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8日星期四

伊利夏提:习近平上任后的东突厥斯坦局势

图: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维吾尔在线创办人伊力哈木被中共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



习近平上台这几年,东突厥斯坦的局势更是日趋恶化,实际上是被一群吃惯了"反恐饭"的既得利益者继续牵着鼻子走!其所谓的治维策略,无疑是在为中国的败亡培养掘墓人。
彻底同化或斩草除根
因维吾尔人的反抗持续不断,东突厥斯坦的局势一直动荡不安、持续恶化;很多关心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的海外学者、中国学者(御用学者及良心学者)、民主民运人士,包括一些海外维吾尔自由运动的领袖认为:是中共的民族政策有问题,只要中共调整其失败的民族政策,东突厥斯坦问题应该有解!
本人根本不同意这种看法!以本人之看法,中共目前在东突厥斯坦实施的是赤裸裸的殖民占领政策;迷信、崇拜暴力,以"反恐"名义,血腥镇压任何形式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表达的不满,无论其以言论、还是以和平示威方式表达;目的:要么彻底驯服、奴化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要么是以屠杀、驱逐之策根除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
这种要么驯化、奴化,要么灭绝之政策,并不是中共政权的发明,而是中原以儒家奴化文化为统治术各朝、各代统治者持续一贯的扩张政策!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要"远交近攻" 、"以夷治夷",彻底同化或斩草除根!
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忙于中共内部权斗、忙于巩固个人权力,根本无暇顾及东突厥斯坦以及维吾尔问题。东突厥斯坦的局势日趋恶化,实际上是在继续被动的应付东突厥斯坦局势的发展,被动地继续采用自治区一群吃惯了"反恐饭"、由屠夫王乐泉所培植殖民官员的提供的权宜之计;而且,是在被这些吃惯了"反恐饭"的既得利益者继续牵着鼻子走!
专吃"反恐饭"的官僚利益群体
上溯至江泽民、胡锦涛时期,也还是持续既有政策;仍延续中原统治者一贯实施的鼓励移民、强化所谓"屯垦戍边" 军事占领实力,强化东突厥斯坦汉人移民政治、经济总体实力,边缘化土著各民族之策;只是在策略上,时软时硬、胡萝卜加大棒;似对滥杀无辜、滥用暴力还是有所顾忌。有点类似于民国时期杨增信所实施的、被中国御用文人称赞为"无为而治"的放任各级地方官员自作主张、自定政策保稳;结果也促成了以王乐泉为首,专以吃"反恐饭"而寻求升官发财之道的官僚利益集团的坐大。
2009年乌鲁木齐7.5对维吾尔人血腥镇压事件发生后,张春贤接替王乐泉;中国喉舌媒体和御用学者眼里,似乎是胡、习交接期中共政策走向怀柔、安抚;使一些人想入非非,甚至为张春贤大唱赞歌。张春贤的上任仅只是中国政府派到东突厥斯坦殖民总督的人事更换;张后期之所作所为,即强势、密集的军、警、兵团之全方位对东突厥斯坦的军事管制,以及对维吾尔人全面的、赤裸裸的居住、迁移、就业、出国等的空前遏制、监控;对维吾尔人言论表达不满的严刑峻法,对手无寸铁示威表达不满维吾尔民众的血腥屠杀,都再一次证明:中国派去的殖民总督,都只为中国汉人统治者的利益行使权力;无论谁去,殖民政策不变,只是玩弄策略而已!
新任的陈全国也不例外,要么是继续张春贤的'胡萝卜加大棒'策略,要么是重复王乐泉的强硬血腥屠杀策略;陈全国极有可能成为中共最后一位东突厥斯坦总督,结局如果他不死在其任上,最终将和其主子一起被审判!
习氏治维策略的四个特点
观察东突厥斯坦近几年日趋恶化的形势,特别是自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策略转换,主要有四点:
  1. 以办内地初高中班为名迁移维吾尔人
中共将正处于发育期、成长期,正在形成世界观之维吾尔青少年;以保证考上比较好的大学,毕业后保证较好的工作为诱饵,大规模送往中国内地各大中城市;使他们在远离父母,远离维吾尔乡土,与维吾尔文化、信仰、传统彻底隔绝;使他们失去培养维吾尔文化、宗教、传统身份意识的环境、氛围;生活于强势的汉文化之氛围,强力灌输共产党、儒家奴化忠君思想,并驯化、同化之;以便对存在了千年以上的维吾尔文化、宗教信仰、传统釜底抽薪斩草除根。
