在地把哪个职位的事情做好?不能放心的是他的博士研究生导师和兼职教授二职。一是替他的学生担心,顶着如此多头衔的"导师"、"教授"一年能腾出多少功夫对他们在学问上进行指导?二是替社会担心,学生若都学成他一样的德行,我们这个国家可就越来越流氓化了!
    郝庆军这个名字会臭上若干年!他被贾磊磊选来担任抢来的《炎黄春秋》总编辑竟然声称:如果在8月25日前不能收到由编委亲自签名的表示不担任编委的函件,将继续在下一期杂志版权页上使用原编委会成员的名字。夺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就以为自己真成了东西的主人,实在不能想象一个文学博士会有如此的思维方式!这个郝庆军简直像透了没有文化,跟着山大王打家劫舍的痞子! 
    最令人看不起的是贾、郝二位抢来社长、总编辑的职位,却猫在窝里不敢出来,把一些不知从哪儿雇来的不知事理的年青人推到前面在炎黄春秋把大门,替他们顶杠。看着那些孩子们在记者的镜头面前,在胡德华社长的斥责下惶惶不知所措的可怜,我心中涌起的是对贾、郝二位的鄙夷和厌恶!贾磊磊博导、郝庆军博士显然已做出人生抉择:当扼杀言论自由的急先锋没人会相信他们是为了什么理念他们是钱理群教授早就指出的党国教育体制培养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贾利令智昏,燥热得很,顺杆爬得快,以为得计,只是"当狗"的下场一定好不了!江青的例子摆在那儿,她当年的位置显赫得只在一人之下,郝二位差远了,日后成了替罪羊,让主子踹到一边,只怕哭都没人递手帕
    在贾郝二人的对面,截至7月31日已经有1254人在"我们必须说的话——关于《炎黄春秋》事件的呼吁书"上签名,这其中我知道父辈是老共产党人的有:老鬼、郭于华、李欲晓、谢小玲、王冀豫、谢庆庆、李尔柔、李三达、黎安泰、黎一青、杨利川、王津津、任小彬……他们在炎黄春秋绝地反击的关口做出的抉择令人振奋!而在民间,"709大抓捕"一周年时,我在网上看到了被捕律师妻子们和家人手持"支持你、爱你"字幅的合影,他们选择不再恐惧,坚定地站在狱中亲人一边,令人感动!8月16日,我在网上看到炎黄春秋杂志社副总编辑王彦君、秘书长杜明明、执行主编丁东、冯立三四人,就贾郝为首的""炎黄春秋杂志社侵犯自己的姓名权,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亲自递交诉状的现场照片,他们选择了绝不退,令人佩!
    对《炎黄春秋》的争夺,已经把大陆保卫言论自由的抗争逼到了最后的关头。我的状告海关案起因于李锐一人的"口述往事"被海关违法没收,炎黄春秋》的案子事关一个庞大群体对历史的回顾,这其中除了大批民间的亲历者,还有仍然在世的中共的原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原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原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领导人的后代……美国公共广播电台向全世界传播了莫少平律师的声音:"这个事件将是一块政治试金石。如果共产党的领导连《炎黄春秋》这样的杂志都不能容忍,他们所说的法制,所说的倾听不同意见,全是空话。"
    在此一时刻,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会做出怎样的抉择?网上查不到他的个人信息,但是在"OpenLaw"网站上看到"法官/贾志刚"716个判例。我花了几天的功夫梳理这些裁判文书,希望从中多少获得一些对这位贾先生的了解。从2014年6月18日——我的状告案立案之日的判例看起,直到网站上载的2016年7月28日的最后一个案例,总共514件,我将基本信息汇集在一起作出的表格太大,无法在文章中展示给读者,用下面的三张小表概括了以为重要的统计数据,请大家一起分析些数字背后的贾志刚其人
    贾志刚任审判长2014.6.18-2016.7.28判例

    数量
    百分比
    总案例
    514

    立案后审理(一年内)
    514
    100%
    驳回上诉、起诉
    499
    97.1%
    国家行政机关上诉(一审胜诉为个体)
    18
    3.5%
    行政机关撤诉
    8
    1.6%
    维持一审判决
    10
    1.9%
    民营公司和个体诉国家行政机关
    496
    96.5%
    诉方胜诉
    5
    0.97%

    其中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案例

    其中诉海关案例

    数量
    百分比


    数量
    百分比
    总案例
    43


    民营告北京海关
    4

    个体起诉
    39
    90.7%

    撤诉
    3
    75.0%
    撤诉
    24
    55.8%

    败诉
    1
    25.0%
    自动撤诉
    6
    14.0%

    民营告海关总署
    2

    驳回原告起诉
    9
    20.9%

    撤诉
    2
    100.0%
    胜诉(孙举昌、于庆源)
    2
    4.7%




    民营公司起诉
    4
    9.3%




    撤诉
    3
    7.0%




    自动撤诉
    1
    2.3%





    从这些案例的统计数字我看到:由贾志刚担任审判长,所有案例立案后均在一年内审结,没有拖延;诉国家行政机关胜率小于1%,但不是0;在区级法院这一层,民告官有18例胜诉,行政机关败诉后上诉三中院,贾志刚支持了级法院判决;在诉司法部的43件判例中,有孙举昌、于庆源二人坚不撤诉,贾志刚判他们胜诉;起诉海关的6个案例均为民营公司原告,5例撤诉,1例败诉,在贾的手中胜率为0。514件判例,"驳回上诉"四个字,贾志刚用了499次,但5使用了"撤销""予以支持"
    499例"驳回上诉"说明问题,背书区级法院18例民赢官司说明问题,判5例民诉胜诉也说明问题。在所有的被告国家机关中有司法部、外交部、农业部、海关总署,公安局区分局……这样的"庞然大物",贾志刚应该能够些案例中看到中国人公民意识的觉醒,老百姓维权的勇气通过法律途径与国家行政机关解决纠纷的理性。两年过去,收阅了26篇"跟进",贾志刚同样也应该看到李南央这个中国公民的韧性和决心,她绝无被撤诉的可能在被专权勒紧的索扣内,如何处理"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应该是他人生一次重大抉择。抉择不易,余生面对抉择的后果更不易! 
    8月11日王彦君发给我一句话:"咱们用不同的方式抗争到底!"8月16日他走进法院,提起个人诉讼,至此我们都拿起了同样的武器——法律。当王彦君同杜明明、丁东、冯立三站在法院立案窗口前时,他们一定知道自己身后站立着李锐、何方、杜导正、鲍彤、江平……一批耄耋之年的共产党人;站立着袁鹰、郭道晖、邵燕祥、资中筠、钱理群、吴青、韩钢、蔡霞……一个不为威武所屈的知识分子群体;站立着李冰封、杜光、吴象、钟沛璋、杨继绳、卢跃刚、李大同……一群同舟共济的炎黄同仁;还有二十余万之众的《炎黄春秋》读者!更何况无所畏惧的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为"炎黄案"挺身而出,帮助他们通过法律的程序与贾磊磊、郝庆军为代表的流氓势力对峙。
    我第一次实实在在地感到不再孤独,与浩荡的炎黄春秋队伍同行,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
    向着自由,
    向着新中国,
    发出万丈光芒!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