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21日星期三

黄一龙:两期《同舟共进》杂志的风波——兼怀萧蔚彬前主编


图:萧蔚彬




中国大陆各级党政工团所办报刊杂志,长期名叫"党的喉舌"即宣传工具,现在则获赐姓"党"了,其实都是一个意思,都是站在不同的空间不同的角度,宣传党的理论政策,为党在"宣传战线"上打仗,所以军规军容大致相同。也有异类,例如创立于1988年政协广东省委员会的那本《同舟共进》。当年省政协主席(前任省委书记)吴南生对它提出的办刊方针,乃是"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既云推进,就非现成,就须探索;就非成命,就须议论。而探索议论的对象乃是"主义""政治",这就更须挣脱"舆论一律"方针,认真实行"百家争鸣"了。所以她一经创刊即放异彩,吸引各界关心国事的读者,也吸引各路思想家作者。不才于对她期期必读学习领会之际,也深受感染,冒昧投稿,且蒙不弃,得附群贤骥尾,抒陈千虑一得;因此也拜识了当时的主编萧蔚彬君,且建莫逆之交。——他不幸于日前因病逝世,愿他安息。


创刊十六周年之际突被秘密免职


话说公元2004年9月2日,该刊创办刚过十六周年之际,蔚彬主编突被秘密免职。其实在中国特色的党国体制之下,此事发生在那十六年间任何一天,均非意外之事;特别是那"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方针,就是改变党国专政体制的意思,不能见容于权贵,乃是当然之事。至于发生在当年当月当日,乃因以下一事触发了机关。

提前出版于当年7月30日的该刊第八期,刊登了对广东省委原第一书记任仲夷的专访《任仲夷谈邓小平与广东改革开放》,提出和论证了"理论家和政治家们往往有意无意绕开的若干问题": 一是"要学习借鉴国外先进的政治文明";二是"关于意识形态领域的改革";三是"关于小平同志的不足"。三个问题,三副药方,副副指向体制病根,指向若干"理论家和政治家",特别是指责"小平同志主要的不足就是没有利用他的崇高威望适时地进行他所主张的政治改革",依然实行"市场经济,计划政治","不搞三权分立,难道要搞三权合一?"踩向既得利益集团和原教旨主义诸公的底线,于是危机爆发,惩罚随至。只是碍于读者对该文欢迎强烈,一时洛阳纸贵、赞声如雷,未能大张旗鼓对刊物公开声讨,而是于密室里检查商酌一月以后悄悄把蔚彬免职,连他本人都是多日以后才从旁得知。他乃向在职顾问任仲夷、吴南生等报告事态并发出致《同舟共进》顾问函,说:

这些年来,社会上某些部门某些个人对《同舟共进》的办刊宗旨、方向有不同意见,甚至产生某些误解,我觉得完全应该理解,也可以理解。但我们不必隐瞒自己的观点。第8期卷首的《答客难》,以假设答问的文体,正面表明了编辑部的办刊理念。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实将会证明,这篇短文阐明的本刊立场,其观点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同舟共进》创刊之初,南生、应彬同志确定了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办刊宗旨;十六年来,在历届主席、顾问的扶持爱护下,在各级政协委员和各界读者作者的关心支持下,编辑部按照这个方针努力办好刊物,大方向是正确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可以相信,我们这份杂志,以及任仲夷同志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精辟议论,必将载入中国政治文明发展的史册,载入中国新闻出版的史册。

函中所说的《答客难》,属于蔚彬先生每期必撰的卷首语,篇篇义正词巧,好看难驳。当期所答的"客",大约有预知的"讨伐派"在其中。它说:

本刊是一份严肃的政治性刊物,自然要把讲政治放在第一位。"参政议政"本是政协职能之一,"参政"之前提当系"议政",惜乎此等常识,往往被人有意无意忽略一旁。夫议政者,议论政治,议论国家大事之谓也。即以本期所发文章而言,有访谈本刊顾问任仲夷长文一篇。任老年届九十,与一后生放谈国是,纵论政治,思路敏捷,新意迭出。先生所谓"政治家",孰能及之?


