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黄东:對遼寧號的感言

遼寧艦不應是「宅男」,更不應是麻煩製造者。

文首先對世界一流的俄羅斯國寶,俄軍亞歷山大德羅夫紅旗歌舞團全體在空難中殉職,表示深切哀悼。筆者曾有幸欣賞他們的專業演出,印象深刻。該團亦成為後來所有共產軍隊歌舞團的楷模,包括解放軍總政歌舞團,當然兩者的藝術水平不能相提並論。

不過揚善亦不能隱惡,對曾經被蘇聯及俄羅斯入侵或統治過的國家,紅旗歌舞團幾十年來為軍隊塗脂抹粉,不能說完全沒有道德責任。例如這兩年俄軍參與敍利亞的反恐戰爭,究竟是真正對付伊斯蘭國的行動,抑或借反恐為名,妄圖維持自己在中東的軍事影響力,支撐殘民以逞、風雨飄搖的阿薩德獨裁政權,乘機屠殺平民,阻礙國際救援行動,明眼人一清二楚。

紅旗歌舞團今次赴敍利亞勞軍,可謂與庫茲湼佐夫號航母一文一武互相輝映,是否正義之師見仁見智。今年聖誕節也是蘇聯解體25周年,對這宗空難,各方大概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最近國內又再度泛起一股哀悼、痛惜蘇聯解體的復闢復古思潮,中國往何處去實在值得反思與警愓。中國夢如果只是強國夢與強軍夢,而不是強民夢與強法夢,恐怕只會夢醒太難過。蘇共前車之鑑不遠,紅旗歌舞團就是歷史的見證者。

言歸正傳,除了曾九次訪華的紅旗歌舞團,以及蘇聯解體前夕,狼狽逃出黑海艦隊的庫茲湼佐夫號陽春航母,相信更多華人關注的,是蘇聯時代另一國寶級遺產遼寧號航母。近月來該艦活動異常高調,今年聖誕終首次衝出第一島鏈,隨之而來是一片眾聲喧嘩、山呼我朝無敵、超俄趕美的笑話。中國的確是全球首個受航母侵略的國家,但受到航母的傷害只算皮毛,絕對無法與75年前珍珠港的重創混為一談。反而是世界上具有最深航母情結的國家,當中黨政軍長期渲染的航母崇拜,委實功不可沒。

中國的航母崇拜發端於30多年前的冷戰後期,是繼兩彈一星後,被推高到不能或缺地步的戰略武器工程。在我朝還懂得韜光養晦的八九十年代,筆者亦曾為建航母而鼓與呼,並打算加入捐款建艦大軍行列。後來因緣際會之下,與今天的遼寧號結緣,至今已經整整18年了。這就是筆者為什麼評論遼寧號,比其他議題多的真正原因。跟現在趾高氣揚的狂熱民族主義驅動的新世紀航母崇拜,並沒有任何關係。

十八年一條好漢,見到今天該艦終於初見成效,心中自然有比其他人更大的歡愉與更複雜的感受。只是近年中國走向一條不見得正確的武力崇拜之路,實在不能不替該艦的前途擔憂。武器本身沒有善惡之分,但航母崇拜,已經異化為對狼圖騰似的崇拜;愛好和平的民族,亦逐漸異化為噬血的狼族,這才是比擁有航母更可怕的憾事。

炒作大規模外敵入侵的無限上綱陰謀論;在虛假歷史教育下,渲染狂熱的民族復仇主義情緒;對付同胞比對待外族更凶狠,這都有很多機會,置遼寧艦於險境,甚至覆沒危機之中。走過憤青歪路的年華,自然更懂得狹隘民族主義如何禍國殃民。踏足過除法國外的五強航母,自然對真實的航母有更切身直觀體驗。那些只懂對筆者胡說八道的五毛憤青,根本連說三道四的資格都沒有。

航空母艦如何先進與龐大,本質都是沒有靈魂的海上移動機場,各自都有其弱點,不可能天下無敵。是否用得其所?用於自衛自強抑或用於威嚇、內戰,以至對外擴張甚至侵略,全在乎政客與軍頭一心。遼寧艦衝出渤海、穿越島鏈、以至未來走向遠洋,不再當內海宅男,實在值得支持。客觀分析近日成編隊遠海訓練,從練兵角度和技術累積而言,也沒有任何不妥。只不過高層如何觀之,這才是問題所在。

眾所周知,中國未來幾個航母戰鬥群,都會以海南三亞為主要母港。目前的港口只是未成熟前,為方便維護、保障、訓練的權宜之計,因為相關的工廠與院校、訓練基地,都位於東三省內。由於上海以下地區,都不具備東北那樣的生產、保障、訓練條件,換句話說可見將來,以遼寧艦為首的起碼兩艘航母,都會來回穿梭於渤海與南海之間。

而航母來回於兩海之間,只有兩條主要航線,一是像幾年前那樣通過台海,二是像今次那樣繞過台灣東岸航行。既然已試過不太適合航母運動,水淺、狹窄又難以展開的台海,廣闊的太平洋就成了必由之路。當然這會引來美、日、台群雄跟蹤監視,但這是避無可避的現實,遲早必須學會以平常心面對。因此今次無論博奕雙方,實際上都只是做必須做的事而已,並且一定會常態化地繼續出現。

問題的核心是高層究竟以怎樣的心態,看待今次航母艦隊遠海之行?回顧近月空軍多次組織了多款遠程機種,組成十多架至四十多架機群,穿越宮古海峽與巴士海峽,圍繞台灣作遠海訓練。其實是故意招來美、日、台三方監視陪練,達到相對真實的實戰效果。然而此舉本身就有強烈的對三方偵察目的,示威挑釁意味甚濃,對東亞和平穩定並無益處。

因此雖然遼寧艦編隊,從戰術技術上有必要從台灣東岸航行到南海,不過從戰略上是否企圖效法空軍,藉訓練順便偵察武㬨台日?則是高層才清楚的又一機密了。然而外界看來的確難脫這一疑慮,尤其是殲15相對高強度的飛行訓練,與美、日、台的空中偵察與反偵察;跟蹤與反跟蹤;監視與反監視鬥法,必定前所未有地激烈。

如果這又是高層深謀遠慮的戰略目的,則只能夠像空軍獲得相同的評價,那就是製造不必要的緊張氣氛,不利於東亞和平穩定。特別是對台灣的印象來說,肯定是十分差劣的。今年以來,北京對台態度更趨強硬與傲慢,動輒以挑起戰爭相威脅,令全球華人搖頭嘆息,也不能不令周邊國家更加不寒而慄。

在王道已死,武道當立的年代,只希望老朋友遼寧艦能走正道置身事外,堅持原則做好自己的本分,避免將來引火燒身,更不要內戰內行。需知道它今天所謂的強大,只是以中國無從比較的標準而言,若要面對美、日、台聯軍,只能說送羊入虎口,因此實在不希望看到有這一天。器物再強,只能強於一時,沒有王道始終走不遠,以德服人才能名垂千古。學習美軍,不能只學器物硬件,甚至學不該學的無道。忠言往往逆耳,但願這些能成為遼寧艦的艦訓,直至其光榮退役,則國家幸甚,人民幸甚,海軍幸甚!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