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高新:习近平咋不和特郎普“蛮对蛮”?

巴丢草漫画:台湾来电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美国候任副总统让习近平强忍矮化之辱》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川蔡通话"后,最先反应的中共当局起初是本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态度,外长王毅的一句"台湾搞的小动作",不但明确了中共当局不打算"借题发挥"的"大度之气量",同时也暗示了"错不在特朗普"。

但是,正好应了中国人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老话,首先是美国自己的媒体们却绝不认同"两个民选总统"讲了十分钟电话一事仅仅是"小动作"一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小动作"宣传成"大事件"。

从逻辑上分析,美国当选总统川普在同意接通台湾民选总统的祝贺电话的那一刻,也根本没把它当成一个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事发之后,正是美国自己的媒体们大惊小怪,小题大作,大呼小叫,特别是那通"阴谋论"的解释,反而彻底惹毛了川普。

事后回想起来,在"川蔡通话"事件的整个过程中,耍弄阴谋的恰恰不是川普,更不是蔡英文,而是美国的媒体们,特别是那几家因为川普的当选和希拉莉的败选已经颜面尽失,理性全无,干脆破罐子破摔,执意要和川普死磕到底的极左媒体们,明显是在利用川普好斗的性格和口无遮拦的习惯,想方设法要在美国对华政策和台湾问题上激怒川普,引逗着最讨厌"政治正确"的川普"冒犯"中共政权。

正如当选副总统彭斯的质疑:如果奥巴马总统可以向古巴独裁者伸手,还认为他是英雄,川普才接了通民主选出的台湾的总统的电话,却成为媒体的重大议题?

回想川普与希拉莉竞选期间,"媒体批评我什么,我就做什么,媒体反对我说什么,我偏偏就要说什么"已经成了"川普STILE"。

在川普眼中,台湾与中国的关系,当然不能完全等同于国与国的关系--就象中国和日本的关系一样。但是,川普通胜选之后,无论是接听加拿大总督的祝贺电话,还是澳大利亚总督的祝贺电话,都没有事先请示过英国女王,为什么接听台湾总统的电话就要先请示台湾对岸的习近平总统呢?所以,川普回答记者的提问说:"我不想中国来命令我……那是打给我的电话,不是我打的,而且是通非常短的电话,说;'恭喜你胜选',就是一通很短、非常和善的电话。为什么其他国家可以说,我不能接电话?老实说,若不接电话,我觉得会非常失礼的。"

就因为媒体一再批评川普接听台湾总统电话是"踩了'一中'红线",被惹恼了的川普干脆就在"一个中国"问题上较起真儿来。

川普在回答"川蔡通话"问题时,主动把主题引上"一中政策",他说:"我完全理解'一中政策',但不知道为什么必须受'一中政策'的约束,除非美国与中国大陆在其他事项上达成协议,包括贸易。"。

川普说:美国因为中国(货币)贬值而严重受害;美国被中国课重税,但美国没有对他们课税;中国在南海建造大型要塞,他们不该做的。

川普指出,坦白说,中国在北韩议题上根本没有帮美国;有北韩、核武问题,中国可以解决,却完全不帮我们。

如此简单的道理被川普讲出之后,美国的媒体们立刻挑唆着中国大陆方面要对川普"撼动一个中国政策"的言论"还以颜色"。

于是,和美国左派媒体同样"愤青"的《环球时报》立刻沉不住气了,以"社评"形式发表了《特朗普请听清:"一个中国"不能买卖》一文。文中说:

特朗普11日再就台湾问题发表惊人言论,他在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他了解"一个中国"政策,但"除非我们在贸易等其他事务上与中国达成交易,否则我们为什么受制于'一个中国'政策?"西方媒体迅速解读认为,特朗普希望通过美国可能在"一个中国"政策上变卦来施压、敲诈,迫使中国做出经贸上的妥协。

看来这样的分析是可信的。事实上从特朗普与蔡英文通电话并称对方为"台湾总统"时起,很多人就在怀疑这位商人出身的美国当选总统要把"一个中国"这一中美关系的基石当成筹码来叫卖,套取有利于他执政的短线利益。