然而,这种策略只是一厢情愿;近几年不断传来的、中共政权以"分裂、颠覆罪"抓捕、审判在中国内地初、高中维吾尔年轻人的消息,证明中共国正在以仅培养几个奴才之代价,在为维吾尔独立运动培养成千上万的、了解中共政权历史罪行、统治者野心、儒家文化之奴化本质,因而更坚决的要求回归维吾尔民族文化、信仰、传统的,坚决要求复国独立的、民族意识极强的一代维吾尔年轻人!
2,以转移劳动力迁移维吾尔人
中共以中国内地各大城市及沿海发达地区缺少劳动力,因而,为'致富南疆贫困地区少数民族'之名,强制'转移'所谓东突厥斯坦维吾尔青年男女'剩余劳动力'至中国内地做廉价劳力打工。
将成千上万正当豆蔻年华的维吾尔年轻男女,(明文规定必须是未婚男女),强制遣送至中国发达地区城市做廉价劳动力;使这些正应该在自己家乡恋爱婚嫁的年轻人,在远离父母亲友,远离熟悉的文化环境和传统社会,远离自己民族信仰了千年的、且独具特色的伊斯兰宗教氛围;生活在陌生、无助的异国他乡;其更为阴险的目的,是人为促成维吾尔-汉人的民族通婚。
实际上这些被强制遣送至中国各大城市打工的维吾尔年轻人,有可能成为一个个的定时炸弹,难保哪天不会爆发。2.26韶关玩具厂汉人暴徒袭击维吾尔打工者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没有2.26韶关玩具厂暴徒袭击维吾尔打工者事件的发生,就不会有彻底改变了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的7.5乌鲁木齐大屠杀发生!
3,以危旧房改造、城市化之名逼迁维人
存在了几千年的维吾尔古老城市、社区(如喀什噶尔老城)被以改造危旧房、城市化之名,强制拆毁,对一切形成维吾尔特质、维吾尔文化、维吾尔伊斯兰信仰、维吾尔传统身份的文化氛围、环境,竭尽破坏之能事。
维吾尔人被迁居到政府安排的摄像头密布、前后大门岗哨林立、进出门检查身份证的高楼大厦之后;在自己的家乡、家园感到孤独、陌生、恐惧;这种硬性制造的民族混住,民族融合,民族团结假象,虽然给予了地方官员一时的成就感;然而,强扭的"瓜"不仅使维吾尔人的危机感陡增,自我保存维吾尔文化,保护信仰、延续传统的意识空前高涨,
也激发了新一波势头强劲的文化、宗教、传统复兴自救运动;正在使一大批维吾尔学者、文化人士、演艺界名人借科学、信息技术的发张,利用各种机会发掘、发扬、光大维吾尔文化;使维吾尔民族自豪感空前高涨!维吾尔人只要条件允许,相互间就一定讲维吾尔语;只要条件许可,就一定穿戴维吾尔服饰;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将东突厥斯坦各地区地名、街道名全面维吾尔化等。……被强制迁离的维吾尔人的仇恨和不满在心中酝酿发酵,随时都可能爆发。
4, 监控、骚扰,以及"秘密"煽动迁移维人
以铺天盖地之势强化对乡村、中小城镇的军警监控,强化对维吾尔伊斯兰信仰实践者的监督、干涉,以无端骚扰、抓捕拘留,扰乱维吾尔乡村社区正常宗教实践,迫使基本信教维吾尔民众无法进行正常的宗教实践,使之失望、乃至绝望。
再,暗中派遣神秘伊斯兰宗教人士在岗哨、密探林立的乡村、城镇"秘密"宣讲穆斯林如果无法在自己的家乡正常进行宗教实践的话,可以、也应该"迁移"到允许自由实践其信仰的伊斯兰国度去。暗中煽动一部分不知就里的、绝望的普通维吾尔伊斯兰信众,糊里糊涂的被迫贩卖仅有家产、土地,背井离乡,流落他国异乡。当然,此举也使一部分虔诚的维吾尔穆斯林在生活无着的情况下,不得不在一些极端主义泛滥国家寻求避难,被极端主义思想洗脑,成为极端恐怖主义分子的炮灰。
然而,有相当一部分维吾尔人在迁移之后,很快发现上当了;但他们既来之、则安之,在寻求生活的同时,也在学习国际政治,参与维吾尔人独立运动;不仅使国外的维吾尔独立运动日益发展壮大,而且很多已经成为了海外维吾尔独立运动的骨干。同时,在无意中,也正在为维吾尔独立运动培养一批经历过战火洗礼的,必要时,能够拿起武器捍卫自己家园的自由战士。
压力越大、反弹越强
中共对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终身监禁的审判,堵死了一部分对中共政权抱有幻想者的民族和解之路,使以和平、理性进行民族对话,实现和解的可能性为零。
习近平执政至今的东突厥斯坦统治策略:将维吾尔人迁离其熟悉的、孕育其文化、信仰、传统的家园,奴化再同化;不服从、表达不满的,以血腥暴力杀光!
压力越大、反弹越强,维吾尔民族在经历了将近俩百年中原统治者黑暗统治之后,在反抗、失败、再反抗、再失败的循环中,正在总结经验;如果我们在上世纪能够前赴后继、在很多时间内两次建立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话;我相信,在经历了第二共和国上当受骗失败的东突厥斯坦各族民众,一旦面临再来的历史机遇,绝不会再重演前辈的历史悲剧!
(作者为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