陈绍基李东生对该刊的共同迫害


查时任广东省政协主席因而有权批准或指使处置该刊者,当是当年到任的原政法委书记陈绍基。不过由于这种暗算首要的针对者为广东省的老领导任仲夷、吴南生等,陈某个人谅无此胆。据我后来所知,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李东生乃是去穂"处理"此案的御史大臣。这位虽任"副"职但管尽广播、电视、宣传、公安、"邪教",权倾朝野的"正部级"长官,和那个陈绍基一样,此后都陆续露出盗贼本相,分别因巨额贪腐罪被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和死刑缓期执行。不过他们迫害《同舟共进》的行为肯定不在法院审判的罪行之内,或许相反已经成为他们减罪免死的功绩,也未可知。

在李、陈策划此案期间的《同舟共进》编辑部,于八期付印以后,就开始为九期集稿编辑。这时一篇《"两类矛盾"随想》的拙文为蔚彬及编辑部同仁选中,且定于首页"同舟视点"栏刊出。因为它直接批评的是世传"对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大贡献"的御旨"两类矛盾理论",我也写得特别细心:它说我国存在两类矛盾我说存在三类,它定划分两类矛盾的标准我指那标准只能混淆两类矛盾把人民打成敌人,均属有理有据。这样的文字,虽然直违廷训,但是总属"摆事实讲道理",在全党全国正式批判了"两个凡是"以后,应该拥有参加"百家争鸣"权利吧?但是正对杂志进行严密审查的李、陈者流在杂志付印前坚持指示拆掉该文。那时还不知道自己已被撤职的萧蔚彬坚持抗命不果,最后以杂志目录已经付印为由,把该文题目保存于目录,而在撤了稿的"同舟视点"天窗里,补上了……《马克思论报刊的使命》!其中选用马恩全集第一卷第一篇《评普鲁士最近的报刊检查令》两则和另一篇《<莱比锡总汇报>的查封》一则。马爷爷那些直指专制政权书报检查的文字,特别是共产党人应该耳熟能详的"你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穷无尽的丰富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和紫罗兰散发出同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好像是直接质问李东生陈绍基及其同志们的。我在看到以后,真心深深感谢马克思,感谢萧蔚彬,感谢《同舟》的朋友们!——顺便提一句,编辑部的同志们也没少为将该"存目"之举遭受麻烦,老受读者电话追问为何你们的目录和内容不一样呢?

据蔚彬后来行文说,和拙文同时被勒令撤销的,还有另外三篇,"中包括省文联和广州军区读者高度评价任仲夷访谈录的两封来信摘要"看来他们确有收拾任仲夷的尚方宝剑呢。


以专制主义为后盾的舆论导向


而任仲夷等担任杂志顾问的老领导,乃发函表示他们对于李、陈及其尚方宝剑的严正态度:

《同舟共进》编辑部
并请报社长、副社长和有关领导:

考虑到《同舟共进》今年第九期所发生的情况,以及今后可能发生的问题,我们觉得已不适宜担任贵刊的顾问,请允辞并请在今年第十期起,不再刊登我们为贵刊顾问的名字。 ( h   专此,并候
撰安
                                        任仲夷 郑 群 祁 烽 杨应彬 吴南生
                                                   2004年10月19日

至此,当年《同舟共进》所遭受的风波悄然落幕。比较起今年当局掀起的霸占《炎黄春秋》之役,它只算得阴风皱水,无足轻重了。不过,那小小的池浪,未必不是惊天潮汐的预兆。在当年就有一位知名学者杜光看出某种征兆,并且把它的实质"舆论导向压制独立思考"说了出来:

与发扬帮闲精神相对应的,是对独立精神的摧残打压。这是体现舆论导向的专制主义本质的两手政策。就在报刊媒体大肆歌功颂德的时候,广州发生了一起舆论导向压制独立思考的典型案例。月刊《同舟共进》第八期上发表了年高德劭的老革命家任仲夷谈邓小平与广东改革开放的文章,居然受到舆论导向的责难。接着,第九期的目录上载明首篇是黄一龙的《两类矛盾随想》,正文却变成了《马克思论报刊的使命》。这个处理方式,向读者揭露了控诉了舆论导向的黑手迫害。作为一而再、再而三地违抗舆论导向的后果,该刊主编萧蔚彬遭到了缺席枪决,在他离开广州时被下令撤职。这是以专制主义为后盾的舆论导向的又一杰作。……舆论导向剥夺了人们的言论出版自由,是对宪法的直接违背。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法治国,如果连宪法规定的公民自由权利都得不到保障,还谈什么依法治国!

杜光此文,题为《可耻的导向和无耻的帮闲》,一个"可耻",一个"无耻",也可道尽本文所述风波以及继起之大小风波的炫目色彩了。

2016年12月4日于不设防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