11日新的消息传出后,相信很多人会惊叹于这位美国新领导人真是"商人透顶",同时又在外交方面懵懂得像个小孩子。"一个中国"政策穿越了尼克松及其之后的各个时代,那些美国总统面对的中国比今天弱得多。此外"一个中国"政策已经成为现代国际秩序的基本准则之一,美国以及全世界一代又一代的领导人大多数都不是傻子,特朗普也决不是从天而降的唯一聪明人。

"一个中国"政策是不能买卖的,特朗普看来只懂商业,他以为什么都能估价,而且只要他的实力足够大,他还可以强买强卖。那么我们想问,如果给美国宪法估个价,在全美国推行沙特阿拉伯或者新加坡等美国盟友的政治制度,美国人肯吗?

该文作者还威胁说:看来特朗普需要对外交事务虚心学习,他尤其要了解中美关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重要的是,靠给他读书本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不管用的,中国需要与他开展一轮坚决的斗争,只有通过碰一些钉子,真正体会到中国以及世界其它力量不是好欺负的,他才会有所感悟。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特朗普放弃"一个中国"原则,中国还有什么必要在大多数国际事务中做美国的伙伴呢?如果美国公开支持"台独",更加放肆地对台军售,北京还有什么必要对敌视美国的各种力量进行抵制、切割呢?我们为什么不能公开支持它们,或者暗中向它们提供武器?

还有,"一个中国"政策保持了台海和平,维系了台湾的繁荣。一旦特朗普公开抛弃"一个中国"政策,台海哪里会有什么筹码,这里将出现真正的风暴。因为届时中国大陆还有什么必要将和平统一置于用武力收复台湾更优先的位置呢?

到时候可就不是特朗普发个推特、接受个采访吸引世界了,中国大陆会出台一系列决定性的对台新政策。我们会证明,美国早已主导不了台湾海峡,特朗普想用出卖"一个中国"政策换取商业利益是很幼稚的冲动。


特朗普由于自身的经验缺陷,很容易受到身边强硬派的影响甚至操纵,尤其是在入主白宫之前,他以为说什么都无所谓。那么就等着看他进入白宫之后怎么说"一个中国"吧。中国方面需要准备充足的弹药,陪特朗普坐一轮中美关系的"过山车"。需要系好安全带的,恐怕还有世界上的更多人。

《环球时报》此文即出,给美国的反川媒体来带来的兴奋程度十分有限,因为《纽约时报》们不是不清楚,此份报纸虽然在中国大陆民间颇有市场,但仅仅是一份"官方小报"而已。唯恐中国大陆方面不对川普"还以颜色"的美国媒体们至少到今天为止,仍然还没有盼到中共政权的"强烈抗议",也不见有中国愤青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燓烧美国国旗,高喊"特郎普下台"什么的。笔者特别留意了一下,正经的官方媒体,无论是人民日报本尊还是新华社,都已经奉命对川普的"口出狂言"不报道,不评论。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刊出之后,一位读者留言说:"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要忍!

看来还真得是这么回事!

当川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之前,笔者曾与内地的记者朋友讨论:相比较起来,从"两害择其轻"的角度,中共当局,其实就是习近平本人,比较希望川普还是希拉莉当选?

我们共同的看法是:如果川普当了美国总统,那就是"川蛮子杠上了习蛮子,看谁蛮得过谁!"这世界真的就有好戏看了。

当然我们当时如此调侃的前提是,根本就没有预料到川普真会当选。而当时的习近平政权肯定也是完全被美国主流媒体左右,不但压根没有预想到川普会获胜,而且肯定已经事先研拟好了给女柯林顿的祝贺电话内容。

完全可以想象,假如是希拉莉按照预期当选,习近平肯定是会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祝贺的。

现如今川普还没有登基就对中共"蛮不讲理"--(一中政策之"理"),登基之后在国际问题上,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被美国媒体们斥责"蛮横无理"的习近平到目前为止非但没有"以蛮对蛮",甚至没有发出一句正式点的回应。

被川普吓怕了?应该不至于。根本没把川普放在眼里?更不至于!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